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一八章 夜半私语

    楚亦锋瞬间抬起埋在毕月脖颈处的大脑袋瓜。(www.k6uk.com)【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两个人交叠着,鼻息交缠,呼吸可闻,借着外面的月光,都能看清彼此的眼眸。

    深沉暗哑的男声里,还有点儿发懵。

    要知道他进屋就直扑,满心满眼都是和毕月亲热亲热,以为听差了呢:

    “嗯?”

    “我要是怀孕了咋整?”

    见到另一个惹祸的了,被楚亦锋的呆样儿渲染的,毕月的态度就跟说的是真事儿似的。

    这回楚亦锋听清了。

    随后,毕月清清楚楚地看见楚亦锋僵硬地冲她弯了弯唇角。

    像是呆了,像是傻笑,还像是不知道该说啥了,只能用一句……

    “呵呵。”

    呵呵?

    啥意思啊?

    这一个“呵”,毕月霎时心冷了半截。

    敏感的毕月有了动作,她挣扎一般使劲推搡还趴在她身上的楚亦锋,她可没藏着掖着,直接用着清冷的语调斥道:

    “起开!”

    “怎么了?”楚亦锋疑惑地看着忽然像是要跟他干架似的毕月,张开胳膊护着。

    一方面是怕毕月黑灯瞎火的摔下床,另一方面是被毕月往死里踹他腹部的态度吓着了。

    “啊?月月,怎么了?”

    “怎么了,你问问自己。”

    应毕月的强势要求,楚亦锋坐直了身体,又看向抱着蜷曲着膝盖的毕月,忽地又是一笑。

    凑近毕月,肩并肩,大脑袋又贴了上去,还自言自语重复一遍:“怀孕了?”

    毕月嫌弃楚亦锋身上的酒味儿,此刻更嫌弃楚亦锋这个人,她十分不满意楚亦锋的态度,紧蹙着小眉头往后躲着。

    “月,你想听我心里话不?但咱先说好了,不带不高兴的。”

    也不管毕月听不听,楚亦锋眼中闪动着光亮,用着气息耳语道:

    “哥们第一反应是,这不胡扯呢吗?要是真中招了,那咱之后不都白忍了吗?”

    毕月嗖地一下转头看向楚亦锋:“什么意思?”

    楚亦锋这回嘴角弯的弧度扩大了:

    “第一次,还没尝到滋味儿呢,草草结束。

    之后都没进行到最后一步,你就催着快点儿拿出来,催的我后面就没有尽情投入的时候。

    要是真第一次就有了,咱俩避的什么孕呢?白忙啊?这不亏了嘛!”

    毕月伸腿就踹,真急了:

    “你给我滚。都什么时候了,你脑袋里怎么都是黄色废料?”

    楚亦锋这回强势了,强势地伸胳膊,一把搂过毕月入怀。

    用劲儿太猛,俩人又后仰躺在了床上,铁架子床立刻发出“嘎吱”的抗议声。

    黑漆漆的小屋回荡着掺杂着笑意的男声:

    “有,咱就生呗。嗳嗳?别打我啊,你这傻妮儿,戒指划我脸上了。”

    随后又笑着安抚,用有点儿冒胡茬的脸蹭毕月的脸儿:

    “理论上,媳妇,理论上应该不能。你别自个儿吓唬自个儿啊?哪有一次就中的?

    我第一次表现不好,没那么天赋异禀。

    要是你那块地异常肥沃嘛……

    嗳?你怎么又咬我?你别咬脸啊,我不说了不说了。”

    一米五的床上,楚亦锋搂着毕月,像是新婚小夫妻一般夜半私语中。

    毕月捶着楚亦锋的胸口,表达着她的不安:

    “我现在都有点儿后悔了,我当时不勾搭你好了。”

    楚亦锋亲着毕月的额头,忍着下身的反应,又疼又涨,却只能强迫自己走深情稳重路线,嘴挺甜,变相夸道:

    “你这丫头最招我稀罕的,就是从不推卸责任。

    遇到你,我是个有福气的人。

    你想啊?

    人生几十年,谁知道以后能怎样?

    估计无论我摊上什么事儿,你都不是等着我挡在前往后缩,而是和我并肩担当。”

    毕月在黑暗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但得说这夸奖击中了她心里的某了点,不自觉眉眼弯弯,还得装作仍在生气:

    “你少来。”

    楚亦锋舔了下毕月的耳垂,含糊道:

    “不能有啊,放心,有了你找我算账。

    回去我就上交结、恋爱报告。咱先有个合法身份。”

    为缓解毕月的紧张感,楚亦锋赶紧又拿楚老太太说事儿道:

    “我奶,对你特别满意。赶明儿她再来找你,你对她好点儿。

    就我奶,你别看她是个老太太,我妈我姐绑一起都拿她没招。有她仗腰,咱俩前途一片大好。”

    “切,我都不稀得想那些。”

    彼此都知道,车轱辘话说一箩筐,没啥大用了,怀与不坏,他们现在都没啥招。

    楚亦锋甚至根本不信毕月能怀上孩子,那得多大个雨点子?那也太……太幸运了!

    这不说还好,毕月这一担心,楚亦锋觉得,要是没怀上,他也许还得有点儿失落呢。

    怀孕好啊,怀孕正好连媳妇再孩子一锅端。

    所以这俩人聊着聊着就变成了……

    “那个天天国际,是我们叶头他老丈人家的买卖。

    真不像话了。

    这皇城根儿的建筑工程,都快要被他老夏家包圆儿了。

    咱不能卖。咱又不缺钱?也不跟他们抢建筑工程。

    你听我的,盖宾馆,规划图纸我过两天就能给你拿回来。”

    说到这,楚亦锋微皱眉头一顿,不放心,没等毕月说话呢,又赶紧拍了拍毕月的胳膊嘱咐道:

    “你记住了,要是下面有人干啥下三滥的事儿逼你卖地,你就直接去找李天天,提我。”

    “嗯?你认识?提你好使?”

    “咱老楚家不有好使的吗?”

    这面私语中,寂静的毕家小院儿里,另一个屋子也没睡觉,正在上演夫妻对话。

    刘雅芳跟毕铁刚叹气道:

    “大妮儿啥意思啊?这是信不着我啊。怕我暗地里还能给地卖了是咋地?”

    “自个儿孩子,你竟寻思那没用的。就真是那么想的,也是怕你一时犯糊涂。她咋没把饭店钱让别人管吶?不信你早要回去了。”

    毕铁刚烦躁地坐起,不给两句,不消停睡觉。这娘们。

    摸了摸肚皮,一天都没好好吃饭了,下地穿鞋。

    “干啥去?”

    “卷干豆腐去。”

    毕铁刚说着话的功夫,边咳嗽着边推开了房门,毕月那屋小床上的俩人一僵。

    毕月赶紧嘘了一下,楚亦锋看的一乐,对着毕月翘起的小嘴,的亲了一口。

    就在这俩人觉得,只要不出声就没问题时,有个人可不管那事儿。

    刘雅芳在毕铁刚往厨房走时,她也趿拉着鞋下地。

    因为她忽然想起,存钱放银行有利息,那存土地证有没有利息啊?不行,得问问利息多少钱。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妮儿啊?”

    “啊?”

    楚亦锋不忍直视闭了下眼。他家月月,为啥要回话,装睡着了不好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