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7章 有一片湖

    夏媛不禁伸手轻轻拍了拍女儿的小屁股,陆芸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双手紧紧环抱住妈妈的脖子,更贴近地伏在她的肩头,脸一下子红透了。(看啦又看小說)

    妈妈肯定是又因为那些枪“迁怒”她了,好可怜啊,她都多大了,怎么还要时不时的被打屁股呢?呜呜,好想哭。不过这样不好意思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这些日子,从开始的时候她喜欢对妈妈搂搂抱抱,到最后妈妈也似乎爱上了这样跟她相处的方式,时不时的也会搂搂她,抱抱她,“生气”的时候更是会拍拍她的小屁股。她已经从最初的会不好意思很久,到只会不好意思一小会的境界。相信不久的将来,她就能完全“厚脸皮”的坦然受之了。

    而这时候夏媛的想法一下子又转了,她抱着女儿,开始第n次的觉得女儿的重量轻的过分了,嘴巴里也开始重复说过了第n次的话题,“你要多吃点东西,还是这么轻飘飘的没几量重,也没觉得你挑食啊,到底都吃到哪里去了?”

    陆芸微微地笑,极有耐心地听着,没有丝毫的烦躁和不耐烦。

    只有长大过和真正失去过的人,才会对妈妈似乎总在重复的念叨感觉亲切又悦耳。

    她的妈妈,跟天下大多数的妈妈一样,在面对孩子的时候,会耐心,会迁就,但是也一样会有忍不住啰嗦、唠叨的时候。

    更更重要的是,每到这个时候,她还会油然而生一种,能被妈妈关心着真好的踏实感。

    大厅里,等夏媛轻轻地从陆芸的房间里退出来,关好房门之后,看见陆爱国和石头还在埋头玩儿,顿时就没好气了,“一个个的多大人了,还要三催四请的。都还不知道累啊?明天还干不干活了?”

    “已经好了。”

    陆爱国赶紧的放下手里的“玩具”,陪着笑脸,“媳妇你放心,肯定不能耽误明天的活。不过媳妇,今天咱们遇上的这片湖景致可真不错。那一大片的荷花、荷叶看着都赏心悦目的。更别说除了鱼,咱们还有莲子、莲藕可以吃。要不咱们多停留两天?”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说起傍晚的时候大家遇上的这片湖,夏媛不由笑着轻声念起这首《江南》来。接着她停顿了一下,点点头,难掩脸上的向往。

    “其实我也这么想的。荷花可以油炸、可以煮汤、可以泡茶;荷叶可以包东西、可以做荷叶饭,也可以泡茶喝;新鲜的莲子既可以生吃,也可以晒干了保存很久都不会坏;还有莲藕,无论是生吃还是煮了吃都很好。荷花的全身都是宝。”

    “而且,我觉得这会可不能再让小芸把湖里的鱼都收完了。要不明年再来搞不好湖里也没有鱼了。”夏媛慎重的补充。

    陆芸在收取东西的时候,虽然在大范围收取特定某一样东西的时候,她也不是不能进行筛选,但是那样做不仅效率极低,而且精神力的消耗会更大。再有就是对那些植物还好些,就是收进大仓库里面了,生机也不会断掉,反而能有滋养的功效。

    但是对其它的活物,可就没有那种特别的优待了。反正是只要一进到大仓库里面都会瞬间死亡。对于这一点,这几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所以夏媛这么一说,陆爱国和也已经停下手里动作的石头,就忍不住的在一边都笑起来。

    “要不那些鱼我们这回就全部用打捞的?”陆爱国提议。

    “好。”石头也点头附和。反正他们这一趟的山林之行,收取的东西已经极多了,这里确实还是尽量不要进行破坏性的收取来的好。

    “但是莲花、荷叶、莲子、莲藕那些还是可以让小芸直接收的。”夏媛一想到湖底下的莲藕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个年头了,这湖水还不知道有多深呢,不用想都知道肯定不好挖,于是提议。

    “倒也是。”

    “好。”

    陆爱国和石头对视一眼也点头。

    话说,陆爱国和石头还从来没有这样深入到这片山林的深处过。所以这些年他们在这山上混,都不知道这山里头竟还有这么大的一个湖。

    湖不是重点,重点是有湖肯定就有鱼啊。

    更何况,傍晚到达的时候他们还看见湖里那大片大片的荷花,开的正是最好的时候。就如夏媛说的,荷花全身都是宝,几乎全部都可以入口。

    其实他们村子里也有一小片的荷花,就在陆爱国门前不远的地方。但是那里面的荷花、荷叶、莲子和底下的莲藕都是属于集体的财产。最多平时大家偶尔摘点荷叶也就算了,至于其它,却不是可以随便动的。

    昨天刚刚下了一场雨,今天山林里到处都冒出了一朵一朵的蘑菇,一早上几个人就忙着采蘑菇。后来又遇上猕猴桃林......

    等好不容易忙完了,在寻找合适的住宿地的时候,无意中发现这片湖。那时候天虽然还没黑透,但是大家个个都已经是精疲力竭,根本已经没力气,也没闲情再去细细欣赏湖上盛开的荷花有多美丽。

    等几人洗完澡、吃完饭之后,又坐在一起进行每天最喜欢的饭后讨论--回忆下这几天的收获情况的时候,天已经大黑了。这种时候,自然没有人会再提出去看看的建议。

    反正湖在那里,荷花在那里,湖里的鱼儿也在那里跑不掉的,真犯不着冒着生命危险在黑漆漆,危机四伏的,山林的夜里找刺激。

    谈论到这,三人也无心再把话题继续下去,而且也是真的累了,于是各人回房间睡觉不提。

    谢家村,此时也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陆爱娇,在听完谢江的一席话之后,一下子坐起来,咬牙切齿的咒骂着就想下床穿衣服,把谢江看得吓了一大跳,连忙拦住她。

    “你这是想干什么?”

    结婚这么多年,谢江就还没见过媳妇有过这样失去理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