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四四章 大城小爱(二更)

    “好香啊!月月,我发现你做面食真是不一般。(看啦又看小說)嗳?你现在这幅样子,你猜我想到什么了?”

    毕月捂着嘴侧过头咳嗽了两声,闻言睨了一眼梁笑笑,哑着声音开玩笑道:

    “心够大了哈,不怕我做饭都给你们传染感冒。”

    毕月一手拿着肉酱碗,一手拿着小刷子,对着烙好的油饼上刷着酱:

    “咋的?想起我卖油条那阵儿了?”

    “嗯嗯!”梁笑笑嘿嘿乐道:

    “像场梦。我这么懒的人居然露头帮忙。是春天吧?我跟个小仙女似的出现在你眼前,帮你张罗。你意外没?

    你是不知道啊,当时我真犹豫来着,就想着万一过去了,你跟我一顿客套,我那得多挂不住脸儿!还有,会不会一直干到年底啊?哈哈。”

    是啊,一晃就要一整年。

    毕月看了眼笑的没心没肺的丫头,这丫头从她答应上医院后,莫名其妙地瞎开怀。

    不过,一想起和笑笑的结识,一时还真挺感慨万千。

    还记得旁边这丫头当时非常文静地站在小摊边儿,看见她抬头,拽了拽书包带,浅笑言兮地露出一口小白牙,苹果脸圆圆的,看起来好乖。

    “所以眼睛看到的都是假的,还仙女呢?当时我就觉得这哪从天而降来个胖妞!还有哈,我当时还拿你当内向人呢,谁想到一接触,跟我顶牛吵嘴、能吃还懒,脑子还不咋好使!学习也可费劲了!”

    梁笑笑一把抓住毕月的胳膊,笑了笑了!

    哎呦,月月太不适合一副欲语还休、满脸惆怅。还是嘴巴损点儿招人喜欢。

    “别闹,你这是吃饱了捣乱。我还得送饭呢!”

    毕月将饼捡出锅,当当两下,酱香饼被对切成四块,连续切着,动作利索的将这些饼块儿摞进两个饭盒里。

    对着梁笑笑扬了扬下巴,给予肯定:“就疼你不白疼,我去给俩病号送饭。”

    梁笑笑眯了眯眼睛,脸上挂着神神秘秘的笑:

    “我憋半天了,那个军辉,又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还得给他送饭呢?也那什么了……”

    毕月正戴手套呢,闻言嗖地侧过脑袋,使劲白了一眼笑笑:

    “少来。哪什么?都那什么还乱套了呢,那我得打狂犬疫苗!再碰到一个神经病,我就去派出所报案!欠军辉个人情,还答应送饭了,把你那脑袋瓜里乌七八糟的去掉!”

    你看!你看!

    那个楚亦锋他就是不一样!死鸭子嘴硬也没劲不是?

    啊,别人亲、准保大嘴巴子挥过去,还要打针报案。

    楚什么锋一亲,亲了就亲了。

    在她这个已经开窍人的眼里,楚亦锋就是不一般嘛。

    不知为何,得到这个推理结论,梁笑笑心口松了一口气。

    她本以为会搬动心口窝压着的石头块儿,可当看到毕月拎着网兜子,穿着破军用棉袄走在院子里的背影……

    笑笑觉得,自个儿是不是要来月经了啊?

    要不然怎么忽然这一刻,站在屋檐下看着走在雪中的毕月,鼻子泛酸呢?

    有种难言的情绪,酸酸涩涩的环绕着她。

    梁笑笑看着毕月的背景想着:

    月月,大成、你的弟弟,长大了,找女朋友了、不听话了,你说他是变了……

    月月,你的好朋友我,看上赵大山了。

    他适合我,我确信他能给我一个家,稳定踏实的家,会憨厚的接纳我摆上妈妈的照片。

    只要接受我,贫富都不会变,我就是要一个这样的人,你懂吗?

    然而,我即便知道你对大山哥还没开窍,可我仍会愧疚,面对“朋友”二字脸红。

    因为我已经不是纯粹的站在你的角度,去帮你分析谁更适合你了。

    我在变向的往外推你,我夹杂着私心,你却毫无所觉。

    有一天,当你发现了,会不会很难过?

    ……

    毕月忽然回头,她对着站在门口发愣的梁笑笑喊道:

    “我给你锁家里了啊?就当家没人,别捅火啥的,要不然你自个儿我不放心!”

    梁笑笑点了点头……

    毕月,别把亲情、友情,看的太过清晰。

    因为我们是人,是人都有私心,会因为自己的所想所得,让太过清醒的你、伤心。

    至于爱情,我衷心希望你好运。

    梁笑笑看着毕月走出大门,她似乎听到了落锁的声音,表情有些落寞,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我要洗个澡,尽力撇清自己。”

    她矛盾地转身去了厨房烧水,即便掺杂了点儿愧疚,她仍旧希望楚亦锋给力。

    此刻的梁笑笑,二十岁的女孩儿,她还不懂,“爱情”二字,那是上天安排。

    人世间只有情谊是需要缘分,不是努力就能成为美丽的故事。

    情感里有不受控制,藏着颗易变的心,它存在着命定的“意外”。

    ……

    “这是军辉的饭菜,麻烦你们谁告诉一下?”毕月敲了敲102病房的门。

    王大牛咧着一口大白牙,高高兴兴地一瘸一拐的上前接过,心里猜着这是一营长的啥啊?

    哎呦,这城里姑娘长的……对他一笑、心口乱跳,瞅这长相就能知道做饭味儿得老好!

    “同志你放心。他刚被推进去做检查了。”指了指脑袋。不知道的以为王大牛在说军辉脑子坏掉了。

    王大牛还嘚瑟呢,他不知道的是,他的直属领导如果知道他敢接这顿饭,倒是能把他的脑袋敲掉。

    “行,那先放这,我正好还要去楼上,等我走时再过来一趟,谢谢你了。”

    “嗳?同志,你叫啥?”

    “毕月。”

    军辉躺在手术间里,仪器罩着他整个头部。

    他闭着眼睛,嘴角带笑,如果毁容了,他确定他瞧得上的姑娘,也不会嫌弃他!

    ……

    漆黑的双眸在看到毕月出现那一刻,眼神瞬间落在毕月的脸上,浓如墨。

    楚亦锋坐在轮椅上,腰板挺直,黑色的毛衣显得他精神奕奕、气质硬朗。

    低沉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丝期待、欢喜:

    “来了。”

    “嗯。怎么样?要出院了?”路过轮椅,路过病床,只有毕月自己知道,她此刻和刚刚进102病房心境不同。

    还好,她看起来很平静地在打开饭盒。

    楚亦锋滑动轮椅到毕月身边,他仰头毫无遮掩继续看毕月那张小脸:“还发不发烧了?打一针吧?”商量的语气。

    是的,商量。

    楚亦锋想明白了。

    这个世界,不会单为你准备一个你想象中的另一半。

    磨合、疼,可人这一辈子,过的就是那么点儿“我乐意”!过的就是那么点儿真情实意!

    毕月脸色微红,她倒是觉得楚亦锋像发烧了,这表情、语气,哎呦,心咋颤。

    ……

    毕铁林站在四合院外对着大锁头皱眉。都去饭店了?

    两手都是雪,大衣上面也都是雪,毕铁林骑在墙头上,正在伸胳膊费劲巴力地拽着箱子。

    而此时的梁笑笑,她优哉游哉地躺在大浴盆里,唱着邓丽君的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