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八四章 你沧桑了三更(为Molly0707和氏璧+)

    这?这……

    这是喝多了吧?刚才离近时,她可闻着酒味儿了。(www.k6uk.com)

    毕月面对突如其来的表白,一时瞪着眼睛傻愣在门口。

    赵大山低头看了眼身上的破棉袄。

    今天,他没有像以往猜闷似的猜毕月要来了,赶紧换衣裳的紧张。

    没有为对话提前打腹稿的自言自语;

    更没有耳朵竖起来,紧着往前凑的积极劲儿;

    没有当毕月对他大眼弯弯笑了时,他又无措的往后躲着。

    赵大山自嘲地笑了,他盯着毕月的眼眸,笑着再次问了遍:

    “月月,以前你虽小,但我一直认为你是知道我啥意思的。

    原来是我多想了,是我思想复杂,心眼子不往正地方使。”

    “大山哥……”

    毕月一时间除了叫人,语言匮乏的厉害。

    她转过身,给了赵大山面对面认真对待彼此的尊重,却不知道该说点儿啥。

    望着穿着破棉袄,头发挺长时间没剪一剪的赵大山,毕月忽然发现,他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老相了呢?

    满打满算不过24岁而已。

    这饭店……大山哥,辛苦了。

    赵大山不想说是因为毕月才来的京都,也不想说来这有没有后悔之类的。

    他觉得他一个大老爷们,就是再没能耐,再无奈地折腾着,也要对自己人生的每一个决定负责。那跟毕月无关。

    “月月,跟你说这些,我明白,改变不了啥。

    就是想告诉你。

    真的,有时候我挺想不开的。

    这两天,我老问自己,是不是光顾着挣钱了,没看住你?还是你一直只当我是大山哥?”

    想要表达的,只不过才说了百分之一,可毕月听着这几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表白,甚至“看着”俩字还说的挺让人不舒服,她却好像都明白了。

    毕月认真地望着赵大山那双小眼睛:

    “大山哥,以前,我都忘了,你就当我没长心,岁数小没留意过吧。

    我能说的只有最近这大半年。

    这大半年,要没有你,咱家饭店不能火了三个多月,每天的流水多到我干啥都有底气。

    我和大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都是你在顶着一切。

    早上三点多钟扛肉,中午给我们送饭……

    你对我的好,我从来没多想,没往男女方面琢磨过。

    现在想想,我也想问自己,这要换个人对我这样,我最起码得有防备,得问问自己,那人对我那么好,到底是图我点儿啥呢?

    可到了你这……

    我跟笑笑说过,大山哥那人,特别踏实,如果有一天我要是到了不得不成家那天,我指定找像你那样的男人过日子。”

    赵大山眼里重燃希望,表情甚至还带出了意外。

    “但是,大山哥,我说的是像你这样的男人,却从没考虑过就直接找你。

    就是在我心里,咱俩在一起那个场景,我不但无法想象,甚至根本就没想过。

    大概是在我心里,你跟大哥没啥区别。

    能让我信着的人,不多。

    大山哥是哥,你是其中一个。”

    毕月离开了,赵大山站在空荡荡的饭店大厅里,拿着酒瓶子,仰脖又喝了一口,那双小眼睛里有泪光闪动。

    想起这大半年的不容易,想起他在饭店等着盼着毕月来的那些日子,回想刚才的对话,终于挑破了说。

    他喃喃道:

    “还会该咋地就咋地的,当哥也认了。

    咱外地人不容易,就冲你信我,就冲我愿意。”

    ……

    下午四点多钟,京都城的路灯还没亮起来,可外面已经有了要黑的迹象。

    毕月步行往梁笑笑家走着。

    她也挺上火,从来没有想过赵大山还对她有这个心。

    咋整?这知道了,心理压力那个大啊。

    开始往多了想了,要依照大山哥问的那话,不会是为她才来的京都吧?

    怎么办?看来不能让饭店不好不坏的啊,得改革,得琢磨琢磨怎么整,不能坑了人家。

    她咋觉得她必须要有责任心担起来呢?

    最起码得让大山哥挣到钱吧,挣很多很多的钱。

    毕月有点儿牙疼,心情很复杂地敲开了梁家的门。

    梁笑笑手拿上面还带着冰碴的大葱,打开门一看是毕月,回头冲梁浩宇呵斥道:

    “进屋写作业去,不叫你别出来。”

    梁浩宇将手里的皮球发泄般对着梁笑笑扔了过来,梁笑笑极快的一躲,手里的大葱“嗖”的一下就扔了出去,砸在了关上的卧室门上,气的不行,喊道:

    “我看你又要欠揍!你给我等着!”

    毕月看的一愣一愣的,想要拖鞋换鞋,梁笑笑捡回大葱,摆手叫停道:“这屋里地都三天没擦了,不用换鞋。”

    俩人直接去了厨房。

    “笑笑,你那葱不是要切葱花吧?”

    水壶开了,梁笑笑又赶紧灌热水,随口回道:“嗯啊。”

    毕月无语。她看梁笑笑都跟着着急。

    随手开始帮梁笑笑收拾操作台,那上面乱七八糟的,光菜刀就有两把,肉丝切的那都没断开,灶台上又是大白菜又是带泥的土豆子。

    “你不会是在家当上了保姆吧?你就是当保姆也得有点儿常识啊。那大葱都是冻着的,晚上用,早上得拿屋里,要不然那葱芯不行。晚上做什么饭啊?我给你弄吧。”

    灌完了热水,梁笑笑用胳膊蹭了把脑门上的碎头发,齐刘海立刻变成了支楞巴翘的丑样子,跟毕月叹气道:

    “你还真猜对了。我现在又得看着那小祖宗别乱跑找那死女人,又得弄这些。

    我得在我爸下班回来前,饭弄好,他回来直接炒菜就行,要不然我们晚上饭就没时候了。”

    毕月动作特利索地打土豆皮:

    “你说你,啥啥都不会,我以前说过吧?得学,不干是不干的,但得会。你爷爷奶奶呢?”

    梁笑笑叹气,忽然就没心思赶工干活了,往板凳上一坐:

    “唉!月月啊,人活着怎么那么不容易呢?”

    “你沧桑了。”毕月洗完土豆,开始当当当切丝。

    “你都好了吧?我忙的都没时间去医院看你。你知道小叔那车被我爸给砸了吧?”

    “嗯。你咋不跟我小叔见面?”

    “咋见吶?我都没脸见他。

    就那天。我爸也是心里不痛快,他还赶巧来了,我家那天都乱套了。

    我姑和我姑夫来我家闹了。

    说我爷奶那么大岁数了,还得来这干活照顾我和梁浩宇,我姑在客厅又哭又闹的,我爷气的再骂她,我奶也跟着哭。

    我爸啊,月月,被我姑逼的眼圈儿都红了,转身就走了。

    一开门就看见你小叔杵在门口。

    唉!我爸那真是连推带搡的,这给我吓的。

    我赶紧追了出去,就眼睁睁看我爸砸车啊,还骂小叔,大概意思是以为他早就到了,又来瞧热闹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