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八二章 静静看看凌晨黄昏(一更)

    “你们几个说说吧,我今儿个出院行不行?啊?老于,你说说吧?少糊弄我,我现在哪哪都挺得劲儿!”

    军区医院于院长外加几名医生面面相觑后,都无奈地摇了摇头。(www.k6uk.com)

    于院长昨个儿半夜接到信儿就知道他的任务是啥了。

    每次医院住进来像老楚这样级别的,都吵着闹着身体没事儿要出院。

    所以他天蒙蒙亮就起身,早早的来查看了一下病例,出现及时更是为了震场面。

    其中一名主治医生上前一步道:

    “楚将军,您这次必须得配合一下。工作再忙,也得身体健康不是?

    我们需要您的配合。病人不配合,我们无法开展工作。

    一个是好好系统的调节您的血压问题,另一个是我们也得排查一下其他方面,如果血栓堵塞了,咱们更得早早治疗。”

    楚鸿天瞟了一眼站在医生面前认真听讲的梁吟秋。

    他没说行与不行,他“哼”了一声。

    单位一堆事儿呢,他现在啥事儿没有的,排查个屁老丫子啊!

    但是他此刻不敢太反对,他怕梁吟秋当着外人的面就敢跟他急眼。

    自从梁吟秋干出去找王大海吵吵要离婚的事儿,在楚鸿天心中,他那平时不蔫声不蔫语的媳妇,那就没啥不敢干的了!

    于院长笑着推了推眼镜,干脆直接和梁吟秋对话道:

    “嫂子,最少也得住四天,其实最好是一周。不能让他情绪激动,少吃盐、多休息,尽量以后饮食方面也要注意不要过于油腻。嗯,还有必须戒烟戒酒。

    如果没有其他方面的毛病,那这个高血压是个慢性病,从现在开始,嫂子就得费费心严抓了!”

    梁吟秋跟着医生大部队一起离开了病房。

    她是故意的,她还没想好,她此刻不想再听楚鸿天那些保证和“啰嗦”。

    好多事儿,不是说说就过了。

    姨奶站在楚家大门口弯着腰拍大腿喊道:

    “大姐,你等等我。”

    而楚老太太此刻心中没了亲妹妹,没了那个她会为了护着骂完孙女骂儿媳的妹妹。

    “你搁家吧!”

    她全心全意要赶去医院看儿子。

    作为一位母亲,没有什么比她儿子更重要的。

    楚老太太趴在勤务兵的背上,人刚到病房门口,她就伸出颤抖的手想触摸那道门。

    当她真的看到了楚鸿天躺在病床上,意识到她孙女没骗她,一时表情僵住,她呆滞的眼神看向旁边的输液架子。

    “哎呀!我的亲娘啊,你咋来了呢?没事儿没事儿啊!”

    楚鸿天扯着大嗓门紧着摆动手。

    谁告诉的?!

    这老太太来了,不是添乱嘛!

    楚老太太看向楚鸿天,人还趴在小战士的背上,瞬间哽咽了。

    楚鸿天看着老泪纵横的母亲,一时慌了手脚,指了指自个儿床边儿:“放这放这!”

    他话音儿刚落,楚老太太一直压抑着的哭声嗷的一声变大了,恢复了本色,也让楚鸿天心里松了口气。

    楚老太太半趴在病床上,她像是匍匐的姿势在楚鸿天面前大哭着:

    “大天儿啊!我的儿啊,你这是咋的了?啊?你跟娘说,你哪疼?你别吓唬娘啊!”

    几十年了,一直由楚鸿天照顾老太太,而老太太想要照顾儿子的话语却还是对楚鸿天小时候说的话。

    “娘,啥事儿没有!真的!过两天就出院儿了。你看我能有啥事儿?”

    “你bai骗娘!你不能扔下我,你弟弟那个不孝的玩应……”

    絮絮叨叨的话,老太太自己都找不到重点,然而楚鸿天却拿出了最大的耐心哄着。

    “娘,别和小秋闹了,咱差不多点儿,行吗?你们要是都好好的,我啥病没有!

    这回忽悠一下迷糊了,就是一股火,跟你们上火了。”

    楚老太太哭声一顿,随后摇了摇头。

    她在楚鸿天失望的眼神中,再次哭出声,擤了擤鼻涕直接抹在了床单上:

    “中!

    只要你好好的,你要好好的,娘给她磕两个都行。

    你到底是啥病啊?别糊弄我,我都起不来床了……”

    病房里的娘俩大嗓门地说着话,他们不知道的是,门口也有一对母子,听的一清二楚。

    楚亦锋坐在轮椅上,手上还抱着保温桶。

    而梁吟秋正站在他的身后推着车。

    他们是因为听到了老太太的哭声止步。

    他们也是因为老太太的哭声,心底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楚亦锋没有回头,他似乎能感受出他母亲此刻的情绪。他伸出了温暖的大掌,紧扣住她母亲放在他肩膀的手。

    在他心中,家庭矛盾在父亲晕倒的代价中结束了。

    而梁吟秋却在楚亦锋的身后,红了眼圈儿,慢慢地摇了摇头。

    楚亦锋听到他母亲用着极其平静的声音说:

    “你先进去,我去看看你姐和你姐夫跟医生说什么呢。”

    梁吟秋选择避开了楚老太太。

    她虽不懂自己还在坚持些什么,可她知道换来的安宁生活、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

    梁柏生交接完毕,在路灯关闭迎来又一个曙光时蹬着自行车回家了。

    他路过早餐铺子听到豆汁的叫卖声,停下了车子。

    都拎着豆汁和馅饼上楼了,他才摇了摇头掏钥匙开门,也才想起他小儿子去了父母那。

    丁丽在门眼转动那一刻小跑到门口把门打开了,她笑着露出一颗小虎牙,冲着梁柏生挑了挑眉,亲密的上前挽住梁柏生的胳膊娇嗔道:

    “咱儿子去了爸妈那,你这是忘了吧?我给你做了白菜馅包子了呢,你还买馅饼。”

    一张圆桌前,夫妻俩边吃着早饭边说着家庭琐事儿。

    梁柏生从头到尾没问过梁笑笑,自然也就不可能知道昨晚发生的一切。

    而梁笑笑的行李包,此刻被塞到箱子的角落里。

    没人翻动,就像她从未出现过一般。

    生活不止是眼前的苟且,然而我们常常面对的却都是这些。

    不过,不是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吗?

    至少,要藏着一颗坚持的心。

    ……

    没谈过恋爱、没结婚,却在睁眼那一刹那看到一张男人脸,这该如何拿捏表情才不会尴尬?

    梁笑笑习惯性半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抓了抓头发。

    暗哑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要不要上厕所?”

    呃?梁笑笑抓头发的动作僵住。

    她木呆呆地侧过头,看着近在咫尺毕铁林的脸,还有那泛青的胡茬,眨了眨眼睛,神智瞬间回归,她?她居然跟毕铁林躺在一个被窝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