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五三章 狼狈留给自己,光鲜展示给别人(三)

    (为所有不攒文、及时看更新的乖宝宝们,加更!!!)

    毕铁林还不懂,他不懂他此时对梁笑笑越好,梁笑笑越慌张,只会加快她离开的脚步。(wWw.k6uK.cOm)

    他掐着时间、赶着点儿,站在税务局的楼下,仰头看了看老式的旧办公楼。

    “哎呀,刘局长,你好你好。”

    “高主任,别客气,真的,咱们之间多走动走动,我这人特好交朋友,前几天不在场……”

    “哎呦,早就听说过你老王,管我西库那片儿的,真是给兄弟们添了麻烦!”

    点头哈腰,一一握手。

    毕铁林频频提醒自己:阎王好请,小鬼难缠。

    有些感受,一言难尽。

    为了生活,为了渴望,为了很多,人这个生物,就得学会压抑住那份骄傲、学会卑微,成功的那天,再把失落的骄傲找回。

    ……

    还好,在路上挣扎奋斗的,毕家不止是毕铁林,他不是孤军作战。

    “月月!这几天天天下冒烟雪,那路面跟镜子似的,你大中午骑车子干哈去?啊?有啥事儿我给你办去!你感冒还没好呢?你……”

    毕月嘴里还有一口蘸红烧肉汤的馒头没咽下,她嚼着、含含糊糊道:

    “大山哥,回吧!”

    说完也不管赵大山听没听清,黑大衣又脱了,此时身上换上了赵大山的棉袄,头顶面线帽,脸上捂着一个棉口罩,挥了挥带棉手闷的小巴掌,抬腿蹬车,潇洒离开。

    赵大山身上还系着围裙,他望着跨在大梁上的女孩儿,那帽子都没戴严实,顶风骑车还能站在自行车上猛蹬。

    “月月,你慢点儿骑!”

    唉!

    最近赵大山总有种错觉,也不知道是熬夜熬的,还是他步入社会的事儿了,和大成和月月比起来,他越来越不像同龄人了。

    哪是23?像32!

    操心操的!

    ……

    “我把车子开上五环,快点儿把车子开上五环,什么都不管,我就是要上五环!”

    女孩儿猛蹬着凤凰牌二八锰钢自行车。

    风冷气的,毕月还不忘唱着歌、骑车骑出个节奏跟着嗨,给自个儿鼓劲,嗨皮嗨皮!

    “啊~~~五环,你比六环少一环,终于有一天,你会修、修、修到七环,怎么办?”

    脚支地,女孩儿脑门冒汗,呼哧带喘,摘下手套,挠了挠脑门,帽子立马歪斜。

    她脱口而出、小声咒骂:“卧槽!”小拳头捶了捶腿。

    从前,不对,是穿越了,站在八十年代的京都,毕月曾经心里暗暗鄙夷现在的京都市。

    艾玛,少了好几环,赶脚小了很多,一点儿不繁荣!

    可此时此刻,她用棉袄袖子抹了把脸,这家伙,要累死宝宝了,这都骑了多半天了,咋还没到南三环?

    毕月仰天长啸:她只是想去个木樨园!

    这功夫就能感觉到交通不便了。

    目前的京都城,确实有了出租车,可数量不多,基本都徘徊在京都饭店、火车站附近,总之,人司机都搁人口流量大的地方晃悠。

    而她是去找货、看货、上货,出租车不等人。

    你说坐公交车吧?但是万一寻着货了呢,就她这小细胳膊细腿的,你让她扛货?那也扛不上车啊?!

    以前在后世时,别说去个木樨园了,就是去趟石家庄,毕月也没觉得多费劲,城市大是大,交通便利。

    这八十年代可倒好,这个费劲劲儿的!

    毕月歇口气,继续上路,庆幸两点,第一点是得亏下午课不是李永远老师的,第二点就是中午菜硬、多亏造了俩馒头。

    ……

    大红门木樨园,此时哪有后世的大楼啊,什么服装城啊,根本没有市场雏形,全是原生态状态,人政府还没倒出空来研究这块的市场建设。

    全是胡同、四通八达的小胡同,一个连着一个的,你要不认路,很容易走岔道。

    毕月每到一个胡同口,她就把自行车锁上,挨家挨户的敲门寻找。

    找啥?

    找“尖儿”货皮夹克!

    一个又一个胡同找完,足足找了五条街了,毕月看了看手表,她一把拽掉帽子,站在十字路口挠起了头。

    不会吧?难道是记错了?这地儿咋没有呢?

    她又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再次锁车子奔第六个胡同口走去……

    毕月想着:不可能搞错。因为在咱中国人眼里,皮夹克不是啥稀罕物件了!当咱中国人跟俄国人那么眼皮子浅吗?

    别说现在是八十年代中期,就是七十年代,据说偶尔在大街上都能看到有人穿皮夹克。

    到了八十年代末期,“尖儿”货皮夹克都差点儿成为街头氓流子们统一打扮了,而俄国人还淌哈喇子傻兮兮地羡慕呢!

    咱中国,一向不差皮夹克!

    莫斯科、俄国嘛,嘿嘿,毕月乐了,脚步加快,推门进去找货的精气神又增强了。

    这要是搞到了,倒这玩意儿得老挣钱了!趁着寒假,多干几票,迅速积累财富,挣美元、扛卢布。

    回国买房?

    no!圈地!去五环圈一块!

    毕月边摇头心里吐槽着外国人眼皮子浅、非得喜欢皮夹克,边感叹着:哪个国家都有崇洋媚外的时期,“流行”那个东西吧,就分怎么运作!

    不过万变不离其中的是,就跟咱小时候去别家串门似的,别人家做的饭吃起来就是……她吸了吸大鼻涕,嘿嘿,香!

    而此时的俄国人最崇拜美国风,美国人穿啥呢?大冬天穿皮夹克。过两年美国人嚼口香糖,咱大大泡泡糖才有的市场。

    毕月就这么吐槽还不忘加快脚步寻寻觅觅,在她又推开一扇破旧的大红铁门时,她眼睛一亮,声音里都夹杂着激动,再次一把薅掉帽子,光着脑瓜、小短发压的软趴趴……

    “大爷,你这是?”摘掉手套,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猫腰摸着皮子:“这是制造皮夹克呢?”

    “嗯。”

    毕月小嘴微张,惊愕到一双大眼睛瞪的溜圆。

    只看大爷面前是块两米长像是熨衣服的大木板,木板上铺展着好几件皮子,他的脚边儿是个大铁盆,浓浓的黑墨汁味道扑鼻而来,而大爷戴着一副特大号黑框眼镜,手中拿着个大刷子,蘸一蘸墨汁、刷一刷皮夹克……

    毕月急速地眨了眨大眼睛,天啊!这样好吗?

    这要是下一场雨,雪化了……

    毕月清了清嗓子:“大爷,卖吗?多钱一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