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五九章 没睡醒也得强挺(一更)

    这一宿啊,毕铁刚和刘雅芳都是翻来覆去的状态。(www.k6uk.com)【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

    刘雅芳是寻思毕铁刚那几句话,越想越不是滋味儿。

    她问自己:真贪心了吗?没觉得啊?

    她难道想的都不对?

    她对铁林没比自个儿亲弟弟刘丰和差啊,对儿女那就更不用说了!

    只有儿女对爹妈不是全心全意的,它就没有亲爹娘对儿女不是百分百付出的。

    家里现在条件好了,那爷几个谁不趁几件新衣裳?

    就是狗蛋儿正长身体买新衣裳浪费,那好吃的也都进了狗蛋儿的嘴,她也没缺了所有人。

    要说亏欠,她刘雅芳这辈子……

    过去是想要一套新棉花做的棉袄棉裤,穿件全新的大红棉袄。

    到头来,甭说有了孩子们之后了,就是结婚当天也没穿上。

    而现在是真希望买一条稀罕了半辈子的纱巾,可她舍不得下手买。

    这辈子,她亏的就是自己啊。

    狗蛋儿爹说她虚荣,说她变贪心了。不就是变修的意思?可她明明没有。

    刘雅芳替自己心酸,一时间委屈溢满心头。

    ……

    不同于刘雅芳的“反省”,毕铁刚是忧愁。

    他第一次开始构想未来的生活。

    以前都是吃饱不饿,为了这个目标而奋斗。推碾子拉磨般的过生活。

    这天夜里,却开始考量,咋把日子能过好?

    不再是怕这怕那,不再是胆突儿的,而是儿子们和闺女碰到啥大事小情时,他能胸口拍的啪啪响说句:

    “别怕,有爹呢!”

    说实话,他口口声声骂弟弟铁林买车,怨弟弟乱花钱。

    可转头一想,要是条件真好的不得了,哪个男人不羡慕四个轱辘?谁不想有?

    人活着不就是为那一张脸嘛。

    弟弟现在过的啥日子,再瞅瞅他这个当哥的?

    可不能再这样活了。

    时间久了,他成为儿女累赘那一天,他一个大老爷们,现在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会把自个儿窝囊死的!

    ……

    大概是后半夜一点钟那时候了,刘雅芳哑着声音,大脑还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问了句:

    “咋的?住床不得劲儿啊?”伸手给毕铁刚拉了拉被角。

    毕铁刚又翻了个身,给刘雅芳一个后背,紧闭着眼睛回道:

    “快别说话了,再说话更精神了,咱也不用睡了。”

    “唉!咱俩都快成打更(jing)的了,可不就是睡不着?”

    ……

    你说一点多钟,毕家夫妻俩还说话呢,四点钟刚过一点儿,楚亦锋就敲大门。

    他们哪能睡醒,哪能不迷糊?

    楚亦锋也不知道啊?

    他以为都跟他似的呢,干什么事儿都有计划性,说咋地就咋地,说睡觉真就是睡觉,沾枕头就能睡着。

    不过也分咋说,也就是楚亦锋吧!

    毕父毕母即使被敲门声吓的心里直翻个儿,还得忍着,装作正好醒了。

    “哐哐哐”、“哐哐哐”……

    楚亦锋非常嫌弃地仰头瞧了瞧红漆大门,怎么连个门铃都没有?

    这“哐哐”的声音一响起,只见毕成那屋的双人床上,被窝里蜷缩成一团的身影打了个哆嗦,毕铁刚直挺挺的睡姿也被吓的一抖擞,双人床颤了颤。

    一句话说的心有余悸:“哎呦我的妈呀,我的心脏啊!”刘雅芳缓了好几秒,才说了句完整话。

    毕父“腾”地坐了起来,人还在混沌状态,喊了句:

    “谁?!”

    “啥谁啊?你快看看去吧,你搁屋里喊,谁能听到啊?别是有啥事儿啊!”

    刘雅芳说到这,心又是一揪,也赶紧围着被子坐了起来,在枕头下面摸索着皮套绑头发,绑完赶紧开台灯。

    外面的天还却黑却黑的呢。

    毕铁刚披着棉袄都没顾得上穿上,边推门往外走,边提裤子系他那条简易腰带——一根蓝色棉布布条,系了个活扣。

    “谁啊?”

    “叔叔,是我,小楚啊!”

    嗯?小楚?毕铁刚站在屋门口愣了两秒。

    这么早登门?

    “啊,等会儿啊,这就来这就来!”

    也就从屋门口到大门十几米的距离吧,冷热哈气一交替,毕铁刚的胡须上就挂上了一层冷霜,可见八六年的京都冬天有多冷。

    “吱呀”一声,毕铁刚拿下用来插门的半米长圆木头,说话直喷哈气,见到楚亦锋了,纳闷道:

    “啥事儿啊?孩子?”

    得,毕父之前咋想的,其实现在还是存有那些担忧的。

    只是让毕铁林和刘雅芳双面夹击的,“小楚”变成了“孩子”。

    毕铁刚说完,借着小轿车车灯的光亮,这才瞅清楚亦锋。

    心里纳罕:

    哎呦,这是拥护(因为)啥啊?穿这样?!

    不过确实是让毕铁刚眼前一亮。

    哪个男人不爱绿军装?

    毕铁刚觉得:这男子汉气概,可比普通人瞧着带劲儿、挂相!

    想要给爱俏的毕月,瞧瞧看自己有多帅的楚亦锋,阴差阳错的一直没穿正装给毕月看过。

    这头一回在日常生活中,还是一身军装的打扮,却在毕父毕母的面前率先亮相。

    锃亮的黑皮鞋,军帽,笔挺的毛呢料军装大衣,脱掉大衣里面是标榜干部标识的四个兜军装。

    也不知是楚亦锋觉得必须得配套啊,还是冬天确实得戴手套啊,他郑重到手上还戴了一副白手套。

    楚亦锋听到“孩子”俩字,嘴角边儿的笑容,笑的更亲近了:

    “叔叔,我带您和阿姨还有狗蛋儿,去看升国旗。不好意思,打扰您们休息了吧?”

    看升国旗?为看升旗,大早上的敲门?

    毕铁刚抬眼皮,看了看还黑乎乎的天儿,嘴上也没耽误的回道:“影响啥影响,不影响。平常也这时候起来,早就醒了!”

    “叔叔,狗蛋儿在哪屋,我给他穿衣服去。”

    “啊,他没搁家啊,他在那哪呢、医院。和月月挤一床。”

    楚亦锋刚要抬脚进门,闻言又停下脚步:

    “那叔叔,我在车里等您和阿姨。没事儿,时间还早着呢,不用急。”

    “嗳嗳!”

    毕铁刚赶紧挥了挥手,大门就那么四场大开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可不能让小楚等太久。

    迈着大步子打开房门。

    “谁啊?干哈啊?”

    毕铁刚着急忙慌道:“快痛快起来洗脸,小楚来了,要领咱们去看升国旗!你麻溜快着点儿!”

    刘雅芳全身放松地呼出一口气。这给她吓的呢。

    一抬眼,赶紧说道:

    “哎呦天吶,你着啥急啊?那暖瓶里有热水,大早上,那水都拔凉拔凉的,你是缺心眼是咋地?”

    ————————————————————

    作者有话说:三更连发呀,连发。甜心们看完这一章订阅下一章即可。改错别字改了半个小时,噢,好认真的桃子,有没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