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五一章 掀开唠(二合一大章)

    梁吟秋心里是意外的,脸上却带出了严厉之色,瞬间转身,伸出食指指着楚亦锋的方向,质问道:

    “楚亦锋?你姓什么忘了是吧?怎么说话呢?我女儿,我女儿是你什么?连姐都不叫了,就因为个外人,小锋,你可真是出息了!”

    她骂完楚亦锋,先脸色涨红的要命,又气又急。(wWw.k6uK.cOm)

    楚亦锋平静道:“所以说妈,您根本就对毕月现在是什么情况无所谓的,还打听什么?”

    “你这孩子!你!我有那么刻薄吗?你这么说话就不怕伤家里人的心?”

    楚亦锋一步不退,开口了,情绪完全涌向眼底。

    气愤至极,将所有的负面情绪暴漏。

    瞬间将手里的毛巾用砸的方式甩在了床上:

    “外人?我不明白我都承认了的女朋友,怎么就成了外人?

    您能跟我说什么白雪说好一会儿,替人家操心,到了毕月这,一句外人,成了不得不问的程序?您还让我说点儿什么?

    我只是处了个女朋友,我就不明白了,我到底干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让你们一个个的怎么就那么看不上眼!”

    梁吟秋再气急败坏,却习惯性对楚亦锋好说好商量。

    她现在能硬着声跟她儿子理论,真是到老了都能记得这一茬。因为太少太少了。

    此刻紧皱着两道秀眉,她把她的不理解、不明白,也问了出来,说到激动处,还拍了拍巴掌道:

    “小锋啊,妈现在真是不认识你了。

    你和你姐,什么时候那么吵过架?这次都因为个毕月闹隔心了!

    你姐在医院受了委屈,还当着你的面儿,你居然因为毕月给她撵了出去。

    你让妈怎么能对毕月有个好印象?

    那是你亲姐,我亲女儿。毕月在我眼里可不就是外人?

    再说你明知道她都骂你姐什么了,还当着你的面儿就敢跟你姐大呼小叫的,什么难听骂什么,你是怎么做的?

    你没反应?你们可是亲姐弟俩啊!你真是寒了你姐的心!

    你姐从小到大,她怎么护着你的,都忘了是吧?

    你现在因为那么个口出脏话的女孩子,跟你姐现在这个样儿,你说说,你换位思考,你要是我,能不能对毕月有意见?!

    用你奶奶的话,她在我心里就跟个搅家精没两样!

    刚见过几次面?瞧瞧给你们姐弟俩挑拨的,跟仇人似的。让她进咱楚家门?那还有好嘛!

    我现在最后悔的是,当初给小慈选家教老师,就不该可怜她!”

    梁吟秋越说越生气,这一刻真是索性把该说的说了。这完全和她上楼前想的相违背。

    没上楼前,她还心里预备着多提提白雪,儿子不是喜欢岁数小的吗?那白雪也十九岁。脸盘、模样、腰条,各方面都不差。

    再顺带着提两句毕月,别搞得她像是怎么着似的,做的太明显,只会引起儿子的反感。

    就像她劝闺女时说的,现在小锋是被迷了眼,正新鲜着呢,真正适合不适合,那需要时间处着看。

    梁吟秋认为,她吃过的咸盐比年轻人走的路还多,这么多年下来,看的多了,倒是比楚亦清想得开。

    年轻人有多少自个儿处着处着就拉倒的,那个毕月还是个暴脾气,并不适合小锋。

    她是当妈的,谁不了解小锋,她这个当妈的心里明镜着呢。

    就她儿子,其实不是个好相处的,脸急着呢!

    俩人都不是好脾气,鸳鸯要配成双,那得互补。

    都不拦着,没了她们这些“绊脚石”,也许他们没了障碍,自己就能品出都不对付了,到时候自个儿就能分手。

    可现在事与愿违,真实想法完全告诉了楚亦锋,梁吟秋说完叹了口气,表情愁苦,苦口婆心、降低音量,商量道:

    “小锋,你明不明白?我为什么和之前对毕月的态度有反差,还不是她把事儿做绝了?

    妈承认,你姐脾气不好,她都不用说,一准儿到医院闹开了,俩人才那样。

    可那个孩子,她但得有点儿涵养,但得能顾全大局一星半点儿,我都不会是这个态度!”

    楚亦锋嗤笑了一声,挺无奈道:“所以因为我姐没干过毕月,您这就算给我终生大事定了性?得随你们心思来?”

