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二零章 送“秋波”(一更)

    京都之于普通老百姓是个啥样的地方呢?说是神一样的存在,一点儿不夸张。(www.k6uk.com)

    不是京都这个城市如何如何漂亮啥的,没来过的人,尤其是村里的乡亲们,他们想象不到大城市的繁华,也就不羡慕了。

    能让他们趋之若鹜的是这里住着伟大领袖。

    这些年政策改了,不那样了。

    前些年,那是要在吃饭之前,家家都对着伟大领袖的画报跳忠字舞、背语录的。

    你是去镇上、县里赶集的,到处贴着“伟大战略部署奋勇前进”,正中心是领袖的大海报,张嘴买东西前一句就是伟大领袖告诉我们如何如何,头些年更是随处可见带着红袖章的小兵们站在马路边儿背语录。

    所以,在普通老百姓们的心中,尤其在农民兄弟们的心中,领袖住在京都,到了京都、等于到了心中神一样的领袖身边。

    那京都人呢?都是沾了“神光”的!

    自然,梁笑笑一句她家是京都的、本地人,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葛玉凤,立马脸上挂的笑,要比刚刚热情十分。

    “哎呦,大娘就喜欢你这样式(shen)的丫头,你瞅瞅你瞅瞅,这京都城的大闺女跟俺们村里的就是不一样。一看你那张小脸就知道有福相,是个有福气的,我最膈应瘦的跟根儿刺似的,一看就不发家!”

    葛玉凤夸张的夸着梁笑笑,忘了身旁瘦的跟根刺似的毕月了,赵大山端着暖壶进屋正好听见,吓的他赶紧瞅毕月,就怕毕月多心、对他娘有意见。

    一看,还好,毕月跟他爹正在小声说着话。

    毕月这人向来不挑那些有的没的,她不是没听见,只是太了解村里大娘大姨们的说话风格。

    夏天那阵回老家,碰到村里儿那些妇女们,甚至有人开口就捧一个踩一个,似乎是为了验证她们说的是大实话,专门拿别人作比较就像是能更有说服力一般。

    毕月拿那些通通都当成了“地方特色”,要是挑毛拣刺挑小话,人得活的累死,虽然她那阵回老家也上火了,呆不惯。

    梁笑笑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大山哥的妈妈和大山哥一样,人实在又对她很热情,看起来好像很喜欢她。

    她坐在炕沿边儿听着赵大娘的大嗓门,真是觉得东北人性格豪爽、说话也有意思极了。

    趁着你一句我一句回话的功夫,梁笑笑频频控制不住自个儿,用余光观察着赵大山。

    ……

    “大爷,我小叔做啥的吧,我也不太清楚,就是知道倒货,把南方边境那边便宜的,肩扛手提、再背回京都。您要不放心,待会儿您问问他。”

    赵树根儿疑惑不解,这怎么刚出来就能知道倒卖啥会赚钱呢,问道:

    “谁介绍他干的,靠不靠谱啊?!我可一点儿没听到信啊。能放心嘛你说!你爹啊!瞒我干哈,多余的事儿!

    月月啊,大爷不是信不着你叔,你们还有大山在这大城市都能有个照应,抱成团儿,我这心里,舒坦!大爷是怕你小叔那人实在啊,别再被谁坑了!”

    寥寥几句,毕月就听明白了,大山哥还挺聪明,知道没把她露出来。

    她不是不能当女强人,是她在村里人的心中,不出头不蔫声的形象太根深蒂固。

    况且都说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可现在时代是八十年代,女人、还是个十八岁念大学的女人!

    要是太能张罗事儿,就她老家那些妇女……毕月瞧了一眼葛玉凤,好说不好听。

    趁着赵树根儿和葛玉凤被赵大山带着去后院厕所的空挡,毕月赶紧拉开双肩包,刷刷写了几行字撕了下来,递给梁笑笑:

    “妞,快着点儿,回家跑趟腿儿,把这纸条给我小叔。”

    毕月还没说完呢,梁笑笑瞪眼:“什么?我去给送?”

    发现梁笑笑吱吱呜呜握着张字条不挪腿,毕月半跪在炕沿边儿,推了她一把:“想啥呢?还要跟他们打个招呼是咋?!再见!”

    ……

    床上散落着一堆钱,毕铁林头上顶着一条白毛巾,身上只穿着一套灰色的线衣线裤。

    他刚洗完澡,本打算数一数钱算算账,去掉这趟回去带着的,给兄弟们分的,剩下的都存银行,把折给他大哥一交,让他大哥想干啥干点儿啥。

    结果他对着床上摊着的这些钱,发起了呆,拧眉沉思。

    上趟出去住的旅店隔间,他听到几个陕北人边打着扑克边大嗓门嚷嚷着煤矿的事儿。

    那几个人吹牛吹的挺邪乎,毕铁林怀疑其中一人说起挖矿挖煤的利润值,应该只是传说,不可能能到达那种程度。不过挖煤利润确实大,这不可否认!

    他当时听了有一瞬的心动,但没细寻思。

    此刻他又琢磨了起来。

    似乎是天意如此,他不由自主的就开始琢磨哪爱出动力煤,哪个地方比较集中出煤,哪个地方不像东北似的埋藏程度过深、导致开矿成本过高。

    毕铁林都忘了他脑袋上还搭着条白毛巾。他双手环胸抱膀,眼神落在床头的某一处,想着就他现在的实力,估计也就能整个“鸡窝矿”,最多开采俩。

    那要是整不回本啊,他这小半年估计就等于是白忙活,倾家荡产谈不上,就是得背麻袋重新开始。

    可要是挣到钱了,那玩意儿能多次开采,挣到钱了再投入,一年一年的往里面砸钱,规模大了,只要资金充足,就能良性循环、高歌猛进。

    敢不敢干呢?!毕铁林抿了抿唇。

    人要是一旦安稳了,求稳的心,犹如本能,总会劝自己,挣多少是多啊?比如现在打算在近一年内不再琢磨来钱道的毕月。

    但是毕铁林是属于另类,他如果失败了,倒有可能琢磨安稳下来,越成功越想要的更多,他没处花钱,也不贪图享乐,他只是更喜欢追逐的那个过程。

    毕铁林大拇指轻敲着膝盖。最近他只要一闲下来就打听这些方面的事儿,和他大伯陈凤祥身边的秘书也接触了几次,特意也问过。似乎答案早就有了。

    梁笑笑站在毕铁林的门前,皱了皱鼻子,当当当,手指攥拳终于做好心理建设敲了房门。

    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有点儿怕毕小叔……一种第六直觉,此人危险。

    当毕铁林穿着线衣线裤、头顶白毛巾出现那一刻,两人对视,梁笑笑愣了一下,赶紧把纸条递了过去:

    “小叔,月月给你的,那谁、大山哥爹娘来了。”

    说完,低头、眼神下移,一眼就看到了毕铁林的紧身线裤凸起的地方,还有带前开门的线裤……梁笑笑那张苹果脸刷地一下就红了。

    而毕铁林也意识到,他咋这个形象?!

    勉强让自己看起来很淡定,“嗯。”接过纸条扫了两眼,又加了一句:“等我一下。”随后关上了房门。

    ——————————————————求月票!求月票啊,丫头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