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5章 分家协议(五)

    即使此时谢长根的脑子里其实还有点浑浑噩噩的,但是又似乎已经看明白了点什么。(看啦又看小說)

    他固然还需要时间来整理那一团混乱,但又并不影响他意识到,如果自己这会再不先把媳妇哄回来,后果一定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陆爱梅咬着下唇盯住谢长根,脑子里转过了无数个念头。其实早在在一大早公公对她说决定分家的时候,她的心就有些动摇了。

    昨天的她会冲动的给婆婆和大嫂的宝贝疙瘩谢家宝一个耳刮子,而不是象往日一样继续隐忍下来,除了性格使然,更重要的是之前积压的愤懑的一个爆发。

    小孩子一贯是最会察言观色的。谢家宝既然敢当着她的面那样嚣张的把奶瓶往地上摔,这里面所代表的意思不是已经很明白了?

    而之后发生的一切更是让她的猜测变成现实。只是她再想不到,也一下子觉得心寒的却是谢长根当时的态度。

    只要分家了,自己就再不用看婆婆的脸色,也许离开婆婆和他的大嫂一家,谢长根会慢慢的转变过来......

    再加上刚才公公以及老娘的一席话给她的冲击都很不小。她承认,在暴怒过后,理智渐渐回笼的她,一开始想决然而去的念头已经再没有那么坚定了。

    离婚的决定确实在那一时那一刻,确实是很让人觉得快意的。可是真的离婚了两个孩子怎么办?不好的名声弄不好会跟随着他们一辈子。甚至有可能将来他们谈婚论嫁的时候,都还要被人挑挑拣拣的嫌弃父母是离过婚的......

    陆爱梅眼神冰冷的看地上,想到婆婆和妯娌。她离婚了,最高兴的大概还有那两个人吧!以后她们就真的可以彻彻底底的把谢长根捏在手心里,替她们大房任劳任怨的卖命做贡献了。

    凭什么呢?

    “爱梅。”

    谢长根哀求地看着她,伸手握住她的手。

    “你要是真的能做到你说的,那我愿意再信你一回,就当成是为了大宝和小宝。”

    陆爱梅终于还是艰难的开口了,她心里有一种苦涩蔓延开来,再看眼前的这个男人,她觉得自己变得心肠硬了许多。真的已经有什么东西大不一样了。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建立起来不容易,可是要破坏却往往只要一瞬间。而破坏掉了的信任想再重新建立,不仅需要无比漫长的岁月,而且就是修复了也再不复最初的坚固了。

    此时的谢长根全然无所觉,他还沉浸在一种失而复得的快乐中。谢老四也松了口气。

    陆二伯和二伯娘对视一眼,轻声叹了口气。

    陆爱娇站起来一脸不渝地对着谢长根道,“妹夫,你可别没几天又好了伤疤忘了疼。你以后要是忘记了今天答应过爱梅什么?再故态复萌的话,可得先把一切后果想清楚了再说。”

    “大姐,你放心,我不会再犯糊涂了。”

    谢长根认错的态度特别诚恳。谢老四也过来点头笑道,“她大姐,你就放心吧,他要是再敢犯糊涂就是自己作死,那时候连我也不帮着他说话了。”

    “叔,有您这句话我暂且就放心了。”陆爱娇看谢老四出来说话,也就放过了谢长根了。反正她其实也并没打算再多为难他什么。会出言警告不过是再提醒他一次罢了。

    毕竟让二妹就这样离婚也不是她的所愿。

    人一辈子,特别是在婚姻里,其实从某种程度中来说,就是在不断的妥协,相互的试探中走过来的。这天下最是至亲至疏夫妻。

    人越是年龄到了一定程度才会体会得越深。并不是所有的婚姻都会朝着每个人想象的方向发展。她难过、愧疚的是,如果当初没有她因为一己之私的牵线,或许二妹就不会遇上这样的一个男人。也许她的生命里会如同老娘或者是自己一样,也能遇上一个从头到尾都真正珍惜她的男人。

    --

    下午两点多接近三点,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谢家村里的大队书记和大队长就一起进了谢老四家的小院。

    谢老四闻声迎出来,看到两人有点受宠若惊,还不到四点,虽然他也想过提前去找村干部来,但是又不知道人会不会给面子。想不到人家这会竟然自己就主动的来了。

    “书记、队长你们来啦。我两家亲家都来了,我还打量着要不要提前去麻烦你们走一趟呢?想不到你们这么为民所想......”

    谢老四开口说几句寒暄的话,结果谢家村的大队书记谢建业就笑骂着打断他,“你小子别废话了,咱们提前来可不是什么为了你。你赶紧的把陆老哥叫出来,我们都来了,他还跟个大闺女似的躲什么呢?”

    “就是,好不容易陆哥来,今晚可得上我那喝一杯,咱们几个聚一次容易么?我可都交代好家里的婆娘备了酒喝下酒菜了。”大队长谢大虎也豪迈地笑着。

    “背后又说我什么呢?什么大闺女?真当我老了收拾不了你们两个了是不是?”陆二伯和陆二伯娘相偕走出来,陆二伯没好气地瞪人。

    “队长,看你说的,要喝酒也是在这儿喝啊,今晚上就都留下来一起吃饭,怎么还要跑你那去麻烦嫂子?”谢老四连忙插口。各家分完家要留来做见证的人吃一顿饭,这也是约定俗成的一个规矩了,他们家自然也没打算违了规矩。

    “嫂子。”

    “嫂子好。”

    谢建业和谢大虎没空搭理谢老四,他们也看见陆二伯娘了,都赶紧收敛了下脸上大大咧咧的表情,带了几分讨好凑过去打招呼。

    “今天麻烦你们跑一趟了,什么时候去榆树村,嫂子请你们吃一顿好的。”陆二伯娘看见两人也很开心。

    “一定一定。”两人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喝一杯自然是要的,先办正事,办完了咱们就在这,今天我二闺女家有事,我怎么好上门去麻烦弟妹?正好我前段时间得了瓶茅台,今天咱们就喝它了。”

    陆二伯拿出一直别在自个腰侧的那一瓶茅台酒来,晃了晃。酒的响声顿时引来两声重重的,咽口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