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七六章 有些事儿得摊开说(二更)

    被毕铁刚喊的,抗议好几天没睡好觉了,刘雅芳终于在毕月出院的头天晚上,稍稍注意了些。(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她自个儿睡不着,被骂了一顿后,也不敢拽着毕铁刚一起瞎合计了。

    早上六点多钟,刘雅芳一边儿拢着头发,一边儿皱着两眉推开了屋门,抬眼就看到了陈翠柳。

    陈翠柳实在是呆不住了,她也有点儿明白了,现在的状况是她要不提不念,雅芳姐好像都指不上了。

    这几天,一出门就告诉她搁家老实呆着,时间久了,那不就是晾着她的意思?

    她来是干啥的?又不是给老毕家看家的!

    总共就见到毕铁林两面,一面是刚来当天在医院里,一面是前两天他进门,雅芳姐和姐夫就围了上去,给拽屋里一顿嘀嘀咕咕,仨人又急慌慌的出门了。

    她连话都没说上。

    “雅芳姐。”

    “咋起这么早?再睡一会儿呗。”

    陈翠柳早就梳洗打扮好了,她笑着走上前,一把挎住刘雅芳的胳膊,有那么点儿撒娇的意思:

    “我寻思跟你一起做饭。不是说月月今天出院吗?我跟你一起去接她吧?”

    陈翠柳心想,毕月出院儿,她不信毕铁林不到位。

    就是再忙吧?出院不算住院费?算钱啥的,以毕铁林现在对哥哥姐姐家大包大揽的样儿,他准得去。

    刘雅芳笑道:“接啥接?小孩子家家的,哪有长辈去接的。这是得给大成送饭,要不然俺们都不去。”

    陈翠柳笑嘻嘻地跟着:

    “就当溜达溜达了。老搁家呆着也没意思。”一步不错地陪着刘雅芳做饭。

    抢着烧炉子烧水,抢着和面。

    那架势就像今儿个非得要出门。

    ……

    心里明镜的不止是陈翠柳,刘雅芳比谁都明白,所以她才这么回答。

    这两天,她都有点儿躲着单独和翠柳在一起做饭啥的,但凡回了家,那都拽着孩儿他爹陪着。

    有毕铁刚杵在一边儿,翠柳再咋地吧,一个大姑娘家也不能说那些。

    更何况,她到了之后也没招闲儿。

    别看没啥活,主要是累心。

    这事儿那事儿,她一天天的,自个儿都忙得脚打后脑勺。

    刘雅芳现在的策略就是听毕铁刚的话。

    带陈翠柳溜达溜达,等回去给她舅买点儿啥,不行出把血,这事儿办的不地道,再给她二嫂买块头巾子。

    等初一挨家串门时,再买点儿麦乳精啥的去陈家溜达溜达,大面儿过得去,也就得了。

    刘雅芳从较真儿非得带人来,到现在躲着不提不念那一茬,能让她心理转变的原因有很多。

    一方面是那晚关于小叔子那事儿的谈话,她听进了心。

    铁林不说是在她跟前儿长大的吧,那也差不多。

    就是不提以前,单说从出狱后,小叔子真是说一不二的性子。

    仔细想想,孩子他爹说的没错。

    没有对象的时候吧,她还能掺和。现在有了,就那么放屁赶裆的在这节骨眼上,那她真就掺和不上。

    别再闹个大红脸。

    这狗蛋儿眼瞅着也得扑奔铁林来念书了。

    月月和大成翅膀也没硬呢,铁林认识人多,等孩子们大学毕业分配找单位,备不住还得是小叔子出力。

    别到时候因为这事儿再闹生分了,犯不上。陈翠柳又不是她的啥!

    另一方面就是这两天,她闺女也搁医院时闲唠嗑说她了。

    她大舅是分析陈翠柳给她当弟媳的好处,她闺女还说跟亲戚当妯娌不能撕破脸的坏处了呢。

    她家大妮儿说她想的那都不对。找亲戚当妯娌,一撕破脸,那好几家都得掺和进来。

    可不是咋地?

