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二九章 二合一大章

    无论毕月找的是谁,毕铁林手下的这几个兄弟也不关心她找的是谁。(wWw.k6uK.cOm)

    但是能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东库、西库同时解封,柱子和大壮能迅速被释放,就跟从未发生过这场“意外”一样……

    毕铁林的这几个兄弟在稍作休息,清醒了,有了时间捋顺一切后,彼此对视了一眼。

    他们反应过来了,哪是毕铁林一个人神秘兮兮啊,这老毕家牛气啊!

    大侄女都能捞人、解封库房,那可是在他们眼里无法够到的“官家”啊!

    普通的老百姓、哪怕就是像他们一样都能拿出几大千的有钱人,想求人都找不到大门,然而……

    吴玉喜叼着烟、眯着眼,看向前方,感叹道:

    “咱哥几个能在那里面认识上铁林,说实话,我咋感觉是福气吶!”

    另外几个人都跟着点头。

    一般刑满释放放出来的人,过的是啥日子,他们几个又不是不知道。对比一下,那跟他们真是一个地上、一个天上。

    大侄女都有能耐,更不用说带着他们吃喝玩乐的铁林了,就感觉更好的日子就跟眼么前儿招手似的。

    当然了,即便有一天啥都没有了,那就等于回到原点呗,怕啥!

    至少昨天被抓进去的柱子和大壮就那么寻思的,他们打算死扛到底来着,甚至相信即便又进去了,毕铁林也一准儿不会扔了他们,好吃好喝的能送进去,等再出来,又是一条好汉!

    被几个叔叔心下暗自嘀咕再不可小觑的大侄女毕月,此刻正在教室里一派忧愁状……

    梁笑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说,你身上长虱子了?可别来回蹭桌子了,老师都直瞪咱们这!”

    毕月叹气,她昨天晚上从医院跑回来,搁心里发誓赌咒再也不搭理楚亦锋了,就连楚慈都尽量躲开楚家人见面,但是他真给力……

    女孩儿迷茫地看着黑板,碎碎念道:

    “人,最不能忘记的,是在你困难时拉你一把的。最不能抛弃的人,是和你共患难的人。最不能、不该搭理的,也是不看重你人格的人!”

    “啥意思?”梁笑笑凑近,皱着两道秀眉道:“你这是要当哲学家?”

    毕月苦恼极了:“楚亦锋都占了!他要没吼我,恐怕我现在得对他感恩戴德。”

    梁笑笑眨了眨大眼睛。感恩戴德?人家要吗?人家备不住要的是你以身相许。

    这毕月怎么现在变的这么歪?不对,她是只对那个姓楚的歪!

    她也不想想,不尊重她人格会帮她?这明明就是喜欢她、在和她因为不分你我而闹别扭嘛!

    梁笑笑真心想劝毕月:“你也去喜欢他好不好?正好大山哥让给我,咱俩当一辈子比亲姐妹还亲的姐妹……”

    梁笑笑为自己心里的这几句腹稿,脸红了。

    不过嘛,在她看来,不是没有可能的。毕月是谁?那一直在她心里属于嘎嘣溜脆的人,做事儿更是敢想敢干,却唯独对那个姓楚的……啧啧,有点儿不一样。性子变肉乎了,说话一会儿一秃噜!

    既然发现了苗头,她作为好友,那得推一把啊!最起码得劝着她多和那个姓楚的接触接触。更何况……

    梁笑笑轻咳了两声,头挨着头和毕月小声建议道:

    “就事论事!这事儿你得感谢人家,不能装相缩回去。怎么的?人家给你家解决这么大的大事儿,你不该去说谢谢吗?不该给人家点儿好脸吗?这是最起码的吧!

    如果你苦恼露不露面,毕月啊,我可瞧不上你了!你凭的是什么可以跟人家装傻?换成是我舅舅帮你这么大忙,你该如何?对不对?不能因为他那个啥你,你就理所当然。

    再说说话算话,不信你听我的,你这次去、再提一提给他分了利润的事儿,这回他可知道利润多少了,你看他动不动心?”

    毕月狐疑地侧头看梁笑笑,这小妞是不是在害她?还提?然后被人直接骂滚出去?嫌她难堪的不彻底?

    、

    “哼!”

    梁笑笑摸了摸鼻头,她好像出了个馊主意:“呃,或者其他都放一放,去医院说几句客套话,这跟你当时丢不丢脸、被没被他大吼大叫没关系!”

