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6章 小丫头果然有点问题

    怎么又来!

    陆芸看着那边妈妈又被爸爸逗得满脸通红,不由扶额,这一早上到现在都第几回了?爸爸看起来还越来越乐在其中了?

    想到以后这样辣眼睛的情节可能经常会上演,陆芸连哀叹的力气都省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不过也有一点好,照这么下去,她的小弟弟肯定不远了。想到会有一个软萌萌、胖乎乎,留着口水的小娃娃一摇一摆的扭着小屁股追着她叫姐姐......

    陆芸表示,爸爸妈妈你们还是继续腻歪好了,别管我,我就当自己视力不好。她转过身,抬头就看见石头坐在她不远处对着她意味不明地笑。

    陆爱军笑的好惊悚啊。陆芸也赶紧咧开嘴对他露出整齐的八颗小米牙来。

    “石头,你说我们现在要干什么呢?”陆芸假意乐颠颠地跑过去很狗腿地问道。大腿要从小就抱稳了才能抱得更牢靠。

    “你得叫我叔。”石头看着她状似漫不经心地说,一股似有若无的气势已经散发出来了。

    果然是未来的“冷酷冰山”,他这么大人了也好意思当面欺负小女孩?太没底线了吧?如果她真的是六岁的小姑娘,这会大概已经吓得哭起来,然后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吧?

    陆芸撇撇嘴不乐意地哼哼。

    “爸爸说我可以叫石头不用叫叔。”本来还能叫你一声哥的,哼哼,欺负我,我偏偏就只叫你石头,叫你想压制我。陆芸故作害怕的低下头,眼睛里露出狡黠和不驯来。

    “......那就叫石头吧,不过是个称呼而已。”石头垂下眼睑,这个小丫头果然有点问题。他伸手随便扯了根草过来放在衣服上抹抹,随手把叶片凑到唇边吹了起来。一阵悠扬的乐音响起来。

    咦?

    他居然就这么算了?

    陆芸觉得有点怪异,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怪异了。她狐疑地飞快瞥了一眼正在专心吹奏的石头,摸摸脑袋,想不明白的事就别想了。

    听着他吹出来的乐音很悦耳,陆芸也去扯了根草,在衣服上蹭了蹭,欢乐地放到唇边吹起来。

    怎么会没声音?

    陆芸吸了口气使劲吹起来,一阵“噗、噗、噗”跟放屁的声音一样的声音传出来。

    “哈哈哈,我就说谁放屁了。”

    陆爱国和夏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近过来,笑的很夸张的人除了陆爱国没别人了。就连夏媛这个亲妈都笑了。

    太、可、恨了!

    陆芸羞红了脸丢下手里的草,扑到妈妈的怀里,“爸爸太坏了。”

    “哈哈,乖乖,爸爸不是在笑你,哈哈哈......真的,哈哈,哈哈哈......太好玩了,爸爸真的没笑你......”陆爱国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还要试图撇清自己。

    都笑成这样了还要说没笑我?

    陆芸在妈妈怀里撇着嘴。

    夏媛蹲下身抱住陆芸,脸上也全都是笑意,“小芸不生气哦,你爸爸他不是故意的。”

    “哼。”

    陆芸换了个方向把头埋得更深了。

    对,他不是故意的,因为他根本就是有意的嘛。呜呜,好丢人啊。

    “你还笑,惹哭了孩子你负责哄好?”夏媛听到女儿的那声“哼”,抬头就对着陆爱国也“哼”了一声。

    “好闺女,你跟爸爸去小溪里面捉鱼好不好。可惜一上午都没遇到野鸡野兔。我们抓几条鱼来吃也一样哦。”陆爱国笑够了,蹲下来拍着陆芸的后背哄。

    他好言好语的哄了好几句,陆芸终于点头。

    “好,不过你不许再笑了。”

    “不笑了,不笑了。”陆爱国连连点头,脸上的笑意还是没消干净。陆芸嘟着嘴。真是,没见过不会吹草叶子的人啊?

    不过陆芸的不开心很快就消失殆尽了。

    石头也不知道从哪里摸了一个草藤编成的小网出来,四个人前堵后截,加上这条小溪没什么人来,里面的鱼儿傻愣愣的,很快他们就捉了五六条大鱼。

    她的空间可以隔空收放物品,她试过许多次,最远距离是十米,十米之内她可以任意收、放。但是非常耗费精神力,以她目前的状态支撑不了太久而且东西还不能太大件。

    所以坐在溪水边,陆芸偷偷往爸爸的背篓里放了葱、姜、蒜、花椒、辣椒和一包没有标识的酸菜,想着爸爸大概不会把油带出来,她还体贴的放了一小瓶一斤装的油。

    好想吃酸菜鱼啊,不知道妈妈会不会做?

    对了她没看见爸爸带菜刀来呢,陆芸在空间里找了找,她收进来的冷兵器有不少,开刃了的匕首就有十几支,而且无一不是上品。

    她拿了一支放出去,犹豫了一下,又拿了一支。

    陆芸拿出来的东西很快被发现了,虽然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但是除了陆芸装作懵懂的的样子,这事儿对陆爱国、夏媛和石头的冲击依旧不小。

    “又遇上这事了,石头你怎么看?”陆爱国看向正拿着一支匕首在研究的石头,也不由的被吸引住,伸手拿起另外一支匕首拔出来一看,只觉得寒光闪闪。

    “还挺贴心。”石头有意无意地朝着陆芸的方向看了一眼。

    “什么?”陆爱国???

    “我说给东西的人还挺贴心,连匕首都是给我们一人备的一把。”石头笑起来。

    “我这边都吓得心肝乱跳了,你还开玩笑。”陆爱国不满地瞪他。

    “难道真的有神仙鬼怪?”夏媛开始疑惑起来,如果不往这方面想那就根本没法解释。

    “胡说,哪来的神仙鬼怪?”陆爱国下意识的朝四周看看。

    “我知道我知道,肯定是田螺姑娘。”陆芸激动地插嘴。

    “田螺姑娘?什么田螺姑娘?”陆爱国和夏媛异口同声地追问。石头的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

    田螺姑娘的故事都没听说过?

    陆芸不可思议地用隐晦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就是有个小伙子捡了田螺回来养着,结果田螺变成姑娘帮着洗衣做饭,最后嫁给了那个小伙子的故事啊。”

    “我觉得我们家肯定来了个田螺姑娘了。”陆芸看着已经明显陷入呆滞状态的爸爸和妈妈,很为自己的急中生智而洋洋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