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一一章 大姑姐?兄弟媳妇?(二更大章)

    在毕铁林眼中,梁笑笑有点儿脚步漂浮。(www.k6uk.com)

    他接过网兜子时,特意多瞅了几眼小丫头。这是没睡好觉?

    也是,一个人守着那么大的院子,本来就胆子小的跟针鼻儿似的!

    毕成在闷哼的“哎呀”声中睁眼,睁眼就苦着一张青紫还抹着红药水的脸,就跟脸上开了大染坊似的哼哼道:

    “小叔啊,你快给我抠抠耳朵!我这耳朵眼里刺挠的厉害!”

    毕铁林拿着湿毛巾给毕成擦了擦耳朵眼,能抠到哪算哪,沉着声音说道:“先吃饭。你那是上火了。”又对梁笑笑指挥道:

    “你去护士那要棉球啥的。完了去给毕月送饭吧。”

    梁笑笑抱膀看着窗外,就跟没听着似的。

    “笑笑?”毕铁林眯了眯眼睛。

    “啊?”梁笑笑茫然地回头,看了看毕铁林,又疑惑地瞪大眼看了看毕成:“说啥了?”

    毕成“滋”了一声,抬手想习惯性挠脑袋碰到了伤口。

    他似乎明白了梁笑笑为啥在这出现,为啥小叔叫“笑笑”俩字听着那么自然了。

    在毕成心中,最近他碰到的事儿都很玄幻。

    毕成瞧着那俩人一前一后的离开病房,强忍着想尿尿的生理需求,硬生生的忍着没有喊住毕铁林。

    ……

    “你怎么了?”

    梁笑笑急切地仰头和毕铁林注视道:

    “小叔,怎么办啊?我爸要和那女的离婚!”

    毕铁林心里一愣,只愣了一瞬后,嘴角牵出了几丝不屑:

    “听他说吧。”

    “真的!我爸绝不会拿这种事儿跟我随便说说。他大早上五点多钟就去你家了。我还以为他是去骂你的,结果,结果就说过两天忙完消停了,就接我回家。还提到了我那个弟弟的归属问题,说是不一定呢!你听听,他怎么可能说的是假话?”

    毕铁林右侧的眉毛动了动,他暗暗稀奇。就因为他昨天说的那些话?这人得知笑笑是被撵出来的,真就离婚?

    离婚?

    毕铁林不知道别人,但他是男人,他认为男人的思维应该是互通的。

    他们男人不会轻易结婚,但只要成家结婚了,其实要比女人有长性,是属于那种能不离就不离的。事业上寻求有高有低的刺激感,但生活上是最不喜欢大起大落出现变化的。

    更何况在他看来,如果笑笑爸真属于那种很有责任心的人,那根本就不至于直到昨天才明白咋回事儿,根本不可能一当睁眼瞎当了好几年。

    不过不管真假……毕铁林选择安抚。

    他瞧了眼走廊里来回走动的人群,听着洗漱间里的漱口声、洗脸声、咳嗽声,先是趁人不注意动作极快地两手拍了拍梁笑笑的肩膀,随后压低声音安抚道:

    “你就别跟着心乱了。他好与坏心里都有数,会算的明明白白的。你一个小辈儿跟着操心也不解决问题。

    这几天你该干嘛干嘛,也别回家,也别去向你爸打听那些,就当没听到过。笑笑?”

    梁笑笑茫然地点了点头:“嗯?”

    毕铁林意味深长加重语气道:“只是有一点,他要是折腾个一六十三招又重新回到了原点,你没必要又是心里不舒服又是失落的,就当没这事儿。你有我,记住了没?”

    唉!梁笑笑摇了摇脑袋,小脸上露出了惆怅的表情。

    其实她也搞不懂自己了。

    你说该高兴吧,倒没有。

    你说要是没离成吧,到时候会不会又盼着他离,她自个儿也不清楚。

    “去吧,去看看毕月,中午不用做饭,你们两个女孩子好好唠唠嗑。等一会儿毕成检查完就去接你们。”

    ……

    楚老太太剜着一双浑浊的眼睛,不是好眼神地看看头发乱糟糟的楚亦清。

    梁吟秋递给楚亦清一杯蜂蜜水,微皱着眉头不认同道:

    “挣多少钱也得顾着点儿身体啊?你昨儿夜里跟谁喝的?你老这样喝的酩酊大醉的,瞧着吧,童童他奶嘴上不说,时间长了,心里不定怎么对你有意见呢!再说应酬就好好应酬,老扯酒桌上那一套干嘛?!”又递过毛巾问了句:

    “建安呢?怎么不知道去饭店接你?”

    楚亦清仰靠在沙发上,她头昏脑涨的厉害,长呼一口气回答道:

    “他出差了。哎呀妈,你可别唠叨了,我现在酒后后遗症,本来瞅谁都重影,您再絮絮叨叨的,我这都直往上干呕。

    我喝多了回娘家,不就是怕把童童他奶气个好歹?

    哼,大姑姐多、婆婆多,到时候跟我那俩大姑姐一嘀咕,我那小话把就得听着。给这个那个亲戚朋友安排工作倒是能想起我!”

