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四零章 越乱、越乱 (一更)

    “哥?”

    毕铁林也有点儿傻眼。(www.k6uk.com)

    这是啥时候的事儿啊?

    要不是满屋子白,又是消毒水味儿的,他都以为是熬夜搬货搬的出了幻觉。

    手还拧着门把呢,毕铁林又侧头看了眼坐在毕月床上掉眼泪的毕晟,以及又改用棉袄袖子擦眼泪的刘雅芳。

    “嫂子?你们这是什么时候到的?”

    刘雅芳又控制不住自己了,泪珠子就跟断了线似的往下滴答,一说话是满满的哭腔,问道:

    “铁林吶,这是拥护(因为)啥啊?俺家俩孩子咋躺这了呢?你不是守在跟前儿看着他们吗?这咋守的啊?”

    楚亦锋再次侧目。

    看刘雅芳时,恰巧和毕成对视了一眼。

    毕铁刚干脆就没听刘雅芳说啥。

    他不是好眼神地盯着他弟弟瞅了几眼,用鼻子重重地“哼”了一声:

    “你跟我出来一趟。”

    就这么会儿功夫,毕铁林也恢复常态了,他对着刘雅芳点了点头:

    “那嫂子,你先坐。没事儿,大成得住院观察,月月要是不缝针都出院儿了。”说话时还不忘瞧眼毕晟。

    ……

    “咋回事儿?啊?”

    毕铁林开口之前先是笑了笑,拍了拍毕铁刚的胳膊:

    “哥,你也别急。这医院走廊里,不隔音。

    你可别和我喊,也别冲进屋对俩孩子吼,都挺大的人了,要个面子,还得在这住一段日子呢。也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的。”

    毕铁刚吹胡子瞪眼睛,涨红着一张脸低呵道:

    “你哪那么多小九九!少废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是不是你那买卖挣钱挣的招人恨了?让这坐地炮给盯上了?

    收拾不了你,改收拾俺家那俩啦?谁揍的?我找他去!得报警抓他!

    巴掌撇子的给两下就给两下了,这是动刀子往死里揍啊!”

    毕铁林无奈地一笑,回道:

    “哥,咱家那俩孩子,前脚放寒假,后脚就坐车去莫斯科了。你找谁去啊?是在车上碰到抢劫的了。还是特大抢劫团伙……”

    “啥?!”毕铁刚这一大嗓门的惊叫,喊的走廊都有点儿回音,喊的去水房去厕所的人频频回头。

    毕铁林就知道准保得这样,所以才提醒这是医院。

    拽住毕铁刚的棉袄袖子稍微往远处走了几步,继续道:

    “哥,现在就咱这楼层住的有一大半,那都是那趟车上的受害者。不光抢咱家了,月月和大成就算幸运的了,你可别……”

    毕铁刚觉得自个儿心口窝都慌的直抖擞,像是漏风似的呼呼地进冷风,感觉到发冷。

    他搁老家看到村里打工的死在外面了,心就直折个儿,要不然也不能这时候来京都。

    万万没想到啊!

    他家这俩也差点儿!

    抢劫的?那要是赶上手欠的抢完了钱,再看你不顺眼给几刀呢?哪下子失了手,那就完啦!

    毕铁刚简直都不能多想……

    “那都哪受伤了?啊?人抓着没有?丢多少钱啊!”

    这回改毕铁刚拽住毕铁林的羊绒大衣了,他一把薅住他弟弟的胳膊,着急忙慌地往前走,边走边骂道:

    “俩小兔崽子!这不就是作嘛?又不像从前,家里有个摊吧在炕上的等着救命。不缺吃不少喝的,挣什么钱挣钱!就不能消消停停地念完大学,等着分配好工作嘛?!”

    “哥,干嘛去啊你?”

    “还干嘛去?!我不得问问大夫,那俩孩崽子到底怎么着啦?!”

    ……

    “啊。这你们得叫小姨。是你们二舅妈的妹子。”

    刘雅芳掏包裹找毛巾。

    坐火车坐的又是硬座,熬夜熬的,再加上哭了一场又一场,脑袋嗡嗡地,听到毕月提起陈翠柳,随口介绍道。

    毕月抬眼看向陈翠柳,发现那大姑娘家也就是二十岁出头。

    看着陈翠柳腼腆的对她笑,多瞅了几眼那位冻的通红的俩耳朵。

    陈翠柳也知道自己现在状态很不好。

    一个是紧张,另一个是在外面没戴帽子被冻的够呛。

    外面冷,屋里热,耳朵现在发胀还痒痒,自个儿都不用照镜子就知道此刻一定是张大红脸蛋子。

    毕月和站在毕成脚边儿的楚亦锋对视了一眼,又侧头看了眼毕成。

    她娘介绍是介绍了,这还不如不介绍呢?她咋感觉好像没听懂呢?

    “啊,小姨,你搬凳子坐那。你看我俩这个情况,我爹娘他们直接就来了,我们还不知道。让你进门就碰到这么个事儿哈,不好意思。”

    陈翠柳被毕月几句话说的,平时能说会道的人,愣是只会连连摆手。

    很拘束地站在那,愣了几秒后,想起毕月说搬凳子坐那,又原地转圈儿找板凳。

    还是楚亦锋递了过去,她才赶紧靠边儿坐下。心里就跟有个响鼓似的,紧张的不得了。

    突发状况太多,还是在京都,毕铁林就在外面。

    陈翠柳回想刚才毕铁林进屋时,连瞟都没瞟她一眼。异地他乡的,不是熟悉的地盘,心里更加不知所措了。

    但又一想,等一会儿进屋,毕铁林指定得和她正式说话,陈翠柳心里慌张地琢磨着:

    到时候,她跟铁林哥先说点儿啥呢?

    刘雅芳掏出毛巾,这回知道注意点儿形象了,连鼻涕带眼泪的,又是擦眼睛的,好好抹了把脸。

    拽了拽衣襟,心里惦记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又不能在病房里没完没了的问,关键是床上躺的俩死孩崽子都不搭理她那一茬。

    刘雅芳说了句:“我出去一趟。”离开了病房。

    毕月看着她娘走了出去,不自觉地长叹出声。

    刚才被忽然涌进来的几个人给吓的,憋屈的,像是不敢大喘气似的。

    “你叫什么?”楚亦锋的声音辨识度太高,此刻显得格外低沉。

    毕月给毕晟翘起的衣服领子捋平,小声提醒道:

    “问你话呢?告诉他,你是谁?”

    毕晟那一双大眼睛里布满防备、疑惑,但回话时却紧盯楚亦锋的双眸,发现楚亦锋对他善意地笑了笑,他却板着一张小脸,不躲不闪,不卑不亢,沉稳回道:

    “我叫毕晟。这是我姐姐,那是我哥。”

    毕成咧嘴乐了,毕月也笑着不由自主地摸了摸毕晟的脑袋瓜。

    ————————————————

    作者有话说:二更随后就到,请看完此章连续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