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二八章 毕铁林回归(三更,为Molly0707和氏璧+2)

    冷笑,他有多久连真实情绪都不流露了。(看啦又看小說)但是当见到他真心对待的人,情不自禁还是流露了。

    毕铁林深吸了口气,挑了下眉,开口的时候就像是刚才那一瞬露出的怒意从未有过一般。

    只是插在裤兜里的两手,紧紧攥拳,露出的半截胳膊青筋暴露。

    “什么时候的事儿?”微扬下巴点了点陈翠柳的方向。

    陈翠柳从黑了瘦了高大的毕铁林进屋那一瞬,心口抑制不住地砰砰跳,脸色也红了起来。

    这一刻,她恍惚间才搞懂自己,吴玉喜就是有天给她富得流油的生活,在她心里,还是比不上毕铁林。

    不知道怎么想的,陈翠柳就是希望能和毕铁林说上两句,小声道:

    “铁林哥,我来还没去看雅芳姐和姐夫,他们不知道我……”

    吴玉喜两手紧张地搓动着,抢话道:

    “那啥?铁林?你咋回来了?俺俩就是扯了个证,还没来得及张罗办事儿呢。

    寻思、寻思等你回来,咱们哥几个再热闹热闹,再回她老家补下婚礼就行了。”

    听到二傻还在哭,毕铁林点了点头:

    “把二傻哥的饭盆装满,喜子跟我来地下室。”

    ……

    地下酒窖里有个偌大的写字台,写字台上是一摞文件夹,最近几个月五个门市的账本。

    毕铁林坐在椅子上,始终背转身在翻阅着。

    而吴玉喜一直站在他的身后,眼神落在一排排的酒柜上,此刻在想些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一页一页刷刷翻纸张的声音。

    毕铁林会在个别页数上停顿一会儿。而那一会儿,他的手指会有规律地敲击写字台。

    敲击声敲的吴玉喜心里七上八下的,他频频暗示自己,不要紧,看不出的,不会的。

    毕铁林合上了一本又一本,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由大太阳烤的人真觉得夏天来了,到小学生们开始列队放学。

    后面的两本,毕铁林干脆直接一扫而过。随后掐着晴明穴,很是疲惫地闭眼仰靠在椅子上。

    “铁林?没什么问题吧?”

    毕铁林没回答,沉默了好一会儿。

    他心里滚动着复杂的情绪,眼神也意味不明地盯着那一排排酒柜:

    我从没想过,我们会变成这样。

    在监狱里,你替我挨揍的闷哼声,就像是还在耳边。

    揣着第一批货,在警察临检时,你说:“我来。”

    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玩命挣钱,当全身上下连钱都没地儿再藏时,你洋洋洒洒扬起一沓子钱发誓道:

    “哥们这条命,铁林,你的!”

    那些日子还那么熟悉。

    钱,真是个好东西,它能让人忘了很多,它能改变一个人。

    而我现在还能对你说的,在那段岁月里,我是真的把你当兄弟。

    毕铁林站起了身,依旧两手插在裤兜里紧紧攥拳。

    等他开口说话时,最平常不过的语气,却让吴玉喜腿软心抖。

    “喜子,你从不知道我还会做假账吧。

    在那个阴森森的监狱里,我可是一天都没浪费。”

    毕铁林转过了身,这回直视吴玉喜,盯着他曾经的兄弟问道:

    “能因为做假账成了重刑犯,进了大西北监狱的人,你觉得是他的手段高,还是你请的人更厉害?”

    说到这,毕铁林笑了,双手重重地拍在了吴玉喜的肩上:

    “晚上九点有趟回老家的车。”

    “铁林?!”

    一直木呆呆的吴玉喜,当听到晚上九点那句话时,他才像是忽然反应了过来似的,震惊地看向走上楼梯的毕铁林。

    “铁林?铁林!我错了!

    我一时贪心,我这不是有孩子了,我……我再不会了。

    我真的,真的只拿了四万五,这钱我给你吐出来!

    是为了买房,都是陈翠柳那死娘们,她要买大的,要买四合院给老家父母接来,买个跟你一样的四合院。

    我是贪心,看在哥们曾经跟你出生入死的份上,铁林!”

    毕铁林连回头都没有回头,四万五,他前几天因为贷款喝进了医院。

    清冷回道:

    “过了九点,我会报警。”

    说完大步上楼,推开中心店的门。

    楚亦锋放下车窗弹飞烟头:“小叔?”

    毕铁林一点头,奔楚亦锋的车上走去。

    满脸慌张的陈翠柳挺着大肚子站在门口,就在她要说话时,她被踉跄追出门的吴玉喜差点儿撞个跟头。

    车开走了,倒车镜里是双手捂脸猫腰站在路边的吴玉喜,他在一遍一遍地自言自语道:

    “铁林,铁林你不能这样,你心也太狠了。”

    楚亦锋瞟了眼表情十分平静的毕铁林:

    “小叔,怎么着了?”

    毕铁林微笑摇头:“没事儿。不过是个小插曲。”

    “去其他店?”

    “不了,明天再去,好好捋顺捋顺。”

    楚亦锋一点儿没拿自己当外人,说道:“那咱回家?”

    毕铁林活动了两下肩膀,以一个舒服的姿态靠在座位上,看着京都城的街道:

    “回家,好久没见我哥了。”

    ……

    人民医院里,梁笑笑在灌着热水袋。

    病房里只有她和梁浩宇,梁浩宇此时已经睡过去了,梁笑笑也是一脸倦态。

    丁丽是在中午梁笑笑说出滚字就离开了。

    她自己也知道,梁笑笑是恨不得捏死她的人。

    她晕晕乎乎地走出医院时,大太阳光一照,有那么一瞬,丁丽晕眩到甚至也在质问自己:

    “是啊,她到底是怎么了?是怎么有底气对梁笑笑不好的?”而如今,她真心感谢梁笑笑。

    心中有个魔,嫉妒,贪婪,越要越多。

    还是她姑和丁博一遍遍地问她:

    “咋整啊?浩宇咋整啊?”

    丁丽才恢复常态,立起眼睛尖声道:

    “什么咋整?医院不能再来,你们两个也不许再露面刺激梁笑笑!

    只要我们不来,那死丫头心善着呢,就不会把浩宇扔出去,就不会用我们掏住院费,她管一天是一天!”

    看着她姑连连点头,丁丽又眯眼质问道:

    “欠我的钱该还了吧?怎么?你们真以为变更浩宇归谁就完了?”

    “啊?”丁丽的姑姑慌神了:“啥意思啊?还能让咱们赔钱啊?咱家哪有钱?你爹刚盖完房,我家,小丽,我才包完地。”

    ……

    梁笑笑站在水房里正刷洗着饭缸。

    “笑笑?”

    沉稳的男声,白衬衣,黑西裤,彻底晒成古铜色肌肤的毕铁林,对猛然回眸的梁笑笑哑然一笑。

    梁笑笑手中的饭缸掉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