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三三章 叔不好使得是爹(一更)

    “你好,同志。(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毕月一噎,憋回了还要和警察理论的话,对着身侧指了指,点了点头道:

    “嗯,就是他,我亲叔,来了。”

    ……

    毕铁林瞥了一眼正在写保证书的丁丽,又斜睨了一眼丁丽旁边的丁博,有些事儿瞬间了然。

    “小叔。”

    毕月没有了刚才当她们组合发言人的气势。

    叫了一声、退后一步,心里打鼓毕铁林对于她们干架的态度,低下了头。

    这一低头间,毕月又情不自禁地“嘶”了一声。

    这功夫了,她终于想起脖子上的伤口是真疼了。

    毕铁林心里叹了叹。

    看了一眼毕月脖子上那条一直没解开的大围脖,又用余光扫了眼眼肿脸红的梁笑笑。

    初步视觉上查看,听起来都操起菜刀了,实际上好像没受伤。

    毕铁林低头签字交罚款,和民警一来二去的赔着礼,心想有啥事儿出了派出所再说。

    他手上刚执起梁笑笑书写的事件自述书看呢,却不想丁丽的一句话,刺激的梁笑笑又单方面战鼓齐鸣了。

    “我兜里没揣那些钱。我给我爱人打个电话,他是劳动局人事处处长,让他来给我交吧。同志,我得先打个电话……”

    丁丽话还没说完,梁笑笑忽然尖声冲丁丽方向喊道:

    “你给我闭嘴!少提我爸爸名字!他什么时候成你的保证人了?还给你交罚款?美得你!不要脸,都要离婚了,不对,警察叔叔,是正在办理离婚手续,马上、明天就离婚!”

    办案民警是真烦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怎么着?”

    梁笑笑却不管毕铁林和毕月看向她,上前几步走到丁丽跟前儿,先是嗤笑了一声才说道:“就这位,知道为什么对我们骂的那么难听?就因为我爸不要她了,她把那口恶气算我头上了!”

    “梁笑笑!”毕铁林皱眉制止,有些事儿没必要在这说。

    而毕铁林以为他能像往常似的,只要叫梁笑笑仨字就能叫停,奈何这一次梁笑笑干了一架后,胆气膨胀了许多。

    梁笑笑就跟没听着似的,对民警继续喊道:

    “我爸爸怎么可能给这俩人当保证人?给追上门揍他闺女的两个人当保证人?你别开玩笑了!

    那是我亲爸,就她丁丽这样二婚进门的,只要我不拦着,后面还能有十个八个的,我可是梁柏生的亲闺女!

    就她们这样的,我爸不揍的她们满脸开花就不错了,警察叔叔,你不要搞错了!”

    “梁笑笑你个!……”

    丁丽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她觉得她得运用全身的力量才能控制住自己不上前撕打。

    她后悔极了。就差一步,就一步啊!

    只要刚才打架时,能趁着别人大意的功夫抓到梁笑笑的脸,就她这指甲长度,抠挠抓烂不是没有可能的!

    要知道女孩儿的脸蛋儿被抓挠过后,是最容易落疤的!

    她即使和梁柏生离了又能如何,最起码离之前也能出一口恶气。

    她就不信了,脸上有疤看梁笑笑还能不能找到好对象。哼,男人是最不长情的。

    丁丽的视线从梁笑笑身上转到毕铁林的脸上。时间久了,再护着梁笑笑又能如何,过日子过着过着多漂亮的脸蛋都能瞅腻了,到时候恐怕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丁丽那一眼,看的毕铁林登时眯了眯眼睛,他就像是看清了丁丽眼中的恶毒。

    心里还不忘提醒自己:最近这段日子无论怎么忙,也得接送那小丫头。就单说这次事儿,他不信是梁柏生给的住址,那么梁笑笑这后妈是怎么知道的?

    毕铁林扫了一眼旁边儿怒气冲冲的丁博,上前一步挡在梁笑笑的身前,却不想今儿个的梁笑笑那是铁了心一根筋撕到底了:

    “我才要打个电话!我的保证人是我爸,梁柏生!”

    一副没完没了架势的梁笑笑,早在动手打丁丽时就豁的出去了,走到这一步都进局子了,在她看来,那还遮遮掩掩什么?!

    这回毕铁林真生气了,要闹出派出所闹,闹出花来、他给兜着。

    在这丢不丢人,能和警察说明白什么家事儿是非?

    “梁笑笑!”毕铁林加重了语气呵斥道。

    毕月也抓住梁笑笑的胳膊,不认同地摇了摇头。整那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事儿干嘛?她小叔都来了,先保出去再说呗。

    “小叔,你是毕月的直系亲属,不是我的。我是没妈,可我有亲爹。

    我姓梁不姓毕,为什么要你给我交罚款?

    子不教父之过,理应我爸来保我,我发现我要是不用他了,给他闲下来又该管别人了!”

    梁笑笑说完,还对着不是好眼神看她的丁丽“哼”了一声。

    ……

    坐在后车座的毕月,歪头扒着车窗看向派出所,问前面驾驶席上的毕铁林:

    “小叔,笑笑好像变了。”

    “哼,能不变吗?”

    毕月顿了下,挠了挠眉毛辩解道:

    “那也不能任由她骂吧?骂的特别难听,你是不知道。估计小叔你要在你都得动手,都得顾不上男人不打女人。就她后妈那样的,不打她还留她过年啊?”

    毕铁林胸口全是气。

    如果他此刻多问问自己气的是啥,也许他就会懂自己的掌控欲有多强,更多气的是梁笑笑有点儿不受他控制了。

    “二打一也没赢多少,出息!”

    毕月犟嘴:“谁说的?我们只是没写,怕被罚钱。”忽然伸出食指指向远处:

    “笑笑爸来了。”

    远处梁柏生两条腿儿紧忙活,不停加足马力猛蹬着二八自行车。

    三九寒天的,梁柏生愣是骑车骑的满头大汗,短胡茬上挂满了哈气霜,可见他都快心急死了。

    最近他正在办理离婚手续,不出他所料,老家的父母被丁丽真折腾来了。

    他干脆带着父母、拿着几件换洗衣服去了新房那面。

    老房子留给丁丽可劲折腾去。听说丁丽的姑姑也住在他家。

    现在梁柏生不求其他,只求能马上办理手续。

    今儿个下班晚了点儿,那还是因为快过年了单位分苹果、

    结果就听到有人喊他接电话,这一接可倒好,腿脚当即软了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