    楚老太太使劲扒拉一下保姆刘婶儿的手,面无表情地抢过鸡蛋糕,自个儿拿着小勺子抿着。

    她认为自己现在是属于谁说啥、谁干啥,都跟她无关的状态。不过她却放慢了吃饭的速度,耳朵一句不落的听着。

    “对了,妈?我爸呢?”

    梁吟秋无奈地摇了摇头:“昨个儿你还没回家呢,你爸就接到电话,揣上心脏药又是降压药的,跟个药罐子似的跟小常去军区了,说是有紧急会议要开。估计忙的晚,在办公室休息了吧。”

    楚亦清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状态站起身:“那小锋呢?没起?他这样可不好,等过段报到还能适应了吗?”

    梁吟秋瞟了眼老太太,她现在跟老太太一样,属于家里的大事小情都得掌握,但是能不和老太太开口就不说话。

    梁吟秋冲老太太坐在餐桌旁的背影努了努嘴,又使了个眼神给楚亦清,楚亦清立马明白了,跟着梁吟秋就去了卧室。

    “……事儿就这么个事儿。你说我昨晚也没睡好!

    我前半夜怕你弟惹事儿,那孤男寡女的,咱家啊,可丢不起丑了!

    咱现在根本不知道毕月家啥样,就知道家里供出俩个大学生。

    爹妈是不是那讲道理的人,搁农村呆着,是淳朴厚道的人家啊?还是攀龙附凤的人家啊?

    小锋一个男孩子,想的还是太简单。

    结婚定下来跟谁娶谁,包括跟谁处对象,你说他还是个军人,都得提交材料汇报的。

    就是不备案的普通人,那结婚也是两个家庭的结合,可不是他认为挺好就挺好的,也不是只有毕月一个人挺好就拉倒的。

    你瞅瞅我和你奶奶,这就是个例子。

    亦清啊,我担心啊,太悬殊了,太悬殊就意味着成长环境、为人处事,看的高度和角度都不同。那能行吗?

    后半夜让你再作,喝成那样敲大门,我这可真是,一宿没睡!

    一闭眼睛就担心,真是怕小锋守着守着出事儿。

    昨个儿那毕月刚住院,手上还输着液呢,你是不知道,我一推门进去,满地玻璃碴子,针头还在那滴滴答答呢,俩人就叠在一块了。这指定是小锋猴急猴急的啊……”

    即便是在亲女儿面前,梁吟秋还是脸色发红了,凑到楚亦清跟前儿干脆直言道:

    “到时候真像我想的那么坏的状况,那家人真是不行可怎么办?他是男孩虽说没啥,可那万一占便宜了……懂道理的人家也不能拉倒,不懂礼数的,再摘愣不清!”

    楚亦清紧紧地皱着两道秀眉。

    大早上就听到她弟弟化身为狼又亲又搂小姑娘,还到底和那个农村姑娘搅合起来没完没了了。

    梁吟秋想的更多的是家庭悬殊大,怕不合适。

    而楚亦清想的可比她母亲直接多了。她脑子里、心里,全部想的就是仨字:“配不上!”

    她认为那毕月是啥啊?就要进她楚家门!

    估计那个毕月都闹不懂楚家之于京都、之于普通人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吧?!

    瞧不起毕月的心思,外加干脆头脑昏昏涨涨又在公司一言堂习惯了,楚亦清连想都没想就评价道:

    “妈,您可真是菩萨心肠,也被我爸保护的够好的了!您怎么没把跟我说的这一大堆跟小锋直接说?

    啊,他推您走,您就走。您能不能强硬点儿,甭说您那些门不当户不对的担心,就是为了影响,为了以后小锋还得再找对象呢,当时就应该给他拖回来!

    那是军区医院,又咬又啃的,不像话!

    再说了,小锋什么漂亮姑娘没见过,什么小锋猴急猴急的,在我看来,**不离十备不住是那个毕月借着受伤装脆弱勾搭呢。那女的要是明知道对方对自己有好感,再一瞎勾搭,小锋又不是和尚!”

    梁吟秋不赞同道:“我觉得毕月不是那样的孩子。”

    “您觉得?您跟她说话都有数的。不就是勤工俭学时她来家里那两趟吗?哎呦,妈!”

    楚亦清干脆站起身,她不屑地笑了笑:

    “现在可不是您那时候,都改革开放了,您去歌舞厅里瞧瞧,跳舞都搂脖抱腰的。公园里,偷偷摸摸亲嘴的,连我家童童都问我,妈妈他们干嘛呢?!”

    梁吟秋还是摇头,脸色也不太好看。

    她那些担心也好,多想了点儿也罢,出于当母亲的私心,出于对儿媳条件的挑剔,她认为即便不是毕月,她也会这样。一边儿劝着自己别插手,一边儿又控制不住想管。

    可她女儿说的那些嘛,她认为过了。

    要知道她儿子二十六岁快二十七了,不是十六七岁。没借上老楚什么光就能爬到现在的职位。

    梁吟秋叹了口气,她对还在那眯眼琢磨事儿的楚亦清喊道:“快点儿出来吃饭吧。你弟弟又不是傻子。”打算先停了这个话题。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楚亦清在要离开大院儿时,正好碰到了司机,干脆截下了她弟弟的行李包,直接开车奔医院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