    梁吟秋深呼吸,拧眉不可置信道:

    “你就这么看妈妈的?我不同意是看透了毕月的性子,她不适合你!小锋啊,妈妈还能害了你吗?我怎么没管别人,我是为你好,你怎么现在好赖都不知了呢?”

    “妈,您也别说了。怎么回事儿,我心中自有答案。真不是你和我姐能左右的。”楚亦锋板着一张脸,开始解衬衣袖扣。

    他不想多说,说多了并不能改变什么,就像母亲无法说服他一样。

    他只知道,他自个儿的事儿,轮不到任何人做主。

    他是快三十岁了,不是未成年!

    “你什么意思?”这一刻,梁吟秋真有些气急败坏。

    这两天,儿子都不和她对话了,是能不和她说话就不说话,以前从来没有过。

    现在又居然当面撵她出门,不孝子!混账东西!白生他养他疼他了,现在因为个女孩子跟自个儿亲妈这样,梁吟秋觉得自个儿伤透了心。

    胸中有团火直往外翻涌,这是楚亦锋的直观感受。

    他不停地压着那团火,然而母亲不停地拱火,没完没了的说说说,真是烦透了!

    楚亦锋转过身,解开的衬衣、露出的胸膛起伏不定,紧抿的唇,怒目而斥、霸道的眼神,和他父亲楚鸿天“一言堂”

    的时候,表情如出一辙。

    这给梁吟秋气的,眼圈儿红了,气的手抖,她有预感这败家子要撩狠话伤她心了!

    “为我好?!您真是够了!

    谁骂谁?妈,您自个儿生的女儿自个不清楚吗?

    一句一句的,她楚亦清回娘家跟你告状说毕月的种种,说我不护着她,她怎么不说说,她都干了些什么?

    大冬天的,毕月那可是刚缝完针还不过十二小时,就是再生气吧,怎么就能干出来给一个病人撵出病房?不怕她得破伤风吗?脚上连双袜子都没穿,光脚光脑瓜站在大门口等着我!

    当我面,毕月也好,您女儿也好,哪个没口出脏话?别屎盆子都扣在毕月脑袋上!”

    楚亦锋说到这,胸口不停地喘息着,干脆转过身面对梁吟秋,盯着他母亲的眼眸继续道:

    “这就是咱们楚家的教养?还涵养?别开玩笑了!除了奠出我爸的名号欺负人,你看看她楚亦清都干了些什么?!

    她需要我护着吗?她有一个将军爸爸给她撑腰,有一个慈母妈妈不管青红皂白一准儿站她立场考虑!

    我不知道我到底谈个恋爱碍着谁了?你们一个个的至不至于如此?

    妈!毕月做了什么?我姐冲进病房对她破口大骂,她不能还嘴吗?她又不是哑巴!

    我姐给她赶出门,她就得一副凄惨模样,只能站在大门口傻等我。

    脖子上的血还没擦净,脑袋连个帽子都没戴!

    我知道您绝对不会站在毕月的立场考虑。

    我也更知道如果毕月当时亲爹亲妈在医院看到这一幕,人家一准儿心疼的护着,一准儿让毕月离咱家远远的,再不受这份窝囊气!

    别看他们是和土坷垃打交道半辈子的农民!

    毕月也是人家的儿女,不是楚亦清才有亲爹亲妈!

    涵养?楚家的教养?

    妈,您怎么就不问问她楚亦清,我是死人吗?能不能有意见找我提?跟毕月说得着恐吓的着吗?

    她楚亦清要真把我当弟弟,真懂得尊重我,退一万步,即便没先找我谈,进了病房见到毕月也不该那样说话!

    她骂的每一句是她亲弟弟我,我看上的人被她那么说,她拿我在当什么?!”

    楼下客厅的电视消音儿了。

    楚老太太拄着拐杖,站在电视柜旁刚关闭电视音量,她侧着耳朵专注地听着楼上的吵架声。

    刘婶手中还端着一个小铝盆,盆里装着冻柿子,站在客厅的茶几边儿,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楚老太太听到她大孙子百年不遇的大声吼道:

    “还毕月图我钱?图我势?她楚亦清到底是小瞧我,还是小瞧毕月?

    势力?别开玩笑了!

    我从念大学开始,有那玩意儿吗?

