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四五章 闭上眼,逼真的重燃死灰(三更)

    “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收获特别多。(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看似一副画……”

    甜美、细腻的小声音,单凭这声音,就能让人想象到女性美三个字。

    唱到“看似一幅画”时,歌声戛然而止,哗啦啦的水声响起,美人站在浴桶里,准备出浴。

    二十岁的女孩儿,到耳边儿长短的学生头,有那么几缕贴在苹果脸的腮边,脸色红润通透,殷红的嘴唇上还沾染着似水晶般的热气。

    ……

    同一时间,毕铁林骑在墙上,他的面部表情因为肩膀用力变的涨红,羊毛衫里的肱二头肌突起,黑色的大皮箱终于被他拿到。

    坐在墙上的毕铁林,双手托起大皮箱,从墙外拉起,“砰”的一声,又费劲地、小心地扔到了墙里面。

    他往下瞧着,看到箱子虽然栽倒在雪里,还好,挺结实,没摔两瓣儿!

    就那么坐在墙上,松了口气。

    他下火车时一翻兜,发现钥匙从裤兜里掉了出去。

    至于是脱裤子掉厕所间了,还是掉在哪了,那就想不起来了,也指定找不回来了。

    毕铁林打车回家时还想着:别俩孩子都不搁家。

    真是凑巧,还真是!

    庆幸啊,得亏他没倒出空来找人往墙上扎玻璃碴子。

    毕铁林单手扣在砖墙上,上面堆积的雪里留存下一只大掌的手印,“砰”地一声,他跳到了箱子边儿。

    立领黑色羊绒大衣,毕铁林敞着大衣怀儿,拉着拉杆箱,直奔大屋的洗漱室,边走边瞅瞅手上的雪水。

    ……

    如果笑笑没愧疚过,她不会莫名其妙洗澡,想着洗白白、心灵纯净;

    如果笑笑没鼓励毕月离开,毕月不会在外面落锁,让毕铁林以为家里没人;

    如果笑笑知道她继续唱歌能提醒外面的人,她一定野狼嚎般放声大叫。

    如果,没有如果,这就是天生的宿命。

    她是他的天使,从此梦中围绕扎营,再也挥之不去。

    ……

    梁笑笑两手放在后面,正在系着胸衣,齐耳短发,奶白色般光滑的后背,全部冲着洗漱间的门。

    她的旁边还有洗完澡的大浴盆,浴盆里飘动着泡泡。

    俏丽、胖乎乎、圆滚滚的女孩儿,浑身散发着水蒸气,后背上还有没有擦净的水珠子。

    她拿起凳子上摆好的白色小内内,抬起伤脚,正在鸟悄闷着头穿呢,刚把脚穿进小内内的一侧……

    洗漱间的门,就那么毫无征兆的被人推开。

    毕铁林……一人一皮箱,站在门口,没了反应。

    他的心口,在一瞬间砰砰砰的乱跳。

    闷头一心一意抬伤脚穿小内内的梁笑笑,还在无知无觉中。

    大概是门依靠惯性,又是冬天,随着一股凉风冲进了洗漱间,梁笑笑后背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疙瘩。

    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以斜睨的方式,眼神里还带着疑惑、好奇、探寻等无辜的目光,单脚勾着小内内,回眸看向门口……

    听,两个人心口爆掉的声音。

    梁笑笑崩溃到傻眼、懵了,呆滞。

    流、流、氓?

    毕铁林身体微动了一瞬。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全身血液如海啸般正在急速涌向身下。

    隐忍装木讷,根根立的短发,能清晰可见他额头处的青筋暴起。

    梁笑笑傻眼般转动了下身体,她的左手五指张开,似要抓脸的样子,一脚单立,扭曲的形体。

    毕铁林瞬间右手用力,似要捏断拉杆。

    太突如其来了……

    浑圆的两瓣儿小屁股,肉呼呼的。

    白皙到像珍珠一般的后背,转过身那一刻,上半身呼之欲出,下半身“黑色三角区”、清晰可见。

    “啊!!!”

    毕铁林深呼吸,随着尖叫声闭上了眼睛。

    魔音般尖利的“啊”声响彻整个四合院儿,伴随着这声尖叫声,哗啦啦水花溅起的声音随之响起。

    右脚受伤未好,新伤再次添上,梁笑笑单脚站立的左脚呈现九十度角扭了一瞬,她整个人、连带白色小内内一起重新栽进了浴桶里。

    ……

    嗓子干、痒、热,毕铁林急促呼吸调整着自己。

    他僵硬着身体,挺直着脊背,默默地伴随着水花溅起的声音,转过了身。

    梁笑笑脸色涨红,疯了般的不安感遍布全身,她都顾不上扭伤的脚,只********嚷嚷着:

    “出去!你给我出去!”声音里已经带出了哭声。

    毕铁林深呼吸,不停转换呼气吸气,他背转身微侧头,低哑的声音陈述道:

    “我说我不是有意的,你信吗?”

    女孩儿哭了,梁笑笑说话带出了哭声,两手紧紧抱着肩膀,似乎这样才能护住自己能增添安全感:

    “我信!我求你了,你出去!”她像是懵了般自言自语不停地重复:“完了,你都看见了。你是不是看见了?完了……”

    毕铁林大掌紧抓拉杆箱:

    “我说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信吗?”

    呃?梁笑笑哭声一顿。

    信你就有鬼了!

    这回梁笑笑的呵斥声坚定用力:

    “你给我出去!把门锁上!再进来我扎瞎你!呜呜。”

    ……

    毕铁林紧抓拉杆箱大步离开,他的背影看起来从容镇定,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落荒而逃。

    行走在院子里,冷风和雪花拍打着他浮躁的热脸。

    脑中犹如烟雾缠绕般糊涂,思维全部被浴室里的梁笑笑吞噬掉。

    女孩儿的清香;女孩儿的身体;女孩儿的一句句“出去”;

    女孩儿的那句要把他“扎瞎”;女孩儿转过身“禁地”……

    他居然对着女孩儿那胖起微突的小肚子,都能唤起他身体里的七情六欲。

    毕铁林站在毕成的房头下。

    他的屋离浴室太近,他怕自己、他也怕梁笑笑怕他……

    ……

    军区医院204的病房里,楚亦锋一口酱香饼,一口坨成一团儿的渍菜粉,大口大口咀嚼着吃的非常香。

    他告诫自己要时刻记住注意事项。

    因为据大鹏那个不靠谱瞎白话:男人用眼看,女人用耳听。

    可见,男人喜欢看一切美的事物,女人喜欢听不管真假的好话软话。

    毕月挠了挠鼻子,她忘了粉条时间一长就坨了,早知道不做这个菜了,搞的很明显,一看就像是没用心。

    楚亦锋轻咳了一声,侧过头瞧了一眼毕月,笑了笑:

    “你做饭确实不错。以后常给我做这个菜,我就爱吃你做的这个。”

    毕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