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 结眼伽印

    巴伦王妃说的对,如果说血缘的传承,会让他们变得心有灵犀,那么同一副身体,同一种思维的话,他们简直不需要传递,信息就产生在心中。(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com)

    感觉到大家把目光又重新定在他身上,而且无论怎样也不肯离开的时候,阿森底也开始自我打量起来。

    的确如此,如果不说都忘了那个信息恐怕真的留在自己身上,难道……他忽然捂住自己的眼睛,感觉到有些奇怪的力量在他眼睛上面纠缠而且不断不断的树根发芽业结延伸。而他凝神思索的时候,忽然能够在一个出现在他眼睛里面完全没有见过的情境里面,看到古老阿森底留给他的一副奇怪的地图,他闭上眼睛,试图驱逐这些神奇,但是,没有用,画面依然存在,而且仿佛越来越清晰的呈现,“我看到了,他果然在我的眼睛里面都留下了地图,但是,我完全认不出这是哪里!”这沙漠之上,他到过的地方许许多多,可是关于这里,在他的记忆之中几乎搜罗不到一点点的痕迹!把回忆放低搜寻进古老氛围也依然毫无所得!

    “我猜到了,这是为什么!因为将军有另外一个分身,古老的阿森底不想让另外的一个分身也看到这幅地图,要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这仍然是一个谜题,需要你想办法解开,你与那个没有从来没有见过古老阿森底的分身,到底有什么样的区别!”

    从一个问题的深渊,跌到另一个深渊的问题,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尤其是在这种焦急万分的时刻,阿森底忽然担心起那个古老的阿森底会遭遇什么样的困难,他从来没有这样担心过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在他最初感觉,即使他们拥有一样的相貌,即使他们跨越时空,曾经互用这副身体,就算这些都是事实,但他也无法与这样一个人亲近。那种陡然扭转的感觉就像是天地,都在面前颠倒!现在的阿森迪已经觉得自己完全不认识自己了,从前的执念似乎一个一个的被颠覆,而且完全没有前兆,他感觉不到,他在痛恨那个从前的自己,但是,他就是这样慢慢的改变了所有的看法,看着像是一气呵成其实,他一直在变,却感觉不到,如水印水,如空印空。

    巴伦王子看出阿森底在想什么,本来应该让他好好的思考一会儿的,他现在心里一定在做着很多的斗争,因为知道一个人跟自己,有着前世今生的关系,而且,还要不断猜测他留下来的谜题,只不过环境是不允许的,他们陷入了一场完全不受他们控制,甚至不知道来自何人的迷梦之中,只是大体知道,异常喜欢这个梦境的一定是那个娜艾,但是不知道她到底借助了何人的脑袋来进行这个梦,万一这是千年一梦怎么办,如果一直找不到出口怎么办,“将军应该平心静气!”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巴伦王妃的手从他后面拉住了他的衣袖!

    阿森底已经抱住头,滚倒在地面上那个地图,他一直看得到,那么清晰,在每一处做的标记,可是就不能想到他来在哪里,仿佛移动用那个回忆,身体中的某一处就要爆裂开来,他无法动用的回忆,但是又知道,现在的事情无比紧急,他必须要依靠自己,非常清楚的想到那是哪里!

    巴伦王子想过去扶他,巴伦王子妃拉住他,对他摇摇头,“这是他一定要过的关!不光是为了所有人,也为了他自己,他必须要理清他跟古老阿森底的关系,否则到了最后他们都会弄不清自己的归属!”说到这里她忽然淡淡的笑了一下,“王子殿下还记得吗?在我们刚刚见到阿森底的时候,他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有没有感觉到,来到这里之后,有那种熟悉的感觉,或者是,有没有感觉到,我们的身体与这里千丝万缕的联系?明明不可能有分外真实?”

    看到巴伦王子虽然没有马上出声,但是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巴伦王妃笑着点了点头,“王子也猜到了吧,我们的前世仿佛都是来自这里,这是一个纠结的故事,是那个叫娜艾的女人,因为要满足她的私欲,而特地把我们从遥远的来世叫回来的,她在茫茫如水的时光之中,完全为她的理想而奋斗着的人!也是一个恶毒之极的女人,我们不会叫她得逞!”

    “可是除了这个隐约的感觉之外,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一点儿支持这个猜测的证据也拿不出来,一点否定这个猜测的证据也拿不出来!”

    “那就没办法了,只能这样!用刚刚我们从阿森底口中知道的事情,来催促他!”巴伦王妃说完不再管巴伦王子看向她惊奇的目光,而是走到头痛欲裂的阿森底旁边,“那个女人,那个杀了你,那个制造了无数毒计,那个让你的名誉,如同沙子一样散落在茫茫,广漠之间的女人,她到底去了哪里?你知道的,你知道的,难道你这样痛苦是因为,你看到了她要毒死你的那条路,或者是你看到了那一天或者是你感受到了正喝那杯毒酒的痛苦,赶快,你要赶快从痛苦中挣扎出来,就算要留下身体的某部分,就算要穿过熊熊燃烧的烈火,也要挣扎出来!”

    巴伦王妃说的这些话,像一根根利刺一样戳中阿森底,直没血肉,也果然起了作用,因为在听到巴伦王妃提到那杯毒酒的时候,阿森底的反应变得更加剧烈,原本,他只是抱着头,在沙地上七扭八歪的滚来滚去,但是现在,他已经痛苦的把身体整个竖立起来,然后,再直直的摔倒在地上,这样反复而且不断的将身体摔倒,仿佛要依靠那种从上到下的坠痛感,来抵消巴伦王妃不断提示给他的内容!

    巴伦王子看到这样的场景,从来稳如泰山的心一动,前世的那种纠结感,在他的心头厚重而真实的产生,那时,他是一心一意要保护这个男人的,所以,现在,那种感觉,回归到他的身体的时刻也同样携带了巨大的能量,他已经受不了,走上前来阻止巴伦王妃,“快停下来他会接受不了的,那段回忆是他心中的痛!”

    巴伦王妃用很大的力气,甩开巴伦王子拉住她的手,“我能怎么办?我们必须要挣脱这个情境,难道这只是于我而言的困局不是他的吗?是大家的,而且我们也只剩下了这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