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一零章 敢买,敢卖吗(二更)

    “您是她母亲吧?”

    “啊?嗯嗯。(www.k6uk.com)”刘雅芳懵懵地点头。

    李大军干脆道:“我也不和您兜圈子了。不知道这地是您家谁……”

    这话还没说完,刘雅芳忽然像想起来啥似的,转头就跑,跑的李大军莫名其妙,他回身和他的司机对视道:

    “我长的很吓人?”

    司机对他翘大拇指:“军哥,您吶,匪气太重。”

    “滚。”

    李大军掏兜点烟。

    有点儿尴尬的在原地踌躇着。

    他也不知道自个儿是该推门进去啊?还是再等等啊?

    那老娘们几个意思啊?

    也不吭个声,转头就跑,这就晾上他了。

    而跑进院子里的刘雅芳,她栽着膀子有点儿跑偏。

    一小半儿本心想装病吓唬毕铁刚,一大半儿是真一宿没咋睡,头昏脑涨的。

    刚才她还想装作一副喘不上来气儿的样子,现在是恨不得脚底生风。

    刘雅芳此时大脑里一片空白,心里就一句话,搅合的她内心波涛汹涌的:

    “哎呀妈呀!那破荒地要倒手了,有大傻子上门要买地啦!”

    跑进屋里,着急忙慌地拿暖瓶倒水洗脸,脸刚摩挲了一把,才一拍大腿想起来,那“大傻子”还搁门口杵着呢,探头扯着有些沙哑的嗓子喊道:

    “那啥?李?”猛住了,人家叫啥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刘雅芳又喊道:

    “你搁门口等我一会儿吧。”

    等这边儿,李大军抽完两根烟,坐进车里了,刘雅芳也带小跑的出来锁门了。

    “走啊?那上车吧。”

    在屋里梳头时,刘雅芳就想好了。

    她啥啥不懂,这人还不认识,得小心接触。

    不能上车啊,这要上车了,给她拉跑了,万一威胁她闺女想白要地呢?到时候她闺女救不救她?哭都得找不到坟头。

    刘雅芳顶着脑门上的灌口印子,特和蔼地一笑回道:

    “不了,你在后面跟着吧。俺家当家的不在,我得领你去见他。”

    说完,夹着毕月淘汰下来的小手包,率先“领跑”。

    真是跑啊,跑着出胡同去坐车。

    李大军看的一愣一愣的,他扭头看向他的司机时,司机噗嗤一下笑了。

    黑色轿车开的比牛车还慢,慢的跟昨天楚亦锋开的似的。

    李大军翘着二郎腿拧眉看着前方。他实在被刘雅芳这一出又一出整毛了。

    你说要是不信他不坐他车吧,他当警惕性强了。

    可他一天忙着呢,你倒是打个车让他跟着也行,可他眼睁睁地看着刘雅芳跑的呼哧带喘地往公交站去。

    “撵上她。什么意思啊?”

    要不是亲自去查了下那块地的归属确实姓毕,就刘雅芳这小家子做派,李大军觉得,他能直接跟丢了,跟着没意义了。

    “婶子,上车吧,我不是坏人。啊?!”

    ……

    刘雅芳推开饭店门,进门就问服务员:“你叔呢?”

    “在后厨。”

    刘雅芳也顾不上跟毕铁刚生气不说话了,在厨师掂大马勺的噪音中,一把扯住毕铁刚的胳膊,态度极好道:

    “他爹,咱家来人了,你快跟我出来一趟。”

    “你……”毕铁刚耳朵都热了,这娘们也不管人多人少了,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

    “买地的,买咱大妮儿的地。你痛快的。”

    李大军看着边用围裙擦手,边向他这方向走的毕铁刚,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心里也确实笑了。

    这一家人……

    那女的,迷迷瞪瞪的演跑路。这家主事儿的,脸上好几道子被挠的血印子。

    ……

    饭店的包间里,刘雅芳指挥完服务员摆上茶杯,接过茶壶就挥退了所有人,关紧了包间门。

    李大军先递给毕铁刚一张名片,表明身份道:

    “天天国际,叔不知道听说过没有?像是东山墅,阳光上东,玉翠尚府,那都是我们公司建的。”

    李大军说到这一顿,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今天我能来,就代表着我能说到做到。

    也不是什么骗子之类的。

    咱那地要是不过户,也骗不了什么不是?所以叔和婶子放心。”

    毕铁刚捏紧手中的名片,状态看起来倒是给李大军很不好说话的样子,一本正经地,连个笑模样都没有。

    实际上,他心里有点儿懵。

    能不懵吗?孩儿他妈进屋就扯他衣裳袖子,张嘴就是买地。

    这人……这人又特么吓唬他,听不懂李大军说的那些名字,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嗯。你要买俺家地?”

    李大军点了下头:

    “阴差阳错,能跟叔坐在这唠嗑,也算是天意。下头人办事不利,要不然不能有这么一遭。

    呵呵,听你口音,叔是东北人吧?我也是。

    要不说该着呢,我齐市的,我们天天国际的李天天李总,也是齐市人。”

    毕铁刚心里稍微一松,刘雅芳赶紧和蔼道:

    “哎呦天儿,那可真挺巧。俺们是哈拉滨下面屯子的。离的挺近。”

    “是。刚才进这饭店,我还挺恍惚。记得以前是齐市烤肉店吧,想家乡那一口,我还真来吃过。”

    “嗯那,可不是咋地。”

    刘雅芳又热情地站起身给李大军添了点儿茶水,坐下时,趁李大军和那司机不注意,在桌子底下轻踢了下毕铁刚的小腿,又冲李大军客气地笑了笑。着急让毕铁刚问价格。

    毕铁刚却没着急:“咱都老乡,别绕圈子了,你啥意思?都有一说一吧。”

    “你看,叔,你们买那一块地,真算挺有眼光。

    应该不是为种地吧?

    我不知道是等着升值还是什么,可我们公司想要收购,是为了盖楼。

    这是我最实在的话。

    你多少钱买的,我给你多加点儿,你也不用等着压钱涨价了,你看怎么样?”

    刘雅芳探身上前,焦急道:“你能给多少钱?”

    就凭毕月她娘的态度,李大军立刻心里有底儿了,往椅子上一靠,双手环胸道:

    “给你们十五万怎么样?我这可真是很有诚意了。”

    这话一出,刘雅芳心里一抖,她是激动的。而毕铁刚是震惊的心里一抖,瞬间看向李大军。

    李大军觉得*不离十了。

    看这对儿夫妻没见过大场面的做派,也就是上下再跟他磨叽个三两万,就在他以为毕铁刚要再多要点儿时,毕铁刚顶着脸上的三道血印子,异常坚定道:

    “地是俺闺女的。这主意,得她自个儿拿。

    你就是给我二十万,也得她点头。

    你先坐着,大侄子,叔给你张罗张罗饭去。”

    说完,毕铁刚起身,还冲刘雅芳皱眉扬下巴,意思是跟他出去,这才扭身继续道:

    “咱这么认识一回,也确确实实是缘分。成不成的,叔去后厨让大师傅给你炒两个菜,你尝尝。

    到时候大侄子多介绍点儿顾客照顾俺们生意就好。

    稍等会儿吧,她快放学了。”

    一出包间门,刘雅芳都顾不上怕跟前儿人听见了,扯住毕铁刚仰头焦急道:

    “你咋不吐话呢?”

    毕铁刚咬牙小声骂道:

    “吐个屁!看见没?这刚几天啊?涨好几万。你就没对的时候。再瞎搀和我还揍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