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八八章 明白人PK糊涂人(一更)

    梁吟秋一下午没上班。(www.k6uk.com)

    在楚亦锋走后,她躺在床上无力地对楚亦清挥了挥手,十分希望她女儿闭嘴:

    “你该领童童看牙就看牙去。”

    “我看什么牙呀妈,小锋要疯了,您听见没?他要结婚,还要结给我们看!哪天抽冷子打了恋爱报告了,什么都晚啦!”

    梁吟秋深呼吸:我看你要疯。

    她无奈地闭眼假寐。耳朵边儿还得听着客厅里的楚老太太念着小磕骂道:

    “作吧,一个个就作吧。可下回家了,把你们能耐的,屁股都没坐热呢,又给骂跑了。你们娘俩一天天不干好事儿。”

    楚亦清发现她母亲不动地方,就躺在那不吱声,脾气急躁,围着她母亲的床直转圈儿:

    “妈,你赶紧着啊,给他喊回来。我现在跟他那说话不好使。你给他叫回来,管是好好说还是臭骂一顿呢,一男一女,能干出什么好事儿?”

    梁吟秋强挺着爬起来,就在楚亦清以为她母亲要听她的时,梁吟秋对着楚亦清的后背砸了一拳头,崩溃道:

    “回你自己家!”

    楚亦清怕给她母亲气过去,一跺脚,摔门出去了,冲着楼上不顺气的喊道:

    “刘婶儿,呆楼上下不来啦?给童童领下来,听没听见?!”

    楚老太太手指点着楚亦清,结果楚亦清比她奶奶气性还大,又一次不顺心眼子拿老太太撒气道:

    “以前也没见到您多偏心小锋,现在见他又哭又嚎的,您那是害他你知不知道?”

    老太太被气的心口一疼,这回是动了真气。

    以前?原来她在孙女的眼里,就是个偏心的不得了的奶奶。

    刚才埋怨对孙女不好,现在又说她对大孙子也不好。

    她刚才承认看不上亦清是想跟孙女犟犟,实际上她偏心谁了?手心手背都是肉。小慈那不是小疙瘩嘛,小慈他没爸爸了。

    “放你奶奶个屁!”

    气的老太太骂上了自己,气的都快糊涂了,眼睁睁看着孙女扯住曾孙子骂:

    “你敢哭一个试试?给我憋回去!”

    汽车声前脚消失,后脚老太太拍着心口,接过刘婶儿递过的水杯喝了一口,大喘着气,对梁吟秋的屋门,有点儿打商量的语气。

    不商量不行啊,弯腰弯腰吧,为了老楚家,为了大孙子,说道:

    “我别的都懒得说你。

    就亦清这脾气,就她那样,她能管明白谁?不作出事儿就不错了!

    拢共家里几口人?你看看就小锋找对象这事儿,她就能给作的底朝天。

    我听她手里过的账都是几万几十万。

    我的个老天啊,哪天她脑子一热,再给大天儿乌纱帽干丢喽。

    万一再干赔了,咱们家这几口人榨干骨髓也赔不起!”

    楚老太太半个身子倚靠着刘婶儿,一手拄着拐杖,往前走了几步,一闭眼睛,终于下决心吐话小慈一分钱不要:

    “梁吟秋啊,我不管是你哥给你开的,还是给小锋和亦清,你就是不给小慈,你也得寻思寻思你儿子。

    就小锋赶明儿生的孩子才姓楚,你别给我犯糊涂!

    我是没文化,不如你有文化,我也岁数大了,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心里备不住骂我千八百遍老糊涂了。

    可你知道不知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就你闺女那性格,你自个儿品品,她要是被捧的再有点儿本事儿,都能上天。

    我算是看好了,她管不明白谁,你好好给我寻思寻思有用的,别老在毕丫头身上打转。

    自古胳膊就拧不过大腿儿,你看我不就知道了嘛?!我谁也不服就服你!”

    说完,楚老太太一扬脖子,示意扶她上楼。这给她气的,。

    梁吟秋腾地坐起,话都到了嘴边儿了,又深呼吸咽了下去。她等着楚鸿天下班,等她丈夫叫儿子回家。

    ……

    毕成望着绝尘而去的汽车,就似能看到楚亦锋气冲冲的脸似的,他不服气地双手插腰,一手甩开自行车,自行车倒地,车轱辘还在慢慢地转着圈儿。

    那是他姐,他亲姐,他和毕月才是一家人,楚亦锋算哪根葱啊?敢训斥他!

    梁笑笑推着自行车在毕成的身后出声道:“大成?”

    毕成赌气囊塞转身看过去。

    “你姐昨天还发低烧呢,腮帮子都肿了,今天才去看,你知不知道?”

    “哼,有家不回,自己作的呗。”

    就毕成这态度,梁笑笑这一刻忍不了了:

    “她现在回去干嘛?你这个她一手带的弟弟都对她没个好脸色。

    你们从来没人想过,她能把玩命挣的钱往水坑里扔吗?

    她有楚亦锋,她马上就要实习上班了,她可不可以不折腾,为的是啥?

    都是一心使劲想让家里更好再好。

    你娘和你姐一吵架,毕成,你马上偏心了是吧?

    你只记得你姐说的那些狠话,包括骂你的,就没想想她说那些话之前你娘说了啥?

    让她去死。你一心为家,被家人咒骂怎么不被雷劈死了,你伤不伤心?

    做不到换位思考,也让她也喘口气吧!”

    梁笑笑说着说着更生气了,她本来想等毕铁林来着,跟毕铁林好好说道说道他那个嫂子可真差劲儿。

    此刻再一看毕成挺倔挺哏的不说话,她微皱着鼻子气愤道:

    “毕成,给她留点儿脸吧。你这两趟来学校哪次没喊?本来你姐开个车上学就是我们学校名人。

    你不知道你姐好面子?

    以前我一直觉得我就挺可怜的了,再看看你姐,我比她幸福多了。

    你们谁有点儿什么大事小情的,她得护着,管你们被指责,当初不让你瞎处对象,她给自己气病了。

    父母该提供的好环境,她得担起来。

    她怎么那么倒霉呢?她干的哪是平常人家姐姐该干的事儿?赶上当爹当妈了。

    她心心念念要给自己个家,却私下里让我打听给你看房子。

    现在不够惨吗?不想吵架只能躲着,饭店都不敢去。

    挣那么多钱,连个落脚地都没有。

    你还一次又一次跑到学校大门口,吵着嚷着戳她心窝子。

    她白对你好了。

    你一直跟你姐在一起摸爬滚打挣钱,我不明白,谁不理解她,你也应该理解她。

    现在你这个样,真让人失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