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2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

    想到上辈子陈家兄妹三人的结局,陆芸脸上露出冷笑。(看啦又看小說)

    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

    陈家人把这句话演绎的是淋漓尽致。

    他们家的老大陈有显,十四五岁就辍学在街上混,在有一回跟人打群架的时候,不小心把自个整瘫痪了,还没过半年老婆就跟人跑了,据说是在外头做了什么大老板的情妇。

    老二陈有祥倒好些,这人是个读书的料子也挺有想法的。大概是看怕了大哥的结局,所以读到高中就懂得收敛,最后一路上到大学,在学校里就交了个条件不错的城里天真单纯的“傻姑娘”。

    婚前,陈家人倒是极其能装,顺利的结了婚以后,陈有祥靠着岳家换了不错的工作。

    结果结婚后第一年回老家,作为婆婆的王丽珍就以为人嫁进来可以随便拿捏了。为了摆婆婆的谱子就往死里折腾儿媳妇。正所谓是不作不会死,陈秋玉这个小姑子也跟着凑热闹。她眼红嫂子的首饰衣裳,直接就来个不问自取......

    到最后“傻姑娘”幡然悔悟了,一怒之下自己回了娘家,逼着陈有祥做出选择。陈有祥也不傻,果断站在了媳妇和岳家一边。

    此后村里人十几年都再没见过陈有祥回来,只是偶尔听王丽珍炫耀儿子寄钱回来了,然后就是不停的咒骂儿媳妇的声音。惹得村里人背后耻笑不已。

    而陈秋玉本人,她爹娘眼看两个儿子都靠不住了,大的儿子瘫痪老婆还跑了。小的儿子在城里的家都摸不到地方,完全靠向岳家那边更是没啥指望了。于是就想着把女儿她嫁在本村,选了个老实忠厚,性格懦弱的男人,指着近,女儿能拿得住她男人,以后娘家能靠的上。

    结果陈秋玉死性不改,结婚没多久就露出了本性。不止学了她妈爱嚼舌根的毛病,还青出于蓝更胜于蓝。赌钱、偷东西,跟村里的不少男人都有点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关系。

    陈秋玉的男人确实是“老实”到家了,即使是曾经抓住了自个老婆跟人在小树林里衣冠不整的出来,也只是打落牙齿往里吞,并不敢大声嚷嚷出来。

    由此王秋玉越来越嚣张。最严重,也是最终两家人撕破脸的一回是偷了婆婆叫她男人刚刚从银行取回来准备盖新房子的八万块钱,一个人跑到外面连赌带完混了三个月才两手空空的跑回来。

    那回她男人终于勇猛了一会揪着她往死里一通猛揍,她娘家的爹妈闻风跑来大闹。最后陈秋玉大出血,一送医院,医生说是刚刚两个月的身孕小产了。而且因为腹部被打的太狠,以后再没了怀孕的希望。

    最后陈秋玉离婚了,男方也不追究那八万块钱。事情才得以收尾。两家至此也成了死仇。而陈秋玉索性破罐子破摔,更是肆无忌惮的开始到处勾搭人,只要给点好处就能勾搭上。成了十里八乡几乎人人都有所耳闻的荡-妇。

    陈大壮和王丽珍这对父母不但不以为耻,竟然还充当起了拉皮条的角色,在中间跟着索要好处,好几回他们家的左邻右舍都听到他们家里因为分钱的事儿打起来的动静。

    偎依在妈妈身旁,陆芸感叹,真心不知道那一家子人心里到底都是怎么想的?这是养孩子还是养仇人呢?大概是只能归结于他们的脑回路有异于常人,所以不能用常理来想象吧?

    车上的人说了会王丽珍家的闲话就转了话题,说起别的来。

    大概是碍于夏媛也在车上的缘故倒是没人说跟她相关的话题。

    只那个年轻的小媳妇儿倒细细打量了夏媛一会,带着笑来了句:“你就是夏媛啊?你的鞋子真好看。”语气里有浓浓的好奇和羡慕,倒是没听出恶意。

    “......谢谢。”夏媛脸有点红,停了片刻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最后只能礼貌地点点头道了声谢。

    刚才她拿皮鞋的事儿刺激王丽珍,纯属是觉得那样更能够迅速地戳中她的痛点,并没有跟其他人炫耀的意思。事实上她低调惯了的,还真不习惯拿这些外物去外头炫耀。

    那个小媳妇的一句话倒是让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又转移了过来,暂时丢开正在说的话题,又改了对夏媛的皮鞋的好奇起来。

    “这真皮的皮鞋贵吧?看起来比王丽珍脚上的那双漂亮多了。我那天在供销社看到王丽珍脚上的那双皮革的,就那都要九块五呢。你这双还不得更贵?”一个大婶一脸艳羡地看着夏媛脚上的黑色鞋子。

    “这得多少钱啊?”另外的一个大婶也凑过来啧啧两声打听起来。

    看大家都一副好奇心重的样子,夏媛不自在的缩缩脚,“二十五块八。”

    “啧......陆爱国可真舍得啊?”

    “就是想不到陆爱国还这么知情知趣的。”叹息声响起来,夏媛脸更红了。

    这边大家坐在骡车上有说有笑,虽然骡车坐着并不算舒服,但是一个个心情都是愉悦的。

    而另一头,此时灰头土脸的走在山路上的王丽珍、陈秋玉母女两个,心情可就没办法那么愉悦了。

    最终王丽珍还是舍不得她的皮革鞋子,回去换成了她平时穿的解放鞋。毕竟解放鞋虽然看着没那么秀气,但是走起路来还是挺耐磨的。然后她也没忘记再挎个篮子把皮革的鞋子装篮子里带着,想到地方了再换上。当然除了鞋子,她的篮子里还一个盛汤的盆。

    可惜没走上几步母女两个就开始轮番闹肚子了。

    好在是山路,一路上并没有什么人路过,也不用专门找茅厕,只要两人往草丛里一钻,或是往树后面一躲,再随便撸两把草根、树叶子就能解决问题。

    刚开始两人以为没什么大碍,结果想不到肚子不争气隔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就发作一次。拉得两人手脚都有点软。等两人意识到有点不对劲,可能是早上吃的隔夜的野菜窝头和直接舀来就喝的生水不干净的时候,路已经走了一大半了。就这么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回去不回去的都是受罪。

    王丽珍犹豫了又犹豫,想到家里冷锅冷灶的,吃食也就是那几样,而且这婚宴不管自己去不去礼金都是要给的,更重要的是婚宴上有肉吃。如果自己不去吃个回本不是太吃亏了?于是她最后发了狠,带着陈秋玉咬着牙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