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四一章 二合一四千字

    一家仨崽儿……

    天塌下来,不怕,老大来顶;

    爹娘怒了,没大事儿,老二受罚;

    饭做好了,家里有了好吃的,最小的老三优先。(www.k6uk.com)

    他们一起长大,他们知道彼此的每一个阶段,剪不断的手足情深,割不裂的血脉相连。

    兄弟姐妹之间,总有一种关心,它叫不请自来、它叫咸吃萝卜淡操心。

    ……

    毕晟这个弟弟,对于毕月来讲,是家人的其中之一,在有能力、有条件的范围内,她用着“姐姐”这个名头、这个身体的义务,捆绑着自己。

    她尽力想着,要对最小的弟弟好一些、再好一些。

    而不同于毕晟,毕成这个弟弟,对于毕月来讲,是她在这个城市的最大牵挂。

    有钱没钱,都得让弟弟毕成吃饱。

    他们一起经历了太多太多。

    当初越难、那些共同作伴的日子,记忆就越深。

    她拉着扯着托着拽着毕成,习惯了。

    习惯很可怕,可怕到当习惯改变了,被弟弟一把推搡在地上,被弟弟遗忘在角落,她伤了心。

    ……

    毕月坐在床上,眼神落在屋门的门栓上,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梁笑笑叹气。

    小叔什么时候回来啊?这两天家里那气氛不得冷死个人啊?!

    你说回来这一道,她一瘸一拐的跟着,毕成把他姐塞到出租车里,那动作狠的,也不管毕月在那张牙舞爪的能不能撞到头。

    吓的她都顾不上伤脚了,赶紧跑过去用手拦着,拦着毕月别把头磕到车门上,也拦着毕月别气狠了抓毕成脸。

    把她忙的……

    梁笑笑当时都是懵了状态,更是顾不上脸热了,大马路上还围了几个看热闹的人。

    可那一路上,毕月一声未吭、也没哭啊,这怎么都到家了,倒哭的厉害了。

    梁笑笑递过毛巾,小心翼翼道:

    “毕成在他那屋呢,估计也不能去上课了。我给你煮点儿粥去哈,你等着。吃完你吃上药、睡一觉吧,什么都等睡醒状态好些再说。”

    毕月一侧身直接躺在了床上,她心里咬牙切齿地发誓着:

    再特么也不管毕成,愿意受骗上当、活该!

    再也不给他花一分钱!

    以后大路朝天各走半边,自个儿过自个儿日子!

    她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不用那个败家子帮她散财!

    ……

    毕月在咬牙切齿,毕成也在他屋里闷头躺着气的不行。

    毕成是生气大过于伤心。

    在他眼中,不是多复杂的事儿,搞到了这种恨不得是校区丑闻的程度,真是对毕月佩服!

    他觉得他姐简直不可理喻!

    在他眼中,整件事情就是他姐无理取闹!

    主要是不至于,你说多大个事儿?太过分了!

    毕成一把拽开蒙在脑袋上的被子,使劲大口地喘了几口气,这给他压抑的!

    他就不明白了,他姐要是因为他没去给送牛肉汤才气性那么大的,他也解释了。

    那旁边就是店,他寻思买完鞋就去,再抓紧时间赶紧送饭。

    这还碰上了,碰上了不高兴说两句说两句,大家伙一起去旁边吃一顿,对不对?

    你说多简单个事儿。

    现在又不是吃不起的时候,再说她自个儿都能从学校出来溜达了,就不能吃口饭?

    毕成叹气。

    牛肉汤是导火索,他知道!他姐那不也嗷嗷吵吵骂他时说了吗?差他给小蕊花钱了。

    他改了,真改了。这次是特殊情况。

    他这次真没花姐姐的钱啊!这回真没花!

    你说又没花她毕月的钱,她跟着那么舍不得干什么?!

    大山哥最近给他钱,他一分没要,这是小叔给他的钱,他一直存银行吃利息来着,现在银行利息高着呢!

    就因为中午得先去趟银行,所以才耽误送饭,他哪寻思去银行得等那半天啊,存钱时可没那么费劲啊?要不然时间是安排的挺紧凑的,你说他冤不冤?!

    当他愿意今天这么“赶巧”吗?他真有苦衷。

    还没放学呢,他就寻思一会儿得赶紧着回家做饭,结果小蕊给他传了张字条,说是她今天生日,还说了几句从没过生日收过礼物啥的……

    那字条快赶上信了,还问他是不是变了……他都看见上面有泪痕了。

    这段日子,他确实特意冷着小蕊来着,看那字条,说实话、挺愧疚。

    一是饭店搬迁忙,另外一点是不想乱花钱,他觉得处对象太费钱。

    或许是他这个人太费钱,他总是能发现小蕊缺啥少啥,可……那也缺的太多了!

