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二章现成饭lingchatan+3五

    楚亦锋白衬衣、黑裤子,一身最普通的便装,两手拎满了装肉装菜的袋子。(www.k6uk.com)

    他侧头看了一眼,又再次侧过头,转过身站在单元门口,望着远处走进来的姐弟俩,静静地注视,等着。

    本想一身军装、想以那样的一个形象再次见面,迎合毕月爱俏的这个“缺点”,却不想

    而此刻,他觉得自己这样挺好,忽然觉得那样太过浮于表面,凡是表面的东西,都没有意义,也没意思。

    本以为只是爱瞧她,从她打球亮相开始,他就好奇、意外,想留下她,想知道她的近况,就那么看着,守着,观察着。

    可楚亦锋在这一刻突然意识到,心跳的频率变动,它能让人措手不及。

    就如现在,毕月在小区门口出现的那一刻,他忽然有了想争朝夕的决定。

    前一刻,还没有答案,还不清楚到底未来能什么样

    但这一刻,他沉默地望着走进小区的倩影,心里翻滚着从没有过的情绪。

    如果说故事的开始,根本就没有下决心一定要在一起的想法,所以也就不着急表明。

    如果说故事转了个弯儿,接触着发现并不适合在一起,他就想让时光去见证,是走进、还是陌生。

    可现在问问自己,真实答案就是:在看见毕月惆怅的表情、颓废的样子,他很想大步上前,拥她入怀,说点儿体贴的话,而不是傻站在原地。

    这个女孩儿,也许很早的时候就走进了他的心里。

    原来这种事情居然没有过程,它真有一瞬间就能下了决定的可能。

    不是计划,不是算计,不是观察行与不行,想不想、答案在心里。

    别看是先圈进领地,但楚亦锋真的开窍了,是在此时。

    “楚大哥”毕成先于楚亦锋之前打了声招呼。

    楚亦锋先看了眼身边的毕月,对着毕成点点头道:

    “节哀。”

    只一眼,他就看到了毕月脖颈喉咙处的紫红色揪印儿,知道这是嗓子出问题了。难怪蔫吧儿成这样,已经到了连那双大眼睛都不灵光了。

    “先上楼吧,正好我买了菜,吃完你们洗个澡,早点儿休息。”

    毕成不好意思极了,他顾不上刚下火车、两腿肚子都转筋的疼,直接钻进厨房帮楚亦锋洗肉摘菜。

    毕月抱着两膝蜷缩在沙发上,她本以为等楚大哥回家时,一定会拘束的要命呢,现在闻着香味儿,喝着楚大哥倒的蜂蜜水,听着他就像对待家人的语气态度说出的话,昏昏欲睡。

    毕月提醒自己,不吃饭不能撂倒,那是给人面子的问题。

    “啊欠”响亮的喷嚏声,连鼻涕带眼泪的,毕月使劲晃了晃脑袋。

    楚亦锋腰系围裙,手上还拿着根茄子,站在厨房门口往客厅里瞅了一眼,问毕成:

    “家里没什么难事儿吧人老病死,还是那句话,要想开。”

    低沉有力的声音,格外让人心境,煮着小米粥的锅还在咕嘟嘟地冒着泡。

    毕成也不知道为啥,挺感动。这一次也算是真正相处,发现楚大哥这人真和他姐讲的那样,心眼好使

    “没啥事儿,就是我姐嗓子哑了,估计是哭的。唉,俺爷爷都撩炕两年了,一把一把的吃药片,翻个身都费劲,外面一年四季是啥样的天儿,他也见不着。现在想想,他也遭罪,我想的开”

    毕成停顿了下,“楚哥,谢谢你。刚才我和我姐下火车,都有点儿不知道要去哪的感觉,说不上来,呵呵,你看你这还给我们做饭,今儿个单位没事儿吗”

    这才是聊家常

    毕成的态度转变,楚亦锋感觉出来了,嘴角翘起,笑了笑:

    “嗯,你也进屋等着现成饭吧,我来。毕成,去叫你姐来一下。”

    毕月心眼就算多的跟筛子似的,她也想不到楚亦锋是看上了她这颗豆芽菜。

    为何如此肯定就是因为她不符合这时代找对象的标准。

    先不说家穷家富配不配得上,单说她敢十八岁就野路子不走寻常道的做小买卖,这搁八十年代工人家庭都够呛的事儿,楚亦锋又怎么可能呢

    但要是说毕月心里一点儿没犯嘀咕,那也不对

    她想着这人心肠也太好使了,不过转念又一想,从她来到这开始那一天,梁笑笑,李老师、楚慈、提前付家教钱的梁阿姨、许豪强大叔,就是医院里碰到买她榛子的那位军辉

    似乎琢磨琢磨,也就不差楚大哥这一个好人了。

    难不成那些人都对她有啥想法

    说不感动是假的

    毕月指着阳台里一一罗好的铁锅,一回头没想到离的这么近,尖下巴撞到了楚亦锋的心口。

    毕月没在意,眼里终于有了点儿神采,正要开口说谢谢,楚亦锋没躲没闪还站在离毕月很近的地方,眼睛里充满了笑意:

    “我知道了。别说话,养养嗓子吧。”

    毕月看着端菜进屋的楚亦锋,像领导一般还暗自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她以女人的视角来评价,居家的男人确实看起来很像样

    这个军人不平常

    估计穿上军装那绝对是条魁梧汉子,脱了军装、摘下带有面具的笑容,像邻家哥哥一样亲切,喔,他还经常去歌舞厅。

    毕月觉得是影视剧的事儿,她把军人想象的太过单一了,看她楚大哥,啥啥都会,还吃嘛嘛香

    京酱肉丝春饼卷,咬一口牵出里面的葱丝,毕月再次点点头,似是在给楚亦锋打分一般。

    楚亦锋端着筷子,憋不住乐了,还好,也就在沙发上趴窝半个小时,这丫头就缓过来劲了,他真是见不得她刚一露面时那张苦闷的小脸儿,他的心都跟着酸涩发涨。

    “味儿怎么样”怕表现太过明显,楚亦锋第一筷子先夹给了毕成。

    毕月捏着葱丝晃了晃,楚亦锋低头搅动着碗里的粥:“你是夸我刀工好。”毕月猛点头。

    京酱肉丝、老京都蒜香茄泥、熬的糯糯的小米粥,烙的葱油饼,楚亦锋只小露一手,就这几样菜,在毕月眼里,毕成这个天天干活做饭的农家娃都比不上。

    有地儿可去,有家可回,有人给你做口热乎饭,再洗个热水澡,毕月真觉得自个儿要幸运死了,她也真想暂时歇一歇。

    然而,在毕成陷入熟睡中,呼噜声震天响时,毕月却发起了高烧。

    楚亦锋万分庆幸,多亏他后半夜偷摸溜进丫头的房间里瞅了一眼,本来脑子就不好使,这又差点儿烧成了肺炎。以公主抱的姿势,楚亦锋抱着毕月奔出了家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