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1章 田婶子来访

    空间没办法进去人,陆芸炼药只能在外面。(www.k6uk.com)好在炼药所需要的东西她都习惯随身携带。所以,只要有一个安静不被打扰的环境,她就能随时“开工”。

    炼药的时候是不能被打扰的。越是炼制好的药,需要的时间就越久两三天待着不出来是常态。

    至于炼药失败,怕爆炸事件那些是完全不用担心的。她使用的药鼎的不俗就在于,即使是炼药失败了,最多药鼎自己晃几下,冒点小青烟,连声音都只是闷响,顶多不过摔破了碗那样大的动静。

    借口都想好了。

    她可以跟爸爸妈妈说她的“大仓库”里有药方子,有药草、有药鼎,她完全有“自学”土壤。

    她可以当着爸爸妈妈的面先炼制一些简单的基础药,以后再慢慢过渡,这样时间久了,爸爸妈妈自然就能慢慢习惯她时不时的需要“闭关”。

    可是这一切想要实施,第一步,最起码她得先认识字吧?

    如果她一个才“六岁”还没上过学、没识过字的小孩子,突然之间拿着个药方子跟爸爸妈妈说她要自学炼药了,爸爸妈妈该多惊悚?她要怎么解释她看得懂药方子?

    循序渐进啊,她得有足够的耐心。不仅是炼药的本事要慢慢的展露出来。未来她还得慢慢从小学熬到初中、高中、大学......真是甜蜜的烦恼。

    陆芸想起来真是又庆幸又无奈。她想这辈子她大概还是很难做一个普通“活泼开朗”的小孩子了,依然是要走“孤芳自赏”路子的节奏啊。

    所以人就不能说谎,一个谎言必须各种圆。特别对她这种性子相对直,弯弯绕绕没那么多的人而言,说谎真是要命的累啊!

    陆芸一边充分展现她“天才”的一面,一边抽空感叹。至于夏媛已经被女儿的天分惊呆了,越教下去越是激动。

    “哎呦,你们娘俩凑在一起干什么呢?”正在母女二人一个教一个学进行的异常顺利的时候,有声音混着笑声传进来。

    夏媛扭头一看也笑了,“婶子你怎么来了。”人跟着站起来迎上前去。陆芸也乖乖的站起来叫人。

    “过来瞧瞧你们呗,也顺便把家里新摘的茄子和黄瓜拿点过来。”田婶子拎着一个篮子走近了往石桌上一看,“怎么这么早就开始认字了?”

    “不算早了。小芸今年九月份就可以上一年级,反正闲着,让她先认几个字,到时候摸着课本也不会慌张。”夏媛笑着解释,又叫陆芸,“小芸你去厨房沏杯糖水来,再拿点云片糕。”

    “好。”陆芸起身一溜烟的跑了。

    “小芸快别去了......哎呀,你也是,我们谁跟谁啊,随便串个门子,谁还喝什么糖水,吃什么点心啊?”田婶子赶紧拦住,嘴上虽然这么说,却仍然止不住的嘴角往上翘。换谁被人重视心里会不觉得受用的?

    “婶子这不是头一回来么,下回我可就不跟您见外了。”夏媛笑着拉住她。

    “你的气色真是好多了,怎样,陆爱国对你还好吧?”田婶子把手里的篮子递给夏媛。夏媛接过来放在石桌上,有些羞涩地点点头,“他人很好。”

    “好就行。女人一辈子不就指望能遇到个有担当的好男人么?”田婶子一看夏媛的表情就知道陆爱国待她差不了,由此也很为她开心。

    “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件事想给你提个醒。你刚结婚没几天,本来这些糟心的事我是不愿意到你面前来说的,可是我左右思量,要是不跟你说吧,又怕到时候他们出招,你没防备。”

    “是不是苏家那边又有什么动静了?”夏媛露出厌恶来。不用想都知道只能是苏家人那边又出幺蛾子了。按这么些年的经验教训,他们能安静下来不做点什么,大概才是不正常。

    “可不是,苏家那些人也是不消停的。先是在外面放风声,说你老早就跟陆爱国勾搭上了,说苏老大在的时候就抓到过你们在一起。甚至隐晦的传出来说小芸不是苏老大的种。他们找了村里的那些好挑事的人到处乱说。这些话骗骗那些不明就里的外人还容易,我们这些知道你的人怎么可能相信?”田婶子说的时候眉头紧皱,气愤的脸都有些红了。

    “不过好在这谣言还没传上一天就歇了,原本说那些话最凶的几个人忽然跟哑巴了一样,都不敢再传了。”田婶子靠近了夏媛,声音里带了笑,压低声音带了几分幸灾乐祸,“看起来那些人是都被人警告过了。”

    “被警告了,是谁警告的他们?”夏媛心里隐隐有猜测,却不敢太确定。

    “还能有谁?除了咱们的村的大书记谁还能动作那么快就镇得住那些人?”田婶子朝着陆二伯家的方向点点头,“那位可是手上真正沾过血的大英雄呢。”

    “什么大英雄?婶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都没听陆爱国说起来过。”夏媛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挑了起来。

    “也不怪你不知道,这话头说来就远了,还要从解放前说起呢。陆爱国他二伯能从一解放就当上咱们村的大队书记,这么多年下来在咱们村里说一不二的。你别看村里那些无赖、痞子平时个个都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其实在陆超群面前哪个敢甩花枪,还不是看见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发憷?”

    田婶子眯着眼回忆起往事,她跟陆超群其实是一个辈分的,都是一个村子的人,多少沾点亲带点故。但是年龄可是比他小了十几岁,这些事其实也是听长辈说的。

    “我估计这回是那些人觉得陆超群不会真把你和小芸当成是自家人,才敢收下苏家人的好处。要不给他们个胆子也不敢胡咧咧。”

    陆超群这个名字陌生的很,估计这个是二伯的大名了?夏媛看向田婶子并不打断她,只是下意识地这么猜测。

    “解放前陆超群亲手杀过鬼子,据说他那回在回村里的半道上,一个人遇上一整队的鬼子。鬼子多凶残?还都有枪。他胆子大竟然也不害怕,还敢凑过去,想着法子把人分开引到山上挖好的抓野兽的陷阱去。”

    田婶子抬头看夏媛露出疑惑来,就忍不住的笑,“你还不知道吧?陆超群就是陆爱国他二伯的大名。”

    夏媛点点头,田婶子不说她还真的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