    省得发现了还不能对她好、闹心,他就躲着来着。

    多方面原因吧,总之,最近没有那么热乎到天天偷摸见面啥的,更是啥钱都没给小蕊花过。

    就今天……

    毕成站起身,拿着茶缸子,也不管缸子里的水是凉是热,一仰脖全干了,用手使劲一擦嘴,随后插腰站在屋里,十分烦躁。

    他就纳闷了,不就是处个对象吗?他又没干啥坏事儿。

    你瞅瞅他姐又是巴掌撇子扇他大嘴巴子的,又是咄咄逼人逼着小蕊。

    抢钱不买了,他也没拦着他姐咋地,结果他姐可倒好,不让买就不买,直奔人小蕊去了,跟人小蕊说得着吗?他要给买的,回家骂他不行吗?!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即便他姐都那样了,人家小蕊全程也没敢说啥,都给吓哭了,给吓那样!

    给小蕊逼哭还不够,他姐更过分的是,舞了嚎风、张牙舞爪的,说话埋汰人,还在那店门口,就跟土匪上身了似的,非得要扒人小蕊衣服,还想咋欺负人啊!

    谁没穷过?他去年还被寝室同学欺负的拍脑门,说他袜子给洗的不干净呢!他不信他姐没有过被欺负的经历。

    都是苦孩子,至不至于这样?!小蕊是个大姑娘家,咋就能骂出口、干出让人脱衣裳的事儿!

    毕成觉得,都不用像小蕊那样娇弱的会害怕他姐,换谁、谁都得打怵!

    就是处个对象,什么姐姐的不容易、爹娘啥的,都给扯出来了,跟他处对象有啥关系?

    就是这次事儿,嫌弃他乱花钱也跟她毕月、跟爹娘没关系啊,是小叔的钱好不好?!

    毕成咬牙,越想越气的不行。

    毕月你就比我大十几分钟,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我处个对象你也管,你管的也太宽了!

    毕成打开房门,看着对门毕月的屋,冷哼了一声,他打算以后离毕月远点儿。

    对于之后嘛,毕成的结论就是:这次真是丢大人了,没脸见小蕊、没脸再去那条街、更是再也不搭理毕月了,省的他姐跟疯子似的,啥都插手!

    姐弟俩都下定了决心,也就造成了直到毕小叔回家,她们还陷在冷战中。

    ……

    赵家屯的老毕家,此刻屋里只有兄弟俩人在唠着家常,说着最知心的话。

    外屋地的木头菜板上,huan着一大块肉,这是准备晚上要包饺子用的。

    哥哥毕铁刚抽着烟,坐在炕头上,听着毕铁林说着话,他拧眉沉思着,烟圈儿在昏暗的小屋里飘啊飘。

    “哥,你和嫂子去吧,狗蛋儿那,我回去就托人找关系,看看能不能下学期当插班生就直接去念。

    孩子要是跟不上学习进度,让月月和大成守着他教,一点儿一点儿的,咱家狗蛋儿不比城里孩子差!

    啊?哥,我也想从外地折腾回家时,你们都在跟前儿,放心不是?!”

    毕铁刚掐灭了烟头:

    “去!过日子过啥呢,不就是一家人搁一块堆儿、过孩子吗?仨都不在跟前儿了,我还在这一亩三分地qiu啥!

    夏天前儿,大丫头他们倒货那阵回家,我就差咱爹,要不然那阵儿就想走来着。

    后来又开始盼着你回来,你说你咋不往家写信呢?整封信儿也行啊,这家伙给我等的,耽误多少事儿!

    不过,今年过年还都搁这过吧?啊?

    铁林,一年到头了,爹刚没,咱们得烧纸,就当陪着他和娘了。

    等来年你给狗蛋儿联系好学校,俺们一块堆儿走,要不然当不当正不正滴,这时候去就是穷折腾,还得带着狗蛋儿,麻烦!

    那饭店现在咱书记和他胖媳妇搁那帮忙吶?估计过两天就得回来,一堆人找他问村里的事儿呢。

    唉!要是忙不过来,你跟大丫头和大小子说,帮过年前儿二十八啥的再回家就成,放寒假别着急回家,等我和她娘去了京都就好了。没人想他们!”

    毕铁林点了点头,看了眼毕铁刚额头上的抬头纹,两眉之间的皱纹,这些年啊,属他大哥最不容易,真是糟了不少罪:

    “哥,月月和大成啊,都挺能吃辛苦。大学也快毕业了。”随后欣慰地笑了:

    “觉不觉得咱家的日子越来越好了?赶明儿你再去京都,到骨科医院、听说军区医院就有骨科专家,我给你找人再好好看看腿,哪怕咱矫正再治治、不影响走道也行啊!”

