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4章 两人组友好同盟

    陆爱国不住的哀叹,二伯多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到四弟这,他的脑子就这么实在了,就非要他把话说的这样明白?

    这点还是石头可爱,根本就不用他废话这么多,马上就能意会他的意思。(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可是谁叫眼前的这个是他四弟呢?他只能忍着性子多教教了。

    “既然要叫人家背后帮着咱们出气,难道我们不应该先表示表示?”

    前面陆二伯的脸上就露出几分笑意来,脚步轻松地继续往前慢地走。

    “我这不是一时没拐过来么?你不说我等会也能想的到。”陆爱兵委屈地小声嘀咕。

    “不服气?”

    这是还委屈上了?陆爱国似笑非笑地看向陆爱兵,他对陆爱兵一贯可没有对陆爱娇、陆爱梅那么好的耐性。小时候两人背后不知道打了多少架,才最终结成现在这样牢固的“两人组友好同盟”。

    “我哪儿敢啊?”陆爱兵忍不住吐槽一下。他小时候就知道三哥有多“心黑手辣”了,两人在外面还打架呢,也没见他让让他。

    结果一回来,当着老爹老娘的面前,他就又能换成一副跟他好到能穿一条裤子的假模样。每回老娘各种夸三哥的时候,他忍不住委屈想给予有力的反驳时,老娘都信三哥而不信他。再加上只要他没配合好三哥演戏漏了馅,回头就免不了又会得来一顿胖揍。

    好在一致对外的时候三哥没让他吃过亏,要不是看在三哥的名头特别好使,连年纪比他大了好几岁的“狠人”都不敢欺负他的份上,到后来他也不会越来越心甘情愿的对三哥信服了。

    没有就好。

    陆爱国满意的点点头,看二伯走的有点远了,赶紧催促陆爱兵一起跟上去。

    进了堂屋里,陆二伯就递过来一封信,陆爱国没拆开直接揣怀里了。

    三人还没来的及坐下来,张彩就送进来一盘蘑菇炒鸡蛋、一盘爆炒田螺,看到他们也一副刚刚进门的样子不由惊奇道,“你们怎么走的这么慢?”

    “......”

    陆二伯和陆爱国都看陆爱兵,双重压力下陆爱兵难得机灵了一回,“这不是看到月亮不错,停下来看了会月亮了呗。”

    “看月亮?”

    张彩瞪大了眼睛,仿佛不可置信地看一眼三人,马上挪开视线也不问了。

    陆二伯的嘴角抽抽。

    “辛苦弟妹了,你跟二伯娘说够吃了,千万别再弄别的菜了。”

    陆爱国暗里狠狠瞪了一眼陆爱兵,这么烂的借口,又不是娘们看的什么月亮,要看也是跟自家媳妇去看啊,跟你个傻不隆冬的二愣子有啥好看的?

    陆爱兵早就被瞪习惯了,没心没肺的咧嘴笑。

    陆爱国无奈了。

    “不辛苦。还有盘清炒木耳菜马上就能好。妈说晚上了也不好多弄,免得你们几个吃太多了晚上会撑得难受。”

    张彩说完也不停留转身就走。

    张彩出去了,三个人这才落座,喝着小酒,陆爱国挑着把能说的,这回自己几人上山的收获跟陆二伯和陆爱兵说了一遍。

    没一会,张彩果然又把一盘炒得碧绿可爱的木耳菜端进来。

    “你们慢慢喝,我去帮妈收拾东西,妈还说明天早上跟我一起过去找三嫂帮着腌猪肉呢,那么多猪肉就叫三嫂一个人弄肯定吃力。”张彩心情很好的交代。

    “那太好了,正好明天我跟爱兵去谢家村,中午你们也别回来做饭了,叫我二伯直接过去吃饭。”陆爱国顿时大喜。

    本来嘛,媳妇一个人在家他正担心苏家的那伙人呢,还想一会怎么劝二伯娘过去陪媳妇。这还真是打着瞌睡就有人送来个枕头。

    “妈就是这么打算的。”张彩抿嘴一路笑着出去了,刚刚婆婆还说了明天就在陆爱国家煮饭,叫公公也过去一起吃了呢。结果陆爱国也这样说,跟约好了一样的。

    “这么着也不是事,苏家那些人。既然海城那边来信了,我看你们还是收拾收拾,这几天就出发,票我找人给你们买。”陆二伯夹了一筷子木耳菜放进嘴里慢慢嚼着,这木耳菜还是要油多点炒才比较好吃。

    “行。其实东西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只要车票一买到,随时就能走。”陆爱国赞同。

    “也不知道海城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跟我们乡里也差不多?”陆爱兵一脸的向往。

    “不一样,最少也得是我们乡的十个大。”陆爱国摇头,虽然他也没去过,但是听夏媛说过啊。

    “那么大啊?”陆爱兵惊叹。

    ......

    陆爱国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九点半了,喊了门,是石头出来开的门。

    进到堂屋里,只见夏媛和陆芸正分别捧着书本在看。堂屋里原先的桌子、椅子都被收了起来,取代的是三张单人靠背沙发,每张沙发边上都有张小高几,上面各放着一盏太阳能野营灯照明,小小的高几上除了灯就是一个汤碗。

    陆爱国走近夏媛坐的沙发,探头一看,里面是剩下小半碗的红枣银耳枸杞汤。

    “你们自己在家里倒是自在的很?”

    陆爱国带着满身的酒气,硬是挤在了夏媛的那张单人沙发上,夏媛微微皱皱眉头,推推他,却没开口嫌弃。

    “其实没喝多少,三个人只喝了半瓶不到。”陆爱国笑嘻嘻地递给夏媛一封信,然后随手把她剩的汤碗拿起来,一口把那红枣银耳枸杞汤给喝光了,喝完咂咂嘴说一声,“太甜了。”

    “是姐姐的回信?”夏媛一下子激动起来,接过信,迫不及待的就拆开看起来。

    “如何?”

    陆爱国看夏媛脸上的表情忽喜忽忧不由关切地问道。陆芸和石头也放下手里的书看过来。

    “姐姐说房子的事有着落了。是姐夫水厂的徒弟,他媳妇娘家一个亲戚家正好有一间闲置的院子,也临着街。但是坏处是离着小芸的学校有点远,至少要走四十分钟的路。”

    “就没有离学校近点的地方么?”

    陆爱国也先是一喜,又跟着犯愁起来。其实四十分钟的路程并不算远了,但是陆芸不是还小么,上学又是风雨无阻的事,家里叫个人每天专门接送她也不现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