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四章答案lingchatan+5七

    有山、有水,还有一条宽阔的大马路,绿油油的天地里,毕月眼前那层雾在慢慢消失,直至看清了一切。(看啦又看)

    随着烟消雾散,那位佝偻的老头忽然转身,正是爷爷毕富,他疑惑、期盼、试探、只是掩藏起了眼底的善意和留恋,询问道:

    “你又不是我大孙女,为啥要这样……”为啥要哪样,毕月根本没听,被吓的心口砰砰砰地乱跳,就跟做梦到了悬崖边儿似的,再不睁眼就能掉下去的感觉!

    “啊!别收了我!又不怨我!我得发家致富!”

    楚亦锋手一顿,他拿着棉棒停下动作观察着毕月,发现毕月开始来回扭动了,棉棒一扔,弯腰上前赶紧紧紧拥住毕月,心里骂着:

    “不愧是钱串子!”

    抬眼看了一眼毕月正输液的另一只胳膊,温热的大手压制住:“月?毕月?醒醒?”

    即便楚亦锋不喊,毕月也醒了。

    她觉得浑身如虚脱一般,被子里前胸后背就跟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可还是冷,就觉得这被子咋那么薄?谁能给她再拿两条?

    醒了还沉浸在梦里的毕月,懵懵的回忆着,心里发慌,这是她心里有鬼?还是像老人们说的,惦记谁就给谁托梦吶?

    脑袋感觉像要爆炸了,疼,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还有,这是在哪啊?

    毕月迷茫地看向四周,最后眼神落在了楚亦锋身上,可那眼神里就像是不认人了,她还没反应过来。

    刚要抬手挣扎的想坐起来,楚亦锋一把按住,另一只手在毕月的面前晃了晃:

    “你啊,病好后,必须锻炼!我监督!”

    低沉有力的声音,人帅手美低音炮……呃,怎么穿那么少?都快赶上光膀子了。

    认出来了,楚大哥?

    毕月半张着嘴,用着带红血丝的大眼睛,扫了一圈儿楚亦锋的形象。

    楚亦锋深吸口气,快被眼前这妖精折腾个差不多了!

    “认出我来了?凌晨两点半,你高烧不退,现在是……”楚亦锋抬手腕:

    “早上四点十分。看你这样,今天还得留院观察,实在不行,给脑子也顺手拍个片儿吧。”

    毕月侧头瞧了瞧自个儿的手背,又如脖颈僵硬一般慢慢抬头看点滴瓶、看四周,转过头又要张嘴说话时,楚亦锋改了态度,他提醒自己,女人生病时得怀柔,切记!

    声音放轻,不再是之前命令毕月必须锻炼的语气,耐心哄道:

    “你那嗓子还不行。我说、你听,想要干什么就写给我。”

    “嗯。”

    “毕成没在,他还睡着呢,压根儿不知道你病了。待会儿我回去叫他换我。让他白天守着你。”

    毕月翻了个大白眼,全身上下的骨头跟散了架子似的,都没耽误她在心里骂弟弟。

    随后又对楚亦锋咧了咧嘴,她这是在感谢,想笑一笑来着,结果一咧嘴又疼上了,毕月的表情来回转换。

    楚亦锋嘴角微弯,他就像能看懂毕月的眼神,“咱们在军区医院,你要好好的配合医生,等你好了,扯开嗓门教训毕成,好不好?”

    在这个时分,人又是生病的状态,近在眼前深邃的眼眸注视着你……

    毕月觉得楚亦锋的眼睛里有漩涡,带笑的漩涡,她直觉上认为这人很少会这样,通常该是笑不达眼底。

    但是对她就不同,很好。

    毕月反应能力比照平时慢了半拍儿,微愣的和楚亦锋对视着,直到对方笑意满满。

    毕月脸红了,那双大眼睛看向手,她和他,居然在拉手?

    “嗖”的一下缩回,毕月更臊的慌了,她动作这么明显,真的好吗?就像是她多想了啥似的!

    万一、万一楚大哥只是像哥哥一样安慰她呢?

    压下心里有点儿乱跳的节奏,想说服自己,帅哥谁都喜欢,尤其在搭配深情款款的眼神,不怨她,是楚大哥乱放电!

    有种愉悦、有点儿混乱,毕月觉得她可能真是烧的挺严重。

    楚亦锋在毕月抽出手的那一刻,心里说不低落是假的,但看着小丫头脸红、眼神躲闪着,他又笑了。

    这是害臊了?

    看来她明白了,应该懂他的意思。

    舒心!

    从刚才毕月抽手时的失落,变成了开心。都拉手了,她还那种表现,只能说她对他有感觉,只是还不好意思面对!

    这样害羞躲闪的表情……

    反正她又不是真傻,哪家他这样的哥哥会拽她小手!

    那离点头还远吗?只是个形式而已。

    在楚亦锋看来,他的本意是有些话不能挑开唠,显得太生硬,都心照不宣、顺其自然多好。男女感情那个东西,自自然然贴近,总比战友们写信说“咱俩确立关系”要强上很多。

    但是……要不然双线吧,来个全套!

    两个人如此的心境,毕月越来越表现的眼神闪躲,就跟她真明白楚亦锋的意思一样。

    而楚亦锋再开口说话时,自自然然的就好意思询问:

    “要不要喝水?要不要上厕所?嗯?”

    毕月觉得头更疼了,是她病大发了吧!

    那“嗯”字怎么带着拐弯儿?长那么帅,还说话宠溺?整个儿一男主杵那,不赖她乱寻思!

    不过不提还好,一提真想去一趟,可点滴?毕月半侧了下身子,用余光瞟了眼点滴瓶子。

    两分钟后,医院寂静的走廊里,只有寥寥几个人,而那几个人中就有这对儿男女……

    楚亦锋一手托着毕月的胳膊,一米八四的身高又把胳膊抬到最高,高高的举起输液瓶子。

    毕月穿着当睡裙的短裙,一身的褶子,亦步亦趋的跟着,瞧着旁边那位还托着她胳膊,刚要扭头开口说她没事儿……

    “不行,回血呢!你听话啊!”

    毕月蹲在里面,都顾不得烦恼到要啃会儿手指甲,她真是恨透了现在咋没有手机,要不然是不是放个嗨曲儿,而不是现在必须必“淅淅沥沥”的!

    不能痛痛快快,憋的肚子疼,即便这样忍着“一点儿一点儿的来”,外面举着瓶子的那位,估计也听了个明白。

    真是闹死心了!

    就赖毕成!个死小子,就他那样的,还能指望将来发达了股份平分?

    ……

    “我得走了,早上要出操。”

    毕月点了点头,心里寻思,你可快把我大弟换过来吧,这也太不方便了!

    楚亦锋往前站了一步,站在毕月的手边儿:“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

    啊?我不是不能说话吗?毕月傻眼,指了指自己嗓子。

    掌纹清晰分明的大掌,置于毕月的面前:“写!”

    楚亦锋紧紧握拳,他的脸上没了前一刻的柔情,而是用着最平静的语气,通知毕月:

    “我今晚会来接你出院。还有,看来我和你,今晚得必须谈谈。”说完,潇洒离场。

    毕月写的是谢谢,这并不是他想要听的答案。(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