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四八章 离婚(二更)

    毕月只尴尬了一瞬就坦然了。(www.k6uk.com)

    她不是娘口中那个没嫁人的姑娘得含蓄内敛。

    她就是她,大家伙早点儿发现,更好,她能活的不累。

    人没下车时,心里也反应过来了,看来是舅姥爷去她家说了。

    而那几个壮劳力,应该是三爷爷和树根儿大爷不放心,给带过来的。

    穿着米色风衣、白色球鞋的毕月,开车门子下车,在杨树林村很多村民的注目下,走到了属于她们赵家屯的手扶车前。

    她没有先回答那几个长辈的问话。

    没有附和葛玉凤和胖婶儿的叫好声,更没顾得上她娘急的不行想上手掐她的行为。

    而是站在毕金枝身边,没有刻意大声却也没压低音量。

    她知道杨树林村的人都能听见,在大喇叭滚动播出“许小凤搞破鞋”的声音中,伸出纤纤手指遥遥一指,指向那些女人拽着男人的胳膊喊别砸了的场面,平平常常道:

    “姑,解气吧?别再哭了,不值。我们走我们的阳关大道,要看着他们鸡飞狗跳!”

    毕金枝满眼是泪,她望着重复上演的场面,就像回到了那天。

    那天的她,就是这样的无力,无奈。

    没有人帮她,没有娘家人在身边。

    她怀疑跟踪那几天,神神叨叨的状态,却连个能说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

    她撕打许小凤敌不过付国拦架的力气。

    她回了家觉得再没有那么欺负人的了,却对一屋子一院子打砸的男人毫无办法。

    她闺女被人揪住头发扔一边儿,她一次次扑上去被人甩在地上。

    她感觉此刻堵在心口涨满的那些气,好像进去了一点儿风,能让她顺口气了。

    毕金枝眯着泪眼,望着,看着,听着哐当叮咣的声音,她想,就这样吧,到头了。

    许老太太哆嗦着手,颤抖的身体倚靠着拐杖走了出来,听着身后几个儿媳女儿跟人撕打吼骂,她一眼就看到了毕家的几个人。

    “村长?你是死人吶?!”

    杨树林村的村长肩膀还扛个锄头,现听到信儿从大地里跑过来的,他拽着赵树根儿的衣服袖子正在协商,时不时还喊两嗓子毕金枝,寻思以前都认识,给个面子吧,打伤人了可咋整。

    村里人真就没人上前,有的女人甚至拉住了自家爷们的衣角。

    本就对那种事情犯膈应,哪个女人不唾骂如此无耻的行为,不往自个儿身上琢磨琢磨,真怕此刻上前帮了老许家,将来许家二闺女陪睡不要钱再找她们家爷们感恩。

    许老太太的大姑娘冲了出来,她再气亲娘亲妹妹,那也是亲的,她不允许老许家被这么欺负,她大嫂都躺院子里打滚了,大喊道:

    “我要报案,你们都是死人呐?!看着他们欺负我们!趁俩逼钱了不起啊?!”

    胖婶儿两手一岔往前一站,葛玉凤拧着眉瞪着眼,眼里冒光,在她们心中,刘雅芳没用极了,她俩女的死活爬上手扶车就为了这一刻呢。

    “就是有钱。看着你们地笼沟里捡粘豆包,我们乐意,就图高兴!”

    胖婶儿非常直接:“c你个妈的,敢欺负我赵家屯的人?不服老娘撕了你!”

    许老太太怒气横扫地瞪视毕金枝,伸出干枯颤抖的手指着毕金枝,刚要开口骂人,毕月往前一站。

    她挡住了许老太太的视线,嘴边带笑大声说道:

    “老太太,看见你被气的要疯了又干不掉我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随后,看起来长相娇弱的女孩儿,挥舞着胳膊又冲院子里喊道:

    “给我砸!

    狠狠地砸!照五百块钱砸!

    让我看高兴了,加钱!”

