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6章 议定

    “媳妇你咋这么聪明呢?咱们家缺长工,呵呵呵,到时候就这么跟他说,这理由不错,这回他肯定得答应啊,不答应我都不让。(看啦又看♀小说)”

    陆爱国大笑,他私下里都劝石头多少次了,叫他搬来跟他住,偏偏他就是不肯。你说,他叔家的窝棚有什么好住的?可是那小子就是犟,其实还不就是怕自己娶了媳妇,媳妇会嫌弃他,所以才推脱的?

    “铺盖也别叫他带来了,正好我旧的那套给他用。”陆爱国想起石头的铺盖就想叹气,太破了,再洗都有股味道在。自己的那个虽然旧也比他的强许多。

    “嗯,不行就再添,把那些东西拿一点出去,卖了换点布票回来。只那些油就能换不少钱了,反正那么多我们一时半会也吃不完,要不给大伯二伯也拿一点过去?”

    夏媛是知道如今的政策已经比前些年宽松了许多了,陆爱国和石头总跑山上倒腾点野味到外面去换成钱和物,这才能把家里的房子翻新了。说起来他们这房子里还有石头的一份功劳呢,以后自家日子过得好了,多少也得帮衬着石头一起把房子盖起来。她一边想着一边催促,“你动作快点吧,别让小芸等的急了。”

    “媳妇,你说小芸会不会闹别扭?要不我们先问问小芸?”陆爱国把东西都放到地窖下面,出了地窖一时想起来问道。

    “......应该,不会吧?”

    夏媛也有点迟疑了,她对女儿的性子一时也没有把握起来,“不行的话不是还有一间库房吗,收拾一下也一样可以住人的。”

    “爸爸、妈妈你们在说什么呢?”陆芸用笸箩把饭桌上的碗筷都收拾好,也拿院子里的井台那里洗过了拿回厨房,正巧听两人说到自己。

    “正说想叫你石头哥来家里住呢,小芸,让你石头哥跟你住一个屋子好不好?”夏媛试探性地问一句。

    “好啊。”陆芸没有半点犹豫的就答应了。

    石头?就是那个陆爱军--未来他们榆树村顶顶有出息的人?据说他后来在部队都升到连长了,结果不知怎地忽然英年早逝。

    前世她倒是见过他几回,他跟爸爸的关系极好,据说连去当兵都是爸爸在后面使了一把劲的结果。到部队以后,有探亲假他都会来家里住。就是一点,他老看她不顺眼,也没别的动作,就是每回都对她爱搭不理的。

    不过她不介意,她知道他是在心里怪她耽搁了爸爸。可惜......他没的时候,遗物也是寄到爸爸手上。她之所以印象很深刻是因为,那是她第一次亲眼见爸爸当她的面就没忍住,失控的哭起来。

    其实别说爸爸伤心,就是她也暗地里哭过呢。

    “好闺女。”陆爱国显然很高兴,狠狠地夸了她一句。夏媛也松了口气,经历了一回变故,女儿确实是一下子就懂事了。

    “多个哥哥疼,傻子才不干呢。”陆芸撇撇嘴,这辈子陆爱军总不会再对她爱搭不理了吧?

    可惜她委实不知道陆爱军当年到底是怎么死的,要不还能提前预防,可惜了,搞不好爸爸这辈子还要伤心一回。

    不过可以试试那段时间找借口把他叫回来?或者叫他提前主意去检查下身体?陆芸暗搓搓地盘算着。到时候再说吧,还有十几年的时间呢,这会儿急也没用。

    陆芸这边正沉浸在回忆里,那边陆爱国和夏芸已经把包子清点出来,一共是八十六个。除去留下的三十个和送人的四十个还能剩下十六个。

    最后陆爱国索性又给每家添了两个包子,还又多留了六个出来。其余的怕坏了都装在簸箩里,用布盖了放到地窖里去。那下面凉,东西能多放些时候。

    恢复好地窖口,两人拿大叶子,六个六个的,包了九包的肉包子,全部都塞在一个大背篓里面由陆爱国背着。

    都收拾好了,临出门前,夏媛又迟疑了,“只送一样东西不太好吧?太单了。要不我们还是再添一点?”

    “那就每家再添上两个罐头和一包点心、一包糖。”

    听了夏媛的那句太单的话,陆爱国也觉得只送一样东西出去心里有点不舒服了。好在上门拜访亲戚的礼物,他早就有准备。很快拿好东西,锁了门。

    三人先去的陆大伯家。

    陆爱国的爹那一辈有三个兄弟,都挺齐心。

    陆爱国的爹最小,偏偏没什么福气,早早就没了。上面的大伯和二伯在他小时候都对他们娘两个很照顾,所以有好东西陆爱国也是愿意送点给他们。

    除了两个亲大伯,亲戚里还有走的近的就是陆爱国的堂姑姑陆红珍一家了。困难时期,陆红珍没少接济过陆爱国母子。所以两家人走的比别人近也不奇怪。

    “你们来啦。当家的,爱国、夏媛和小芸来啦。”

    陆爱国的大伯娘正在院子里喂鸡,看见三人进来连忙把手里的盆放下,掀起围裙擦了擦手,满脸笑容的迎上来。

    “夏媛、小芸快进来。他大伯一早上还正念叨着呢估计你们今天会来。他兄弟妯娌还有孩子们也在家没出去,正好都认认,免得以后一家人碰到了也不认识。”

    陆爱国的大伯娘边说边引着几人往堂屋走,“夏媛以后常过来我们娘几个也可以唠唠嗑。还有小芸,过来也有哥哥姐姐陪着玩。以后要是谁敢欺负你,你就叫你哥哥姐姐帮着出头。”

    陆大伯和大伯娘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陆爱党和小儿子陆爱民。两人都已经结婚生子,陆爱党有个儿子叫陆锦峰今年九岁;陆爱民则是一儿一女,大的姐姐陆瑛今年八岁,小的弟弟陆锦朝今年七岁。三人的年纪都比陆芸大点又相差不多能玩的到一块儿。

    “我以后会带着小芸常来的,到时候大伯娘可别嫌弃我们登门登的勤快。”夏媛听了大伯娘的话不由抿嘴笑。她也愿意女儿能多点玩伴,以前除了她奶奶家她被拘的几乎不大出门。

    “你能常来我还巴不得呢,怎么会嫌弃?”

    大伯娘笑呵呵的,脸上的褶子看起来就让人觉得慈祥温和。跟夏媛的前婆婆陈菊香的那一张刻薄的面孔比起来,让人看得觉得舒服多了。夏媛一见就对她有了一种天然的亲近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