    虽然她现在还是挺膈应那梁笑笑,盼着小叔子趁早拉倒。不行她再给重新张罗一个。

    虽然她纳闷她闺女咋就不膈应朋友成婶子呢。

    但不得不说,各种原因吧,刘雅芳往后缩着来了,决定可不能干硬拉郎配的事儿。

    ……

    陈翠柳边擀皮边笑道:

    “雅芳姐,昨个儿包包子,今天包饺子的,你这一来,别说月月她们享福了,就是我都跟着吃胖了。”

    刘雅芳速度极快,俩手一掐,就是一个饺子,低头剜馅儿忙活着,嘴上回道:

    “唉,我倒是想多给他们整点儿好吃的。可你瞅瞅,这个大妮啊,她叔不想着,你说她上冻之前也不知道腌酸菜。

    到冬天吃啥?

    我算是看好了,这地方手里要是没俩钱,还不如咱农村。买点儿啥都花钱。天天钱钱钱。”

    “人家城里人备不住都这样。”陈翠柳说到这,一顿,没说就脸热了:“家里有个到点儿做饭的女人,日子就好了。”

    刘雅芳包饺子的动作停下,侧头瞟了眼说完就闷头擀皮的陈翠柳,女人之间互相体量的那颗心作祟,她打算多多少少说点儿了。

    “翠柳啊,姐有个事儿没跟你说,不说恐怕你也看出来了。那整的,哥嫂子都叫上了。”

    陈翠柳垂着眼帘,两手搓着手心里的白面,憋半响憋出句:“嗯。”

    “俺们确实不知道。要知道不能办这秃噜扣的事儿。

    估计是大妮儿和大小子这一住院,铁林也忙,没给我们去个信儿。

    那天搁医院,你瞅见了吧?那个就是铁林对象。听说还处的怪老好的。

    我知道那天你哭了,翠柳啊,没必要,听姐的劝,你跟铁林也没见过几面,不像处了又黄了。

    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就当在我这呆着溜达玩,扑奔你姐我来京都城逛逛。

    打那天我知道,我口风都没露。你该咋地就咋地。”

    陈翠柳这两天想得通透:她那美梦早就碎了一大半,要说还剩下点儿,那唯一的指望就是指着她和毕铁林多接触接触,相处的挺好,她雅芳姐再站出来给她出头。

    可现在这唯一的指望,说的多明白,那事儿就算拉倒了,告诉她真就是来溜达。

    陈翠柳慌乱地赶紧擀皮,言不由衷道:“嗯那,雅芳姐,啥人啥命,这个理儿,我懂。”

    气氛还是僵了三五分钟,俩人无言地包着饺子,还是毕铁刚扯着没洗脸的毕晟进了厨房,气氛才算勉强恢复正常。

    毕铁刚看着王雅芳跟他学完陈翠柳要跟着去医院,还用极快地速度冲他挤咕眼睛,再加上刚一开门屋里的感觉不对,他心里明白了,这是摊开唠了。

    “啊,对,那翠柳也去,都去。就当溜达了。你说我和你姐一天竟瞎忙,都没顾得上别的。”

    毕铁刚客套了两句就进了毕铁林的屋,陈翠柳没啥精气神地点了点头。

    她更是没像往常能说爱唠地客套几句,只在毕铁刚说话时侧着身子,停下手里的活,垂着脑袋听着。

    饺子下锅了,屋里电话也响了,毕晟兴奋了。

    ————————————————————————

    作者有话说:今天有加更,稍后我就放上来。连续更新是为了让大家阅读顺畅,望不要跳订让我后悔连更。

    有能力有时间有精力多写,我指定多写,补一补这本书几次断更,当做向大家道歉。

    另外,好像有很多新读者来了,望新书友在等更时,可以去看下我的老书《穿到七十年代蜕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