    毕铁刚咧着嘴角,笑的格外满足:

    “治啥治,都多少年了,啥玩意儿也长死了!我这不耽误干活走道啥的,白瞎那钱干哈!有那钱、你给我多整点儿好烟好酒!

    还是你们个个能耐啊,唉!也不知道是不是爹娘保佑地?你这更能耐,半年往家邮那老些钱,还能在那里面认识上那么个大官儿!

    铁林啊,你再赶明成个家,哥这心里头就能更踏实了。”

    毕铁刚想趁机鼓动他弟弟相相亲,这两天别搁家白呆,孩儿他娘手里有一下子名单,都是他们这阵子忙乎打听的。

    但说实话,条件都一般化吧,不过要是铁林能答应跟一两个见面了,就这屯子里那些老娘们的嘴,一传十、十传百的,指定能淘换到最好的那一个。

    不是不用心给弟弟找好的啊,是他毕铁刚穷了这老些年,这冷不丁的放话出去说不差钱儿,只要人好就给弟弟张罗一个,妈了个巴子的,愣是没人信。

    这回他弟弟回来了,就他家铁林往那一站,他倒要看看,谁还敢再说他吹牛逼一个?!

    毕铁林穿着羊绒衫,双手搓了搓脸,直接笑着仰躺在毕铁刚的身边,躺在热乎的炕上,他就觉得只有回了老房子,才叫真的休息,才能把满身疲惫蜕尽。

    所以说乡音乡情,人要有根儿。

    “哥,找啥对象找对象,我现在没那个心思。挣钱都挣不过来,就这趟回家看看,都是掐着时间赶着点儿,以后再说,成吗?”

    毕铁刚啧一声,那找对象相亲能用多大会儿功夫,竟糊弄他。

    唉!要不是他弟弟都三十岁了,他至不至于当大哥的还得操心这事儿?!

    还有爹没了,连最后一面都没见着,爹要是在,能看到铁林最后一面,毕铁刚觉得他爹一定会对弟弟说:“好好活着,早点儿成家。”

    毕铁林正躺在炕上,闷头看他哥乐呢,他不知道的是,他嫂子王雅芳回来了,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愣是把大姑娘直接领了回来。

    ……

    “这是我舅家二嫂的表妹,翠柳,陈翠柳。来家溜达溜达、认认门。”王雅芳摘下头巾子,赶紧拉着二十二岁的陈翠柳介绍道。

    “哎呀,这是实在亲戚啊,快坐,坐那吧。”毕铁刚赶紧下地穿鞋。

    毕铁林无奈地在心里叹气。

    你说他刚躺下,还穿着绒裤绒衣呢,他嫂子就能领个大姑娘进屋。啥意思?那还用问吗?

    王雅芳笑的格外开心,就怕小叔子毕铁林听不明白咋回事儿似的:“铁林,这是翠柳,念过初中,你们这都有文化人。”

    还不忘扒拉扒拉陈翠柳的胳膊,对方早已羞红了一张脸。

    陈翠柳觉得毕铁林虽然只穿着毛裤,连个外裤都没套,可那羊毛衫、那雪白雪白的袜子,还有他现在坐起来了,盘腿儿坐在炕上瞅着她的眼神……她相中了,原来真有一眼相中的事儿。

    毕铁林正要以尿遁的形式溜走,由于大雪封山、迟来的加急电报送到了家门口。

    他看着吴玉喜给拍的电报,死死地皱紧眉头。

    两个库房居然出过事儿?

    月解决?侄女找人解决的?

    ……

    毕月、毕成、梁笑笑仨人都旷课了,但院子里很静。

    直到要做晚饭时,毕成才出现,看了看正在热粥的梁笑笑,他面无表情地说了句:“我来吧。”

    梁笑笑尴尬地错过身。

    瞧瞧那死样子,这是真把她也恨上了。要不是冲毕月,一般人都搁这家没脸呆下去。就差还手打他姐了,瞅那没出息的样儿!还有理了?

    梁笑笑转身真就离开了,把厨房留给了毕成。

    毕成无奈啊,再生气也得该怎么着怎么着啊!

    他不做饭、谁做饭?再说他医院里还有一位等着他送饭呢……而让觉得更欣慰的是,他在医院里,被楚大哥感动了,终于找到了认同感……

    ————————————是不是有首歌叫爱大了吧?受伤了吧?桃子我是……码字码多了吧?受伤了。我咬着手指甲挣扎了一小天要不要贴出请假条,脑子里滚动的全是剧情,然而对椅子打怵,我一看那椅子就颈椎腰疼。后来……我觉得我真怂,我又默默爬起来码了四千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