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章 稀碎稀碎(月票270+)三更

    “为、为啥”梁笑笑扭过了头,看向道边儿,随着毕月的脚步,往前走着,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失落。(www.k6uk.com)

    而大大咧咧的毕月,还在侃侃而谈,说话的态度很理所当然:

    “找大山哥那样的,不遭罪啊

    你看哈,我能给你列举出十条好处。比方说吧,保证随叫随到,你一回头,他永远都在那里等着你。

    而其他男人,就算是莫名其妙失踪,你都有可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还有,也是最重要的,如果找个农村小伙,我俩那叫门当户对。

    笑笑,你别以为我是老思想,就这四个字,能影响人的一生俩人合不合,这就是第一个大门槛子,所以我啊,早想的通透了

    嘿嘿,找个老实巴交的好欺负到时候你一结婚,我就对付过呗,不结婚好像是不行,我娘能哭哭唧唧的折磨死我”

    梁笑笑很不服气,你要喜欢就好好喜欢,什么叫门当户对,谬论

    那么好的大山哥,他难道不配你喜欢你就是为了门当户对他还得感谢被你选中是因为生在农村呗

    还、还老实巴交好欺负他都那样了,还想怎么欺负啊

    脱口而出,梁笑笑站住了脚,对着毕月吼道:

    “无知”

    呃毕月愣住了,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她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瞬间,刚才还挎着胳膊亲密无间的姐妹,感受着从没有过的冷空气,她们也在这一刻察觉,原来京都的冬天、真冷。

    梁笑笑被毕月气的脸色涨红,脸红的原因有不服、有怒气、有对自己那点儿小心思的慌乱,还有替赵大山打抱不平的正义,更有第一次和毕月闹脾气的尴尬。

    她飚着高音儿,就像此刻在毕月面前大声说话,能够让底气变足一般:

    “我说的不对吗喜欢就是喜欢,哪有什么条条框框,那是一种感觉、是一种心情,是看他出现就高兴,你懂不懂你那样的想法是不尊重对方,也不尊重自己。你想对付,别人凭什么跟你对付你不自爱就算了,怎么可以”

    “梁笑笑,你反应过激了吧我说什么了那就是我的生活经验告诉我的,你不认可就不认可,你这大呼小叫的,咱俩有必要因为这么个唠嗑的话题这样吗连自爱都上来了,够了”

    从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毕月,拉下了脸。

    从她认识梁笑笑以来,一向笑笑干什么,她都配合,她甚至像个爷们一般宠着那丫头。

    可现在这死丫头,敢和她因为个莫须有的话题吵成这样,骂她无知说她不自爱

    毕月的委屈感全面袭来,她想着自己从来没和谁这么亲密到不分你我到头来却被好朋友这样评价

    好伤心的感觉。

    梁笑笑觉得毕月好伤害她

    好莫名其妙的吵架理由,两个人却因为伤了心仍在掰扯,究其为何要继续掰扯,很简单,是舍不得。

    至少以毕月的性格,如果站她面前的不是梁笑笑,她会转身就走,多一句话都没有。

    “我是在告诉你,你的想法不对这也不是我想象中的你你必须得改,毕月,你才十八岁,你、你”

    毕月面无表情:

    “是,我们才十八岁,根本就不该没羞没臊的谈论这个话题但对不对的,笑笑,冷暖自知

    我就是那么想的,你居然上纲上线

    既然说到这了,咱就说通透,我不需要你来矫正我的感情观

    我这辈子,只需要找一个我能信任的、他愿意理解我的,就这两点要求不要把你的思想强加在我的头上”

    “你才十八岁,现在都改革开放了,你居然跟古代人一样,讲什么门当户对,毕月,你真是不可理喻”

    “梁笑笑,你因为这个就说我无知,我真是对你失望”

    一个挺胸抬头穿着黑大衣的瘦高女孩儿,向着烤肉摊的方向疾步走去。

    另一个略显胖乎乎穿着红大衣的女孩儿,在刺骨的寒风里,边走边抹着眼泪儿,伤心大劲儿了,干脆由走变跑,往学校跑去。

    她们真的搞懂是因为什么吵起来的吗

    原因与答案,其实是模糊的,却只记得这一刻分道扬镳的憋闷、伤心。

    最需要彼此的时候,她们笑着拍着对方的肩膀,她们一起摆摊出摊全力以赴的对待彼此,她们还曾说过要好一辈子。

    只是一个话题,却没有预料到

    跑回学校的梁笑笑,想着毕月根本不懂她,她是为她好

    站在客人面前算账收钱的毕月,表情未变,心绪乱了,她想着:女人的友情,好的莫名其妙,坏的突如其来,总是显得那么没有力量

    男人有过命交情。

    而女人,总是情绪化冲动说要做朋友,又莫名其妙松手,有的、甚至反目成仇。

    难怪是大男人、小女子,没出息,真讽刺

    “二十六块二,收您二十六,谢谢。”

    梁笑笑会哭、能哭,她用掉泪的方式,表达着她的伤心。

    毕月呢,二十多快钱,她算了半晌,算到客人等的不耐烦了,她就像忽然不识数了一样。

    赵大山今晚有点儿不会走道了,他觉得毕月的眼神总是落在他的身上。

    他抓耳挠腮了一会儿,想到那种可能,面红耳赤脸发烧。

    是他今儿个出门买毛衣坎肩儿换上了,变精神了吗

    原来月月喜欢他打扮的像城里人,那看来他不能就知道攒钱攒钱,钱得花在“刀刃”上嗯,还得记着买格子款式的

    梁笑笑心心念念的赵大山,压根儿就没有问起她为何没出现,倒是毕成身上系着围裙,冲毕月打听道:

    “姐,我笑笑姐呢你俩咋没一块”

    毕月不是好气的回道:“我俩是连体婴儿啊为啥要在一块”

    “你又喊、又喊姐,你能不能收收你那脾气,以后谁能受得住你这样啊再好脾气的人吧”

    毕月抬手作出要打毕成的架势,毕成跐溜一下钻进了厨房,摇了摇头,他姐那样凶巴巴的女人,他以后可不要,伺候不起

    这一宿,毕月没回宿舍,她跟着毕成回了楚亦锋的家,路上,毕成话赶话提到了“罗麻花儿”那个哥们,毕月又再次训斥:

    “你那算什么朋友朋友朋友,你当那俩字是闹着玩说的我就问你一句,他欠我的钱,啥时候能还清整钱借出去,还回来稀碎稀碎的”

    感谢投给我月票的书友们,以下是240票270票的书友名单:

    jh0000006i,郑茵之,淡淡陌生人,22201254,下雨天出走,zyp111,wangjun1016,snower615,小雷林

    冰依11,笑晓,火裂焰,贰壹壹叁,书虫如梦,tiantiangg,18912529299,立冬有夏,叶舞,jaja1188,

    3102748,宝贝蒂,早早麻麻爱看书,友0725

    感谢各位,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们明天十点继续,提前对大家说一声,晚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