    毕月瞪着老太太想着,不是臭耍无赖吗?不是赔不了钱吗?那咱就以牙还牙。

    赵树根儿脑门都冒汗了,这啥孩子啊?

    二舅其实早就冒汗了,但他就跟扩音喇叭似的。

    他觉得他得给外甥女仗腰,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轰轰烈烈结束吧。

    冲着一院子里干完活想收工的木工瓦工力工们喊道:

    “听见没有?砸!”

    同一时间,毕铁林外穿材质很好深蓝夹克衫,脚上的鞋却是胶鞋,他的手边放着老板皮包,看起来一副上下不一的打扮,正坐在县城里的倒骑驴人力车上。

    付老太太躺在炕上直嘿呀呼气的,哼哼着浑身疼,

    疼的她起不来身。

    平时梳的溜光的发鬓,此刻白发纵生散在炕边儿,连个棉被都没盖,望着一屋子的狼藉,忍着疼,无力的一拳一拳地砸身边儿要喂她水喝的付国:

    “快去,快去给你媳妇求回来,你给我快着点儿,跟人赔礼道歉,拿娟子说事儿,听见没有?趁着她心还有点儿热乎气,你就说……”付老太太捂着心口,喘了口气才继续道:

    “你就发誓再也不了,说娟子不能缺爹少妈,上学会让人瞧不起,谁都不如亲生父母,你就往那上唠,听见没?”

    扭头发现她儿子木着脸,傻呆呆的,付老太太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推了付国一把,付国蹲坐在地上:

    “你守着我干啥?!”

    付国站起身,拽了把衣襟,心里有点儿打怵。

    他觉得不去找毕金枝,也许就这么让她生气一段日子,慢慢的,他也许能有活路:“娘,那我……”

    话没说完,发现他娘直勾勾瞪着眼睛看他身后,付国也转头看了过去。

    毕铁林的夹克衫似带着风一样刮了过来,手中的皮包瞬间掉地。

    他一拳挥了过去,立时付国被打的向后几步踉跄没站住倒地。

    紧接着毕铁林在付老太太喊住手的声音中冲了过去,骑在付国的身上,一拳头一拳头的往胸口砸。

    男人的声音怒极了的颤抖,砸的付国咳嗽出声“呕”的一声差点儿吐血:

    “你心让狗给吃了!我提没提醒你?你敢对不起我姐!”

    毕铁林只几拳头落下,付老太太从炕上摔了下来,扯住毕铁林的裤腿,皱着一张脸哭求:

    “铁林,别打他,别打他,我就这一个儿子。我让他当牛做马对金枝好。他错了,错了。”

    付老太太老泪纵横,死死地抱紧毕铁林的裤腿。

    而毕铁林身下的付国,在承受着毕铁林又改捶他受伤的肩膀时,疼的钻心拧眉,别说还手支吧了,居然一点儿也没挣扎,他对着地上吐了颗血牙,顶着一张鼻青脸肿的脸说:

    “铁林,你打吧,我让你出气,可劲儿出。

    我对不起金枝。我鬼迷心窍了。

    可你打完我,能不能让金枝回来,我……”眼泪流向了耳边儿:

    “让她回来,打死我也行。我知道错了。杀了我也不会再那样了,我恨的自己都恨不得揍死自己!我不能没有她!”

    毕铁林眼睛都打红了,从付国身上起来,他指着付国,沉着带冰碴的声音说:

    “离婚!必须离婚!你要敢不出离婚手续,我整死你!”

    火车换汽车,汽车换出租车包车,千里迢迢,毕铁林使劲浑身解数终于到达了赵家屯。

    “老舅!”

    “哎呀,铁林回来啦!”

    “铁林啊。”

    毕月望着他小叔那张硬朗的脸,看着风尘仆仆的毕铁林,站在村口和毕金枝见到面叫的那声“姐”……

    她微侧过头,不忍直视,心里像玩笑一般碎碎念强调:哭啥啊,至于嘛。

    可她泪滴却砸在了脚边儿,骂大家讨厌,都给她整激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