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68章 鲲鹏老祖出手

    封魔台之的封印裂缝被修复。(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除此外,那五行阵柱上,阵纹交织,在封魔台上空演化出一个阴阳气旋。

    这个气旋搅动,沟通了北灵古迹外的天地。

    在这刹那间,天地间有着五行之力被牵引而来。

    “阵法之力在运转!”见此,凌飞那眸光一闪。

    “传说鲲鹏老祖是被上古人皇所镇压,人皇虽然不在,可在阵法内还有着他的一丝真灵在,看来此时是他的真灵在出手,要竭力镇压鲲鹏老祖!”怜霜抬望虚空,在瞧得那突然演化出的阴阳气旋后,她内心也是莫名的高兴。

    若是上古人皇出手,或许还有着一丝机会将鲲鹏老祖镇压。

    “上古人皇?”凌飞眸光一凝,也是不由多了几分期待。

    如今他燃烧了体内的一部分神魂之力,早已经是精疲力尽,凭借他的实力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呼呼!

    磅礴的天地之力通过气旋没入了封魔台上,使得这阵法之力也是在逐渐的增强。

    “以阴阳五行之阵,汲取天地之力加固封印么?”当这阵法引动时,那正凝聚鲲鹏精气的鲲鹏老祖眸光一闪,露出冷笑,“只是,如今本座已经遁出了一丝分魂,你现在加固封印,已经晚了。”

    低沉的声音响起,旋即鲲鹏分魂那巨翼一卷,下方,徐子涛那遗落的鲲鹏剑便是被它摄入虚空。

    “鲲鹏剑,为我鲲鹏族后人骨骼所炼,倒是能融入本座的力量。”当此剑被摄来,鲲鹏老祖微微点头,旋即它的身子一闪,化为了一缕幽光没入这鲲鹏剑之内,刹那间,鲲鹏剑光华大作。

    这剑上纹路流转,上面震荡出恐怖的鲲鹏之力。

    在这一刻,此剑当中的力量俨然完全被激发了出来,那等力量远远不是徐子涛催动时所能相提并论。

    “如此力量,该达到何等境界才有?”当这鲲鹏剑当中的力量迸发出来,远处的上官婉儿那颗心都在颤抖,此时,她感觉呼吸变得无比的困难了起来,剑,本就是宝剑,超越了天灵之宝与通灵天宝。

    如今这鲲鹏老祖的一丝分魂没入当中,以那强大的神魂之力掌控此剑,那岂是常人可以相比?

    要知道,这鲲鹏老祖哪怕是一丝分魂,那气势也比神府境的强者要恐怖啊!

    “先前徐子涛已经破了封印,如今鲲鹏老祖出手,这封印估计真的要被毁了。”怜霜叹了口气道。

    若阵台被毁,鲲鹏老祖本尊所面对的束缚自然便会减少。

    如此一来,它就能更好的挣脱镇压,脱困而出了。

    “现在,谁可以挡它?是上古人皇吗?”凌飞低语。

    此时就连他都感觉到了无力。

    他抬起头,望着前方的封魔台,希望能够出现奇迹。

    不仅是凌飞,北灵台上也有人在关注里面的事情。

    “完了,鲲鹏老祖要亲自破除封印了!”

    “鲲鹏老祖将出,此间又有北冥化海出手,我们多半要死在这里了啊!”北灵台上,有着哀呼声传出。

    他们很想逃,可是北灵台被一个阵法给笼罩了。

    这是北冥化海与尸灵殿的人特地设下的阵法,为的就是阻杀北灵台上各派的人。

    只要这些人殒落,要去对付南荒其他修者也就更加的容易了。

    “哈哈,鲲鹏老祖已经要出手了,那么,你们也早点授首吧!”那正在出手的北冥化海也看到了北灵碑当中所演化出的画面,此时北灵碑上绽放出一股惊人的波动,那五行之力流转,将他们大战的波动给抵御了下来。

    虽然北冥化海等人很强,却依旧无法破开北灵碑上的阵纹。

    旁边那尸灵殿的三尊强者在瞧得鲲鹏老祖的分魂融入鲲鹏剑内,爆发出强大的气势后,皆是眸露邪恶的笑容,“那么,就将这些家伙给一举拿下吧!”沙哑的声音传出,这三人的兵器当中皆是弥漫出噬灵尸气。

    这噬灵尸气席卷而出,磅礴如海,在击溃玄寂大师,袁怀天等人的神通时也趁机侵入了他们的体内。

    在这噬灵尸气的侵蚀之下,三人的实力锐减。

    “拼了!”

    “燃我本源之力!”当气势下降,这三尊强者相视一眼,便是开始燃烧自己的本源之力竭力出手。

    如此,三人都爆发出了惊人的战力,将北冥化海等人给抵挡了下来。

    而此时,封魔台前,那鲲鹏剑光芒一闪,便是化为了一道剑虹,斩向了前方的封魔台之阵柱。

    “只要毁掉一根阵柱,那阵法之力便将失效,如此一来,吾之本尊,将脱困而出。”

    鲲鹏剑斩下时,当中的鲲鹏老祖也是不由兴奋无比。

    它被封困的时间太久了,久得它都不知过了几千年,还是几万年。

    这种日子,它再也不想过了,它鲲伊誓要扶摇九天,成为这片天地的霸主。

    也就在鲲鹏剑斩去时,前方的封魔台光纹一闪,一个身穿白衣,英姿勃发的男子突然出现。

    这男子正是羲皇的一丝真灵所化。

    当羲皇的真灵出现,他屈指一弹,一道指芒便是向着那鲲鹏剑击去。

    砰!

    指芒击来,势不可挡,将鲲鹏剑都击飞了。

    鲲鹏剑被击飞,当中有着鲲鹏老祖的身影浮现。

    “羲皇,你以为,你还能困住本座吗?”鲲鹏老祖眸光狰狞,咆哮道,“你每一次出手都将少一丝真灵之力,可本座的神魂完整,魂力源源不断,耗也可以耗死你,我看你如何阻止本座出世。”

    说完,它再次催动鲲鹏剑出手,斩向了前方。

    羲皇丰神如玉,那大手一番,直接向着前方拍去。

    砰!

    鲲鹏剑被击飞,可羲皇依旧未能伤及鲲鹏老祖。

    再者,鲲鹏老祖被击飞时它也在疯狂的吸收附近残留的鲲鹏精气。

    这是它当年溢出的精气,如今可以吸收,从而以此恢复战力。

    可羲皇只是一道真灵藏于阵内,虽然它也可以引天地之力补给自己,却终究无法免除真灵之力的消耗,哪怕是那么微不可查的一丝,对他来说,都将带来极为不利的后果,因为在阵法深处,鲲鹏老祖的本尊还在竭力出手。

    可羲皇很淡定,他那眸子睥睨间有着一种可掌天地的气概弥漫出来。

    只见得他在一掌将鲲鹏剑击飞后,那眸光一转,视线便是落在了长桥上的凌飞身上。

    当视线落在凌飞身上时,他那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见得这尊上古人皇突然瞅向自己,凌飞那内心掀起阵阵波澜之余也是感到诧异无比。

    刚才羲皇那手段,凌飞也是深深的震撼。

    只是他心中疑惑,这人皇为何瞅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