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六一章 好婆婆都是别人家的(二更)

    毕月晚上放学又去王家等王晴天放学,又在胡同口跟军辉说话,现在还在吐呢,怎么可能准时到家。(www.k6uk.com)

    刘雅芳摘掉围裙擦了擦手,探头问屋里正在教狗蛋儿做题的毕成:

    “大成啊,你姐说没说她晚上要上哪去啊?这都几点了,咋还不回家吃饭。”

    毕成闻言,扭头看了看院子:“不知道,她没说。”

    “那等会儿吧,等她一起回来吃饭,你们先学习。”

    “娘,你要干啥去啊?”

    刘雅芳边撩起门帘子,边随口回道:

    “我去道口望望。”

    狗蛋儿小声和他哥嘀咕道:

    “咱娘老拿京都当赵家屯,咱姐开四个轱辘的,她一整就要出门找咱姐,上哪找去。”

    毕成啧了一声:“写你的作业,哪都有你。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

    ……

    刘雅芳打开大门刚走出几步,她就瞪大了眼睛。

    从她这角度看,一个大小伙子正在半抱着蹲地上的人。

    要不是有红色的夏利车停在一边,她甚至都有点儿不相信蹲地上的是她闺女。

    为啥?不能够啊!

    她闺女有对象啊,对象当兵走了,这是谁啊?搂搂抱抱的,这什么姿势?不像话!

    就是现在刘雅芳也觉得不一定,因为蹲地上那影子被男人挡着,没看到脸就不确定。

    而此时的毕月也不吐了,但是已经吐的晕头转向了,正被军辉扶着蹲在那倒口气呢。

    毕月觉得她都有点儿吐的大脑缺氧了,刚才有那么一刻,真是有种胃好像都快要吐出来的假象。

    刘雅芳又上前几步,离蹲地上那俩人十几米远的距离,用着小心翼翼,像是试探,还有点儿不可置信的声音喊道:

    “大妮儿啊?是大妮儿吧?”

    毕月还没等回答,军辉率先抬头看向刘雅芳,而刘雅芳也马上先看了眼军辉,第一印象就是额头那块有道疤痕。

    等刘雅芳第二眼看向毕月时,脸色一变,这回带小跑跑了过来:

    “咋的啦?啊?真是你啊,妮儿,这咋吐了呢?”上前一把搂住毕月。

    刘雅芳看了看地上的一大滩,又焦急地赶紧看毕月:

    “吃啥吃不对劲儿了?”

    毕月被刘雅芳“抢走”了,军辉站起一边点头道:

    “你好,阿姨,她好像是吃坏东西了。”

    刘雅芳啥也顾不上了,只顾着扶住她闺女,抬脸瞅毕月。

    而毕月是吐完一直捂着嘴,她都快要被自己熏着了,还想吐,吐到后背布满了一层汗珠子,全身一点儿劲儿都没有。

    是军辉捡起了地上的东西,又反身上了夏利车,将车开到了毕家门口。

    刘雅芳这才忽然想起来身后还跟个大小伙子呢,回眸看向军辉,眼中有疑惑。

    军辉将毕月的书包和车钥匙递给刘雅芳,这才再次重新介绍自己,先是点了下头,点的刘雅芳也不自禁跟着点点头。

    “阿姨,你好,我是军辉,是毕月的朋友。今天休假刚回来,方便车正好停在这,这才碰到毕月。”

    刘雅芳干巴巴打招呼道:“啊啊,好好。”

    “那阿姨我先走了,改天再过来拜访您,您先扶她进院儿吧。”

    军辉站在毕家的大门处,望着四敞大开的小院儿,听到刘雅芳在招呼毕月的两个弟弟,他将目光放在了毕月始终捂住小肚子的手上。

    直到什么都看不到了,直到“咋的了咋的了”的问话声被隔绝在房门里,他才转身将手提包重新甩在肩膀上,大步离开。

    军辉到了家里,他母亲正好刚挂电话,一扭头看到她儿子了,立刻脸上堆满了笑容:

    “回来啦?”

    “妈。”

    军辉的母亲上前,想要接过儿子的手提包,军辉笑呵呵说了句:“不用,挺沉的。”

    “呵呵,刚才你姑夫打电话问我,不是说下午四点多钟就到吗?他要请咱们家去饭店吃饭,说是要欢迎你回来。我一看,都这个时候了。儿子?”

    军辉面对露出神秘兮兮笑容的母亲,有些无奈:

    “妈,您这是?”

    “你是不是去师大了?是跟那个毕月一起吃的饭吧?吃过了没?我一猜你一准儿就不能那么准点儿回家。怎么样啊?”

    军辉挠了挠脑袋,将行李包随手放在鞋柜上:

    “什么怎么样?”

    他母亲围着他身前身后的转悠:

    “你说我问什么呢?那丫头见到你高兴吧?哎呦,一晃你走了大半年了。”

    高兴吗?

    如果毕月那很美很甜的笑容是专属他一人的,那应该是挺高兴的吧。

    军辉没回答,她母亲也不介意,还继续问着她最关心的问题。

    能不关心吗?儿子都这么大了。她嘴上说不着急不着急,可她看到明明是同龄人却都能抱个孙子出门显摆了,她也想,心里盼着呢。

    这一着急,一连串的话就说了出来:

    “辉子,这回咱加把劲儿,该定下来就定下来。

    这两天,没用的饭局,你要是不好意思回绝,你往妈身上推。

    你多去人女孩儿家表现表现,多抢着干点儿活,在她家长辈面前多晃悠。

    咱要是想娶人家含辛茹苦养了那么多年的闺女,别说多说点儿好听话,多干点儿活了,就是怎么上赶子都不过分。

    关键是,儿子,你还得知道主要次要,得多去师大转悠转悠,让她那些同学多看见你。

    现在这大学生可不像前些年了,我听你舅妈说,学校不让,但都偷着处,你别常年不在家,再让人天天见面的同学截了胡。

    现在天儿还好,各大园子里景色也挺好。不行的话,往远了走,多溜达多聊天。

    总之我跟你说,辉子,这个互相了解的过程,都是从聊天啊吃饭啊开始的。

    聊的多代表共同话题多,一起多吃吃饭,你不要小瞧吃饭这事儿,将来过日子,吃不到一起去,那可容易引起家庭矛盾,所以你这趟回来得……”

    军辉更加无奈了,也不管茶几上是谁的杯子了,拿起来就喝,边喝边抬头看了看楼上,他爷爷半天没下来了,看来是出门溜达下棋去了。

    截话道:“妈,你说的那都是哪跟哪啊?您和我爸就是吃饭吃一起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