    毕月使劲抓了抓短发:

    “我知道。只是不知道要咋感谢,不知道该说什么!他那性格啊,万一一道谢没道明白,再被吼出去,碍于帮完了,不能说跑就跑,说实话、打怵……以前我觉得他可比我见过的其他男的成熟多了,现在嘛……算了,不说那些没用的了!”

    两个小姐妹,一节大课讲的是什么,谁也没有听进去,翻来覆去就这点儿该不该去感谢的事儿,墨迹来墨迹去的!

    就在梁笑笑觉得毕月中午放学一准儿得去了吧,毕月告诉她:

    “你今天跟学校食堂吃饭吧。我让付晓琳扶着你去食堂。我得去趟老店看看搬的怎么样了。就这样哈,我走了!待会儿我骑大山哥自行车来,晚上放学拉你回去。”

    得,梁笑笑知道,毕月有点儿躲的心理了。

    说一千道一万,她这个旁观者清。如果把楚换成她舅舅,毕月一准儿急不可耐的上门感谢了。为啥那么纠结?嘿嘿,大山哥真有可能会是她的了!

    苹果脸的女孩儿,做起了美梦。

    在她看来,能过日子、挣钱都交家,不多言不多语还有文化,一看大山哥那样将来指定偏心媳妇的,这样的好男人,值得她去争取!

    ……

    毕月推开老店的门,葛玉凤正在扫屋子,抬头发现是毕月,她还大嗓门道:

    “不是上课?你来干哈来啦?!”

    “大娘,这不是我小叔回老家了嘛,我寻思过来帮帮忙。你这是扫啥呢?呦,屋里搬的差不多了啊!”

    毕月发现连炕桌都不见了,收钱的破桌子也被搬走了,厨房里一大堆家伙什、只剩一口大黑锅摆在门口,里面还放着几根大葱啥的。

    “一天竟整些用的。我跟你赵大爷在这,用得着你们吗?不好好学习,你娘就指着你们出息呢!早上我还特意告诉大成,中午不用回来。

    你大爷和大山去取货还取什么碳去了。这不嘛,咱不租是不租了,给人家归拢归拢!要不人寻思咱多埋汰呢!”

    毕月笑了笑,没言语,看在葛玉凤眼里,还是那个不太爱吱声的丫头,但是她也品出来了,都说蔫吧人、辣萝卜芯,关键就在于那个“芯”呢!

    丫头可是个有心眼的。要不说人家为啥考上大学呢?!

    两人简单规整了一下,一老一少锁上了出租屋的屋门。

    这房子早已经在一周前就跟房东说好了,没人租呢,就继续租着,让大山哥来这住住啥的,别看小房不大、炕好烧,住人不遭罪。

    要是有人租呢,正好过四天就到期了,直接退租。房东那面昨天也给送信来了,又租出去,所以才着急忙慌的在大雪天连家伙什都得带走。

    毕月抬头瞅了瞅小房,半年时间,她前后租了俩小房子了,现在终于要搬到属于自己名下的房子了。

    不用怕做生意被人眼红、房东也眼红加租金或者难为你不租了抬价啥的。

    毕月抱着那口大黑锅,葛玉凤扛着个包袱皮,俩人边走边说着话,哈气扑满脸。

    夏天时,毕月回村放暑假都没和葛玉凤咋说过话,包括她爷爷去世、葛大娘也帮忙了,但在她心里,没啥可唠的。可今天这娘俩唠的还算和谐、唠的挺热乎。

    “我没让你大山哥买炮仗,你大爷也说了,等你小叔回来的!他才是正儿八经的老板。让铁林放炮仗吉利!”

    毕月笑了笑:“大娘,你这么想就多余了,该放放呗。等他干哈?我小叔根本不咋管这事儿,都我大山哥操劳。不过大娘,你和大爷想通了?”

    葛玉凤叹了口气:“昨天看见那老些流水钱,唉!谁怕钱多咬手啊?就是不咋好听!反正我也想好了,搁兜里里才是实实在在的,上班有脸儿、和钱一比……”葛玉凤笑的露出上牙床上的一颗大银牙:

    “还是钱实惠!”

    葛玉凤昨天边收钱边寻思,只要拿到手的钱,就有她儿子一半儿,那心啊,热乎得要死!干劲十足!

