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九二章 你不同意,我同意(二更)

    “雅芳姐,我……”

    刘雅芳眼睁睁地看着毕月踹大门离开,脸上东一道西一道的,满是干涸的泪痕,心里更是被毕月说的乱糟糟的,哪有心思管陈翠柳是咋想的。(看啦又看♀小说)

    “我,我真是才来。听到你们连喊再吵吵的,寻思劝架,啥也没听着,真的。咋的了这是?”

    刘雅芳无力地挥了挥手:“你回吧。”

    她微驮着背进了屋,关上了屋门,呆站在门口。

    为闺女怒其不争就是不分手而感到心堵。

    那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不听老人言啊!

    婆婆大姑姐要是心眼子往偏了使,那就够受罪的了。更不用说楚家,那是掐半拉眼珠子瞧不上大妮儿。

    趁着年轻,没处几天呢,甭管那小楚人咋样,就冲他那个姐姐那副死样子也得赶紧拉倒。

    再趁着年轻扒拉着挑个好对象,大学生,出去上大道上划拉划拉也没有几个,那找啥样的不是扒拉着挑?

    找一般条件的工人,进了人家门,那都得被供起来。

    找两家差不多条件的,人家也能高看你一眼,啥事儿都把你当个人物似的问问,那才叫日子。

    刘雅芳用衣服袖子擦了擦眼角,这特么都快要给她哭懵圈儿了。

    瞧瞧,哭的脑袋不好使,刚才她还差点儿被闺女给吓唬住。

    还整个愿意咋地咋地?特奶奶个腿儿的。

    真能耐,你咋不上天呢?真是娘娘不当要作着喊着当丫鬟!

    竟唠小孩儿话,想啥事儿就寻思眼么前儿那一块,要没她掌舵,她家大妮儿好好的一副牌就得烂在手里!

    不行,说破大天也不行,必须得给她搅合黄喽!

    至于八百多块钱……

    刘雅芳捂着心脏的位置,心肝肉痛各种表情齐飞,弯腰拾起几个装衣服的袋子。

    这家伙,刚才搁百货大楼花钱就跟干架似的,不让她讲价,人家要一分,那个死孩崽子眼睛都不眨就给人家,还不让她挑挑。

    谁买东西不挑挑?这么贵。

    刘雅芳拿出她那件驼色羊绒大衣,眼泪噼里啪啦的一边儿往下落,一边儿在泪眼朦胧中仔细的一点儿一点儿扒砸衣服线的地方,就怕哪块是坏的。

    心疼胆疼的想着:要是哪件有毛病,她得赶紧回去退了,豁出来干架也得退成钱,反正那俩楚家人也走了,丢人也不丢毕月的脸。

    挨个检查了一遍,皮鞋衣服裤子的,都铺散在了床上,脚边儿还放着淌血水的大骨棒。

    刘雅芳望着屋门,有点儿后悔后怕,嘴中喃喃道:

    妮儿啊,娘还能害了你不成?

    你吓唬我可丁壳了,以前喝药自杀,现在更能耐,不孝的玩应,打你还跟我支吧。

    干哈去了你说你哭着往外跑?

    不用你跟我使厉害能耐,我非得给你搅合黄了,楚家那大泥坑子,宁可我跳下去,也不能让你跳!

    而此时,“楚家那大泥坑子”,也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楚鸿天手里拿着文件夹,站在二楼拐角处,一身军装的他,再加上脸色异常难看,上位者的威严显露无疑。

    楚鸿天沉着一张脸问道:“谁是毕月?”

    梁吟秋后脊一僵,发愣地站了起来,望向二楼。

    楚亦清眼睛瞪大,侧过头看她爸。

    他怎么这时候在家?等看到她父亲那张国字脸正怒视她呢……

    完了,楚亦清脸上有慌乱的神色一闪而过。

    “问你们话呢,都哑巴了?”

    “毕月是小锋的对象。”

    楚鸿天马上回眸弯腰:“娘,您咋出来了?不是要睡觉?”

    老太太伸出干瘪的手递了过去,让楚鸿天扶着下楼,没吭声。

    心话了,我得多大的心啊,楼下这么热闹,我还睡觉?

    一个月演八场大戏,哭戏是一场接一场的。

    她倒要看看,这回梁吟秋还怎么往下演。

    那算卦的都说了,那是命,非得拧巴着挣命,不往好槽子赶,就作吧,欠削的玩应。

    楚鸿天就跟扶着老佛爷似的,半头白发搀扶着一头银发的老太太,边扶着边向爱说“实话”的亲娘打听:

    “娘,小锋有对象了?我都不知道,你咋知道的?你见过?”

    你知道个屁,我啥不知道?

    楚老太太安稳地坐在沙发对面的红木椅子上,摆了摆手,意思是别问她,她啥啥不道。她只负责说刚才那一句。

    楚鸿天抬手看了看手表,冲梁吟秋道:“你跟我上楼。”

    重新迈步子踏上台阶时,回头冲楚亦清斥道:

    “建安又要往上走一步了,年根底他忙,你就得撑起来。少回来气你妈,别啥事儿都瞎掺和!”

    楚亦清被她父亲气的不行。

    打小就偏心眼,她父亲心都偏的没个边儿了,比她奶奶还严重。

    她图什么啊?进门就挨骂。

    老太太抬眼皮,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眼圈带泪的大孙女。

    贱皮子,都被骂成这样了,不赶紧哪来的去哪,还好信儿等结果呢。该,还是被骂的轻。

    楚鸿天听的直拧眉,什么乱七八糟的,又住院又骂架的,就听明白毕月是给小慈当家教跟他儿子认识的。

    “毕月住院,亦清去干嘛去了?”

    梁吟秋无奈透顶。

    跟眼前这一根筋的也说不明白啊。

    总不能说,你闺女去骂人,结果碰到厉害茬子了,俩人对骂,弟弟没帮姐姐,亦清记仇,今天又碰到了,买东西……

    唉,那眼前这一根筋就得问,人家买东西关你俩屁事儿?

    梁吟秋直接敞开天窗说亮话:

    “我不同意。跟小锋不般配,跟亦清有过节,进了门,家里会乱。”

    楚鸿天再次抬腕看时间,简明扼要表态:

    “你不同意好使,你跟我说。你把你同意的领小锋面前,让他同意也行。啥啥都不管用,不同意就单过。成家立业,你当母亲的不要犯糊涂,门第观念,我娘还在楼下坐着呢。”

    梁吟秋羞怒打断:“我那是时代造成的,家庭成分和性情秉性能一样吗?”

    楚鸿天戴好军帽,鼻子里哼了一声:

    “我就知道一样,自己的路自己走去,好赖都别瞎掺和。历史不能倒退。

    你不要一边儿瞧不上我娘,一边儿跟我娘一样。

    他自个儿拿主意,定下来尽快结婚,对人家女方要负责,成家立业,少一样都不是合格的军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