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章 石头

    “还好还好。(www.k6uk.com)”夏媛脸色煞白的拍拍胸口,“你说的真是吓死我了。”

    “你放心,老天爷那是要让我留着命娶你回家呢。”陆爱国不正经地凑过去又偷了一回香。

    “哎,你说你这人,怎么老这么不正经?青天白日的。”夏媛看着陆爱国柳眉倒竖。

    “青天白日的怎么了?我媳妇我怎么就不能亲了?我一天要亲个八十遍,我喜欢我愿意。”陆爱国不依不饶的又凑过去。

    夏媛气的直拧他的耳朵,“给你个梯子你能爬上天了是吧!”

    “媳妇,哎呦,媳妇......快松开,疼啊。”陆爱国哀嚎。夏媛被他叫的吓了一跳赶紧松开手,疑惑地摸摸他的耳朵,满脸的质疑,“我没用什么力气啊?”

    陆爱国的耳根子一下子红透了,不自在地咳了几声,接着往下说,转移夏媛的注意力。

    “也是那天我跟石头闲聊,想起来看的那些电影,就话题跑的有点远了,最后忽然就起了兴致动手弄了这个地窖出来。其实这个口弄得实在也不算隐蔽,大半是闹着好玩的。我们村里没事挖个地窖的人还真不多。”

    “反正能用就行。”夏媛一边对石头的身世黯然,一边也对他跟陆爱国的交情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那石头知道他自个的亲爷奶姓什么叫什么不?”

    石头她是知道的,比陆爱国小了许多,小时候老是吃不饱,有一回陆爱国看他可怜给了他一点吃的,结果那以后他就成了陆爱国的小跟班了。后面两人又有了那样的经历,确实能按陆爱国说的,两人也算是“忘年之交”。

    “不知道。当初头一个收养他爹的人没把话说利索就没了。”陆爱国摇头。

    “那这亲还怎么认?”夏媛张大嘴巴。

    “谁还真指望能认到亲呢?人海茫茫的,而且都隔一辈了,石头他爹连自己祖上姓什么都不知道,爹娘的名字,祖籍在哪里,甚至是自己的出生地都是两眼一抹黑。”

    陆爱国看了夏媛的反应不由笑起来。笑完又忍不住替石头叹气。

    “说到底他想去当兵不过是个念想。我想着,如果他能去当兵也是好的。他现在住在他叔家的窝棚里,干活有份,吃饭就挨白眼,是全家吃的最少最差的。要是他能去当兵能留部队里也是好事。要不留在村里也没个前途,以后怎么办啊?”

    “......”

    夏媛沉默了一下,她自己在苏家的时候不就是这样。干活的时候人家恨不得把你当成牲口来使唤,吃饭的时候又最好你只喝水就能饱。那日子过的没一点希望。

    有过类似的经历,她难免就会对同样这么挨着苦的石头不忍心起来。

    “要不以后......以后我们叫石头来我们家吃饭吧。我们这多添块碗,大不了喝稀点也就有了。”夏媛开口。

    “我也正要跟你商量呢,原本我跟他都是一个人,他常跟着我一起出去找活干,所以也搭伙吃饭很久了。那小子手艺比我还好,几乎都是他做饭。本来想叫他今天也来吃饭的,结果他大概是怕你不高兴愣是不肯来。”

    陆爱国惊喜地看着夏媛,心里松了一口气,他跟媳妇说刚才的那些话,其实也是有目的的。这年月粮食珍贵,他有心还叫石头来家里吃饭,可是也不能不考虑媳妇的想法。

    要是媳妇不愿意,他也不能多说什么,媳妇和石头之间他当然要靠在媳妇一边的。即使是他跟石头的交情不一般,但是在他心里媳妇的分量甚至比他自个还重一些。

    之前他想过,如果媳妇真觉得石头沾他们家便宜了不能接受,那他以后就只私底下偷偷帮帮他就算了。想不到媳妇竟然这么通情达理。陆爱国一时激动的不行。

    “媳妇都开口了,石头知道了铁定高兴,我肯定不叫他辜负了你的好意。”

    “你就叫他放心的来,我又不是老虎还能吓到他?其实我也不是只看他可怜,要说这世上可怜人多了。但是石头不一样,一看就是懂事的。再说了,也许我们今天伸把手,以后难说没有他对着咱们家的孩子伸把手帮忙的时候呢?”

    夏媛微笑,人和人相处不就是这样,与人为善,说不好哪天那善就落回到自己身上了。

    “原来我媳妇心里面也是有把算盘的啊?这样,我就放心了。”陆爱国乐呵呵地取笑她。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说你放心什么?”夏媛嗔怒地瞪着陆爱国,“你这是骂我会算计呢?”

    “我是夸你,夸你。我那有胆子骂自个媳妇啊?挨媳妇骂还差不多,这村里谁不知道我就是个妻管严?”陆爱国嬉皮笑脸地赔笑,“我就是放心我媳妇不是那种随便乐善好施的人。”

    “好人那么好当啊,你当我没听说过农夫和蛇的故事?我以后再不随便相信人了。这次还不是因为相信你才......你说,什么时候村里人都知道你是个妻管严了?”

    夏媛没好气的推了推陆爱国,想起之前的事,甩甩头,前程往事不愿意再去多想了。然后又忽然留意到陆爱国的说的那句,顿时又羞又恼。

    “......以后他们肯定能知道,我就喜欢让别人说我是妻管严。”陆爱国也想到前面不美好的记忆,脸色阴沉一下,也就一瞬,那是两人都不愿意去碰触的地雷。他马上就转换了情绪,一脸的与有荣焉。

    夏媛一下子给气笑了。她登时就有一种想敲他脑袋的冲动。真想敲开看看他脑袋里面装的是不是稻草。

    “既然你都夸了我会算计了,那你索性叫石头搬来咱们家住好了,反正我们家正缺个长工呢。你就在小芸那屋给他加张床铺,那屋子大,我还怕小芸晚上一个人住着会害怕呢。顺便让他带小芸玩,给我们家看孩子。”

    夏媛想了想,窝棚里冬天冷,四处都透风。夏天蚊虫多还闷热。现在小芸还小,让两人住一个屋没事。

    反正不用过两年石头也大了,要是能去当兵最好,要是不能也肯定要筹划着找村里要宅基地盖房子娶媳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