    我走的每一步路,哪步靠我爸了?念军校的几年,我没提过我爸一个字,他去那看我,我都躲着他,靠我爸,我双学历现在是这个级别?

    再说我那钱在哪呢?现在的房子和汽车都是和大鹏前几年倒货赚的!

    公司都在她楚亦清手里攥着呢,一分一毛都归她楚亦清!我取过分文吗?

    她还想让我这个当弟弟的怎么着?我哪对不起她了?让她回娘家这个瞎搅合?

    我二十六岁处个女朋友就该死成这样?

    妈!

    以后您甭打着为我好的旗号说这些,知道我要什么啊?就为我好?

    这个话题我也只说这一次,我对您也很失望,我对我姐这次算是认识彻底了。

    她就没瞧得起她弟弟,拿我当弱智儿童!

    你们可真是够了!”

    楚老太太耷拉的眼皮使劲一跳,只听楼上“哐”的一声甩门声,她撇了撇嘴。

    所以当梁吟秋哭着下楼时,她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那副样子就跟真是啥也不知道似的。

    梁吟秋用手捂着半张脸,眼泪浸湿了手心。

    被儿子声声质问,还对她一副怒目而视的样子,听到她儿子说对她这个当母亲的失望了,心都被伤的透透的了。

    她脚步虚浮,一手捂嘴,一手把着扶梯下楼。

    到了一楼客厅,感觉到刘婶递给她毛巾,她哭着挥了挥手,拒绝了。

    又头昏脑涨,眼泪巴差地进了卧室,锁上了房门。

    楚老太太不再弄出声响了。

    三层小楼,那真是喊一嗓子都带着隔音儿,外加楚亦锋的声线本就低沉,那要真是扯脖子吼,确实挺瘆人。

    况且,楚老太太从来没有见过她大孙子这幅模样过。

    别说在家大吼大叫了,大概是男孩子的原因,平日里连正常对话都是能少说就少说,有一说一,很少废话。

    在楚老太太心里,他大孙子那平日的做派就该是:就算她和大儿媳恨不得挠在一块堆儿了,他还两个字仨字的往外蹦呢!

    一时,楚亦锋话密、声大,真急眼了,梁吟秋被气哭了,老太太被震住了。

    “唉!”老太太不自觉长叹出声,顺手拿起一个冻柿子,又低头从挎兜里掏出手绢,擦着上面的冰碴和冻霜。

    边擦着冻柿子,心里边琢磨着事儿。

    楚老太太的注意力,早不放在毕月该不该进楚家门了这件事儿上了,在她看来,大势已去!

    那胳膊还能拧过大腿儿吗?她又不是没拧过,输了。

    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楚亦锋那句“公司都在楚亦清手里攥着呢”。

    老太太咋寻思咋不是个滋味儿。虽然她心明镜的,那公司备不住是大儿媳的哥哥给张罗起来的,和她家大天儿没关系。

    可……心里又开始骂梁吟秋了:个虎娘们!糊涂!传男不传女,因为那个败家哥哥,这家伙跟她家大天儿作的呢,作个一溜十三招,给老王家挣命赚钱呢?!

    难怪她家孙女一天天打扮的跟个什么似的,那衣裳都不重样,回回来家,回回身上都是穿新,首饰更是多的她看着都眼晕,都认不出哪个是哪个。

    搞半天儿,那挣钱的家伙什都撩在孙女手里了!

    咋的?将来要传给童童啊?把钱财都带给老王家?

    麻蛋,一帮虎玩应!

    老太太站起身,用手绢包住冻柿子,扶着拐杖,一步一挪地爬楼梯上了楼。

    推开楚亦锋的房门,就看到她大孙子横躺在床上嗖地一下回头,那眼睛里还冒着火呢。

    有点儿心疼,有点儿后悔。

    瞅瞅给她孙子气的,在家说这些臭氧层子有啥用?不如刚才答应小锋去前门溜达溜达了。

    冻柿子放在写字台上,楚老太太没啥表情道:

    “吃了吧。去火。”

    楚亦锋半坐起身,望着他奶奶转身离开微驼背的背影,泄气的再次躺在了床上,双人床颤了一颤。

    ——————————————————————————

    看完更新的甜心们,麻烦大家查看一下票夹,有推荐票的投一投票,咱这本书推荐票快十万了,可比上本书速度要快,这么一想,其实还是有进步的,望大家把推荐票留给我,每天一投,别忘了。都乖哈,亲每一位投票的读者脸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