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五八章 雾里看花(一更)

    孩子们大了,不好管理了。(看啦又看)

    他们不再安于吃饱就乐、渴了就喝、想乐就乐的状态。

    从前,他们想什么,你能从眼神和习惯中看出来。

    但是,现在嘛,有情绪会掩藏,想什么不再脱口而出。

    当家长的,有时候操心操的,跟饺子馅儿似的团在一起和泥。

    ……

    毕铁林挺闹心的走出家门。

    这都一小天了,等待会儿从医院回来得几点了!

    他还没和吴玉喜碰个面,那面找房子找的怎么样了,到现在还啥信儿都不知道呢!

    还有他姐夫付国的事儿,本来是打算把库房的事儿处理完,今晚陪他们仨吃完饭再赶紧约朋友出去喝酒。得把自行车票的事儿落实一下,姐夫那头指定等着听信儿呢。

    结果可倒好,被毕成气的,扯皮扯了俩小时!

    只比毕月和毕成大十二岁的毕铁林,觉得想带好侄子侄女、包括年后来的毕晟,你还别说,他真感觉到有点儿烦恼忧愁。再想到梁笑笑回家了,心堵的厉害。

    别说是毕铁林不会教育晚辈了,同一时间,跟毕铁林一样忧愁的还有梁笑笑的父亲,跟毕铁林一样心堵厉害的还有梁笑笑。

    放下当父亲的姿态,梁父梁柏生小心翼翼地问梁笑笑:

    “闺女,别和他一样的,那是你丁丽阿姨的弟弟,来这是找工作的,不会在咱家多呆的,过几天找到了,一准儿搬走,你和他生气犯不着!”

    梁笑笑玩味儿的一笑,她是在那么个玩应生气吗?

    先不说她回来了,姓丁的脸上跟开朵花似的瞧她。

    当着她爸爸面前、面甜心苦,拉着她一起演戏,演了这么多年,她都丁丽累得慌,让她直犯膈应。

    就说她费劲巴力的回了家一进屋,她一个女孩子的大床上面,躺着一个鞋都不脱就歪在那的大男的。

    那男的穿个背心、盖着她的棉被,还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瞅她!

    姓丁的,心肠已经黑透了!

    她不信丁丽不知道她要回来了,整这么一出,不拦着那个什么狗屁表弟要睡觉去别屋,不就是为了刺激她回家就发火吗?

    然后借着便宜弟弟的嘴,骂她、点化爸爸,让她表现的不懂事儿!让爸爸真心觉得她越大越不如小时候!

    这样糟烂的剧情,她从前不懂。

    与其说现在的她仍旧“次次落网”,不如说她早就懂了,但她就是她,爱怎么样怎么样,谁也管不着!

    “爸,我知道,知道是知道,丁阿姨也太那不讲究了吧?!我二十岁了、女孩子,她居然让她弟弟也是二十多岁的大男的,直接躺我床上?光着膀子,床单、棉被、枕巾,爸,那都是贴身用的。”

    梁柏生微皱了下眉头,女儿不说还好,他闺女这一说完,他听着也跟着心里不舒服。

    丁博刚来那阵,他拦着来着,不过丁丽说的也是事实。

    总共俩卧室,他家客厅一到冬天墙上都返霜、冷的很!

    女儿这屋空着也是空着,这小屋暖和,市面上刚有暖气片,那时候他就给安上了一排。

    梁柏生正要说话,梁笑笑卧室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一个像小炮弹似的胖小子,边瞪着梁笑笑,边吸着大鼻涕:“你怎么那么事儿?公主哇?我妈喊你吃饭!”

    瞧,这死小子,她梁笑笑和丁丽不对付,但是真的有试图接触眼前这个有血缘的弟弟,奈何,喜欢不起来?没办法,有那么个妈教着、教不出好!

    梁笑笑斜睨站在门外嬉皮笑脸的丁博,挺大个男的了,他是咋好意思站在门外偷听,偷听骂他、他还能嬉皮笑脸?

    凡是姓丁的,都属脸皮厚吃个够?!

    这二十四小时发生的事儿,就跟连轴转似的,梁笑笑终于爆发了火气,也终于像往常一般、把炮火转移到了丁丽身上,她指着胖小子梁浩宇呵斥道:

    “吃饭?吃什么饭!去!告诉你那个妈,立刻马上给我把床单被罩都换了洗了,不把我这屋打扫干净,咱今儿个谁也别睡!”

    “梁笑笑!”

    梁父腾地一下站起身,他眼中蕴藏着怒火、以及浓浓的失望。

    ……

    “小?小叔?”军辉诧异地接过饭盒,仰头看着毕铁林。

    毕铁林出现在他病房门前,向屋里的其他人打听谁是军辉时,他还纳闷来着,这不是在楚哥屋里碰到的那位“小叔”吗?这怎么找他?

    “你是楚哥的?”

    毕铁林笑着摇了摇头:

    “战斗英雄,军辉,是吧?你们都是了不起的人啊。我不是楚亦锋的小叔,我是毕月的亲叔叔。她让我给你送饭,拿什么地址。”

    “啊?”

    军辉听完,表情完全不在状况内。他一脸懵逼吃瓜围观群众的样子,只“啊”不答话。

    毕铁林倒是没尴尬。男人嘛,都对军人、军装、尤其是这些真正上过战场的子弟兵们佩服至极。

    他转身对病房里的其他人笑道:“来的匆忙,不知道咱这屋里住的都是英雄!明个儿,让我这个老百姓也出份力,大家伙都留着点儿肚子,我给大家加餐!”

    一时病房里格外热闹。

    军辉把他知道牺牲战友的地址,给了毕铁林,但这都是在他思维始终恍恍惚惚中进行的。

    他看着毕铁林出了病房的背影,手中抱着还温温的饭盒,脑子里只有楚亦锋、毕月这两个人名。

    有一种直觉……那直觉,他很不喜欢,他还没有行动。

    军辉随手把饭盒都递给王大牛,他问道:

    “这人是昨天在楚哥病房看到的那位吧?”他这一刻,一度怀疑自己的眼力。

    王大牛打开盖子,对着里面的小鸡炖蘑菇幸福地笑了,随口回道:“嗯那!”

    军辉看了眼王大牛,又看了看病房门,他眯了眯眼睛忽然对着王大牛就是一脚:“别吃了别吃了,去,上你营长屋里瞅瞅,回来告诉我,他那是啥菜!”

    ……

    看上起非常好说话,一派温文尔雅的王建安,他和毕铁林紧握着双手,就像是多年老友般。

    他意外、惊奇、诧异,但都掩藏起了情绪,心里明白,小舅子这是见完家长了,可正主呢?

    还有,王建安之所以如此热情,更是明白了,那个姓毕的女孩儿,差不多板上钉钉是小舅子媳妇了,只是,真的配得上吗?

    ——————————

    各位关心我的大美妞们,我今日状态怎么说呢?继续缓缓,但是晚上九点吧,还会有一更。

    你们真的很好,都说作者和读者之间,基础在“书”,这是前提、是基础。

    我听说别的作者被读者催更,有的读者甚至催更态度很不好,但你们呢……啥都是怕对比,哎呀,好感动,一对比,我心里幸福感爆棚。

    我想,大概是看我书的妞们生活状态平稳、心态成熟、本身都是善解人意的性子,天使们,桃子这个天使在掉毛阶段,你们要自个儿好好玩,你们棒棒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