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零七章 嘴上的洒脱(月票360+)四

    前一天晚上,赵大山没休息好,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瞎琢磨着。(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楚亦锋腿部的麻药劲过了,更是没睡好,他觉得病房太闷,喘气儿费劲!

    其实何止是他俩,躺在毕月床上的梁笑笑,对着铁架子床,在深夜里翻着大白眼。

    她都快被毕月气死了!

    即便宿管老师查的不严,可是也得差不多点儿吧,寝室又不是双人间,其他几人又不是大傻子,早早晚晚得传出去。

    外地女孩儿,夜不归宿,来无影去无踪的,又都和大家没什么交情,这不是作死吗?!

    毕月也一样,在这个夜晚,她有她自个的苦恼。

    毕月是在开门进屋的时候,正好撞到毕成坐在沙发上,手里握着一个红色手绳正傻乐着。

    当姐姐的,无奈地摇了摇头。

    瞧瞧,她弟弟已经不问她为什么又回家不住校了,她这个人得活的多悲哀!

    是啊,还追究他不干活跑哪去有什么意义吗?就那傻样……

    得!不是正在谈恋爱,就是进入拉小手送礼物的暧昧阶段,最差也是暗恋,她还是装作没看见的好。

    “毕成?”

    “姐。”毕成有点儿害臊,脸色微红,一时不知道该和他姐说点儿啥,只知道赶紧把红手绳往裤兜里塞,舔舔唇,装哏。

    毕月……拖鞋换鞋,站她弟弟面前不吱声,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就跟雷达似的扫视毕成。

    “姐,你有事说事!”毕成恼羞成怒了。

    “哼!楚亦锋楚大哥军区医院住院呢哈,你后天大礼拜记得去看看,买点儿东西,别空手。”

    毕成意外,盯住毕月,毕月点点头,意思是再次肯定一下。

    “当时我记得是,他让咱们在医院等他啊?这发生啥事儿了,怎么还调个了呢!”

    提起那个人!毕月瘪瘪嘴、皱了皱鼻子,烦!

    “告诉你哈,禁忌就是别说他没去战场上施展拳脚是幸运!其他的……嗯,你应该比我会说。毕成,他从前线回来的,就是没开战就回来了。明白不?那也是英雄!大英雄!”似褒又似嘲笑的语气。

    “什么?”毕成瞳孔放大:“去云南了?”

    瞧吧,她大弟脸色涨红,这是激动的!

    激动到都没问楚亦锋哪伤着了,一副真要马上见大英雄的崇拜表情,而且比她明白,还知道在云南,敢情她一后世妞,到了八十年代成了“山炮进城”,显得孤陋寡闻又小白!

    “嗯嗯,你别跟着我,我啥也不道!哎呀,我还得洗脸呢!”

    不得不对毕成提起这个话题,提了又烦!

    大半夜的,毕月洗脸刷牙、还得躲着毕成十万个楚大哥怎么了!随着毕成嘟嘟囔囔,她十分烦躁。

    凌晨一点,京都这个心脏城市,到底有多少人无眠,都有哪些年轻人正被情情爱爱困扰着、留恋着、患得患失着,不得而知。不夜城处处霓虹……

    毕月站在楚亦锋的房间,她面部表情狰狞,正盯着墙壁上挂着的飞镖盘。

    右肩对着镖盘,毕月挺胸、提臀、屁股一夹紧,大臂上举与肩平行,身体格外平稳,嗖嗖嗖,飞镖连续飞出。

    越扔越率性,越扔表情也越严肃。毕月嘴里碎碎念的唱着:

    从前你是怎么了,过去我又怎么了,都懂了,都有了,都算了,都散了!

    楚亦锋的房门关上时,月光照射在墙面上,飞镖盘上赫然扎着“sb”的图标,就那么大大咧咧地扎在上面。

    摇晃着两个小脚丫,毕月抱着被子,一会儿骑着、一会儿蒙脑袋上,来回折腾到凌晨三点才睡着。

    ……

    梁笑笑和毕月之间隔着一个椅子,两个人静默无言的看向黑板。

    谁都没有听进去老师讲了啥,两个人心里都憋着一肚子话,准确说是一肚子火,却面无表情的装着样子、压抑着。

    毕月想着:你咋不和姜珊一起了呢?你不是和她好吗?又坐后面干啥?这地儿我承包了不知道啊?哼!

    梁笑笑想着:你就不学好吧,连续两天、夜不归宿!非得作到老师知道找你谈话拉倒是吧?幼稚!看看你那俩大黑眼圈儿吧,一定又挣钱不要命了!

    憋着,都在较劲儿,谁也不和谁主动说话。直到中午……

    “我饭呢?你哪去?”

    毕月站住脚,心里是松了一口气,脸色却是难看极了,颇为冷漠:“当然回店儿里吃现出锅的。”断了你的美食诱惑,看你怎么幸福的胖下去!

    “你!”梁笑笑腾地站了起来,梳着学生头的娃娃脸上涨红一片:“毕月,你今晚也不回宿舍是吧?你知道姜珊她们怎么说你?”

    不提姜珊还好,一提姜珊,毕月满嘴里泛酸!

    在梁笑笑还没说完时,打断,对着最亲密的人放出最狠的话:“你俩不是好吗?爱说啥说啥,不用你管!”转头跑走。

    “你!”梁笑笑再次被毕月气哭,委屈溢满心间,连中午饭都忘了吃。

    和好的机会,俩人就因为个“面子”,好话不会好好说,再次错失。

    毕月站在大排档门口,惊愣地站住脚。

    那、那是……

    穿着黑大衣,梳着毛寸短发,两手插在大衣兜里,毕铁林站在远处,微抬起下巴,笑看他的大侄女。

    九月离开东北,没有联系过家人,现在终于出现了,毕铁林站在雪花纷飞的季节里。

    “小叔!!”毕月双手捂嘴,捂住哽咽。

    她身上穿的大衣就是小叔给买的,小叔这是?他做到了!

    “月月,成子呢?”毕铁林迈着大步走了过来,拍了拍毕月的肩膀:“正好中午有时间,小叔带你们去家看看。”

    隐隐约约中,毕月抬起泪眼看向毕铁林,她有种直觉,好日子来了。

    毕月和毕成露出了孩子般的傻眼表情,他们原地转了一圈儿,站在四合院里,懵了。

    ……

    毕月站在有缝隙的病房门外,正要推门,她听到一名男士朗声出口,正教育着楚亦锋,尴尬的杵在那,一时“偷听”了起来。

    叶伯煊看着病床上的楚亦锋,开口就是:“有什么想不开?生命中不出现意外,也就不再有惊喜了!多大个事儿?!”

    ————————————————————给我投月票的各位书友名单,我会在七一发公共感谢,不一一像从前在下面写上名字了,单独发留在本书里,就跟这本书的故事一样,投月票、打赏、正版订阅的各位,也是故事的参与者,属于本书故事的一部分,桃子谢谢大家。不止是起点女生网的书友,还有腾讯、云起的书友,我也有看到。

    吃完晚上饭,明显吃多手速、脑速都慢了,不知道有没有五更,大家可以选择明早看,我会尽力,因为我还在继续码字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