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百零三章 打起来了(一更)

    毕月给毕铁刚问沉默了。(看啦又看)

    毕铁刚用着迷离浑浊的目光,看着路上匆匆的行人,麻木地蹬着车。

    孩子认了死理儿了,就可楚家干上了,他可咋办呐?

    她不吃亏儿,她难受。

    她还长大了,他又不能绑着她。

    毕晟看了看他姐,看了看他爹的背影,忧愁地叹了口气,连蹬几下追上前:

    “爹,你腿疼不疼?”

    “爹,我带我姐吧?还得蹬十来分钟吶?”

    毕月一直微低着头。

    再次回家,她心里有点儿打怵,还有点儿没脸,而更多的是,她怕。

    怕她娘指着她鼻子重复她爹的那些话。什么怎么就住楚亦锋那了?她说实话顶回去,会吵架。

    还有干嘛去了?要不要个脸?跟一个男的就那样出去玩了?

    或许,毕月觉得她娘见她的第一句还很可能是:

    “你不是嫌我们一家是累赘吗?你还回来干啥?!”

    想了很多。

    离家那天,也觉得从自己家到楚家,距离真远。

    以至于真到了家门口,听着狗蛋儿扣响大门那一刻,毕月还没反应过来。

    刘雅芳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来了来了!”

    毕月心一紧,眼神落在他爹手中拎着的那个皮包上。

    毕铁刚推车进院儿,狗蛋儿紧随其后抬着自行车大梁过门槛。

    而那对儿母女俩,一个门里,一个门外。谁也没看谁。

    毕铁刚是刘雅芳给骂到学校找的毕月,她能不知道毕月逃课吗?

    逃课这俩字,在刘雅芳几十年如一日的观念中,这是学习好的孩子不能犯的错误。

    去哪了?干啥了?

    住在楚亦锋家里,你是个大姑娘家,虎不虎?

    吃没吃亏儿?

    她揣了一肚子话。

    没有听到毕月叫娘,刘雅芳两手紧扣住,指甲抠着手心,咬了咬后槽牙,嘴都张开了,又咽了下口水,最终扭身往里走时,只不带好气儿地说了句:

    “痛快进屋洗手,那面条都快要坨成一团了,一个个的,可有功了!”

    这就算刘雅芳主动和毕月说话了,刘雅芳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说都说了,但她心里不得劲儿。她是当娘的,她凭啥先说话?

    所以毕晟在问她毕成咋不在家呢时,她头都没回是这么回答的:

    “哼!你们得接,你哥还得送,送卖地家那死丫头。

    那死丫头给咱家送来一筐破菜,我都给扬大道上去了。

    说是感谢给安排工作。

    哎呦天啊,真能耐啊,我都不知道这能耐的,这家伙,一家子围着团团转!”

    一直在她身后跟着要去吃饭的毕月,站住了脚,低头抿唇不语。

    而刘雅芳不说还好,一张嘴那一肚子委屈和气啊,就跟收不住闸了般,顺手拿起扫院子的笤帚,泄气一般扔在窗户下面,正好砸在了浇花的铁壶上,立时院子里叮当声响起,连进厨房撩起门帘子都不带好气儿。

    “姐?”毕晟小心翼翼地看毕月,又拉了拉毕月的衣服袖子,小声劝道:

    “别跟娘一样的,咱当听不到,她一般说我,我都装听不着。走,咱吃饭去。”

    毕月勉强让自己表情看起来若无其事,她对毕晟摇了摇头:“你们吃吧。我先回屋了。”

    刘雅芳干等毕月不进屋,再听到毕铁刚问狗蛋儿你姐呢,狗蛋儿说是不吃了,她心里的火苗子立刻就烧上了头,到底压不住脾气了。

    刘雅芳将装肉酱的二大碗使劲往桌子上一砸,对坐在饭桌边的父子俩喊道:

    “你们去哪找的她?干哈去了,她说没说?

    是不是不要个脸了也,跟那个楚亦锋打连连呢?

    课都不上了,见个男的就那么没出息,迈不动腿儿。

    也不知道是哪头轻哪头重了。

    我要早知道她这么不争气,我还苦巴苦熬的供啥供?当年就不该供她!”

    毕铁刚寒着一张脸,一声不吭。

    毕晟觉得他得闭嘴。

    到底咋回事儿,刚都见着谁了,打死他也不能说。

    毕晟麻溜起身有点儿躲的架势,绕着刘雅芳去了厨房,取了筷子,又重新坐下递给毕铁刚,尽量不出声地挑过水面条。

    刘雅芳还在继续喊着:

    “问你爷俩呢?一个个都哑巴啦?去哪找的都不知道了?长那嘴就知道吃吃吃!”忽然扭身冲窗户的方向,从那里能看到毕月的房檐,尖着声音骂道:

    “咋就能那么有功呢?瞧瞧你这一出又一出的,谁家丫蛋子像你这样?

    这日子让你搅合的。

    大成饭都没吃,还得骑车骑到二半夜去送那卖地的丫头。我都想一拳捶死她,骂她两句咋的?她还得搁个人哄。

    还送?大成那也是个贱嗖嗖的。”

    毕铁刚抬头了,声音跟刮着冰碴似的,至少狗蛋儿听的后脊梁骨一僵。

    “你有完没完?!”

    刘雅芳拧眉瞪着毕铁刚,又对毕铁刚撒气道:

    “我有啥完?都你惯的。

    以前我骂她,你就拦?拦成这幅死德性,再不管就上天了。你个当爹的,一天天不做好豆腐你!

    你看看她,回了家了,跟我声都不吱,我是她奴才啊?

    做好的现成饭不吃,跟谁俩耍驴呢?我喂她嘴边儿得了呗?

    全家人围着她绕,把她能耐的,真能耐她别……”

    “哗啦”一声。

    毕晟拿着筷子低头僵在那。眼睁睁地看着他的面条碗落地碎了,桌子四仰八叉地倒地了。

    刘雅芳半张着嘴,惊愣在原地。

    “滚出去!”

    “爹……”毕晟两手紧握,祈求地和毕铁刚对视着。

    “我让你滚出去!”

    “我不滚,爹你要干啥啊?”

    一种害怕的情绪袭上毕晟心头,然而毕铁刚没给他废话的机会,连踹再推的,到底给他小儿子推搡出去了,反插上了门。

    回身眯眼看向刘雅芳。

    刘雅芳声音里带着惊慌:“你咋的?你要干啥?”

    “啪”的一声,刘雅芳的脸立刻就歪了。

    毕铁刚沉着声,那声音里气大劲儿了带出了颤抖:

    “你刚才那半句是想说啥?真有能耐,那闺女就别回家是吗?

    姓刘的,你就这么骂自个儿闺女?

    我告诉你,这家姓毕,我闺女也姓毕,轮不着你给撵来撵去!”

    望着捂着半边脸的妻子,身心疲惫的毕铁刚眼眶红了,他悲愤道:

    “你给闺女逼的去别人家。

    我好好的丫头,你给她折腾的,愣是让她在人前抬不起头做人。

    你特么的敢戳我心窝子!

    你再撵她出门一个试试?我先让你滚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