    昨天老店的客人都去了新店,她儿子还说呢,这还没啥人气呢,那要有人气得啥样?!就这么的,收钱被刺激了整整大半天儿,她昨晚拽着赵树根儿都开始做起了思想工作。

    等过两年钱攒够了,到了她老儿子得找对象需要体面工作的时候了,不行再回县里求求当年那下乡的干部呗,说不准儿再拿俩钱,工作能比食品厂那破地方强百套呢!

    葛玉凤眨了眨她那双小眼睛,寻思了一下,到底还是又和毕月重复了一遍,“那房子钱啊,理应俺们老赵家得出一半儿。回去我就管你俩姐姐借借,让你小叔再扣你大山哥的钱,该多少是多少,啊?月啊,你明白大娘的意思没?”

    毕月笑的天真无邪,实际心里明镜的,这是赵大娘不放心啊,小心眼又做怪了,很怕有一天大山哥“净身出户”,不掏房钱没底气,她这是心里不踏实了,难怪宁可借钱也想掏点儿呢!

    “大娘啊,这才哪到哪,你就没想过,咱俩家合着干,等将来你和我赵大爷进城,我爹娘也进城,咱们两家不止开一个店儿?”

    葛玉凤提高音调:“啥意思?你这丫头别绕!”

    毕月认真地看向胖乎乎的葛玉凤,给她拽了拽头巾子:

    “开分店啊,你家一个店、我家一个店,咱在京都开个几家店。等明年吧,要是挣到钱了,下个房子让我大山哥一人掏钱买,你们可得给他攒着点儿哈,烤肉料通用,钱照常那么分……”

    毕月开始边走边给葛玉凤画大饼,画的葛玉凤迷迷糊糊的,一路一惊一乍的说话。

    之于毕铁林,他照顾赵大山真是冲赵家人一家的恩情。

    之于毕月,她现在是死活也不能让大山哥被拐回老家!

    她指定得下力气挽留,因为她的情况不允许,大山哥那么能干,最开始合伙时,这也是她没想到的。

    ……

    中午毕月在店里跟大家吃饭、说话、说说笑笑,一切都看起来很正常。

    但是当她晚上放学和梁笑笑再出现在店里时,连心粗的毕成都发现他姐好像病了,嘴唇发白,脸色涨红。

    只能算是头天开业吧,昨天也只是半天时间,又不像是从前的大排档,放在外面不显。这一进了室内,大厅里人声鼎沸的,没几桌客人就感觉人可多了似的!

    连赵树根儿都围着围裙上场挨桌给人加木炭,加完还得忙着引火。

    毕月想脱了大衣,伸手帮忙,梁笑笑一把拽住她,摇了摇头。都发低烧了,还嘚瑟呢!她也脚崴了,她俩就不该来,该直接回家,挣钱不要命啊!

    赵大山用身上的围裙擦着手上的猪油,听着毕成问着他姐是不是感冒了,他猫腰从厨房出来,站在毕月的面前关切问道:“咋地了?”又疑惑地瞅了瞅梁笑笑。

    梁笑笑现在是什么心态呢?有点儿觉得赵大山白忙活,关心也是瞎忙活,直觉、女人的第六感而已!

    换了种心态,梁笑笑对于赵大山关心毕月这事儿,倒不时时泛起嫉妒了,乖乖点头道:

    “嗯,真病了,昨晚她也一晚没睡觉。”憋回了家里出事儿那句。

    ……

    一大扇排骨、猪皮、豆芽,赵大山肩扛手提的,顾不上自己就穿着件单毛衣,一路跟着毕月和梁笑笑,直到把东西都放在出租车上,才转身带小跑回饭店继续忙。

    这就是他对毕月的关心,他知道毕月爱吃排骨,总是再上肉时,跟人家卖猪头的老板预定上,有时候买不着,他就熬羊汤、做大骨头汤,凡是毕月吃进嘴点头说好的,他都记着。

    不但给拿了吃喝,送毕月上了出租车,赵大山进屋看了几眼毕成,琢磨琢磨,一摆手命令道:

    “笑笑不咋会弄饭,你姐还烧着,你回家给炖排骨去吧。我们这边儿自个忙活!”还给派了个“厨师”。

    用心良苦、一心惦记毕月的赵大山,他不知道的是,他排号买了很久的净排骨,有很多进了一位姓楚的嘴里……

    (今日无!今晚十二点之后,到明天晚上十二点结束,桃子会更新十一章。六一上架当天十二更,六月最后一天十一更,遥相呼应一下,望大家明日跟读,感谢这一个月来一直支持我的书友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