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3章 买卖

    石头看着手里自个手里,那大筒小筒“包装”简陋的零嘴,撇撇嘴,“我们收获来的东西直接卖出去利润都是有限的,但是如果想着法子做成这零嘴再卖出去就不一样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这些简直就是暴利。”

    石头注意了下四周,见撕下无人就低声问陆芸,“小芸,你那里有能把原料加工成各种零嘴的机器没?”

    陆爱国眼睛霍地一亮。

    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如果小芸那里有类似象榨油的机器一样,能加工零嘴的机器,那么把东西加工一下再拿出来售卖可不就是暴利了么?他不由也希翼地看向陆芸。

    陆芸笑着微微点了个头,“好几种呢,可以炸爆米花、炒板栗、炒黄豆、炒瓜子的都有。还有能做各种山楂片、山楂糕、山楂条的,还有能做薯片、蛋黄派、各种蜜饯、果汁、糖果的机器......太多了一时半会的没法说完。不过我们现在住的地方也太小了那些机器根本拿不出来啊。”

    陆芸每说一样零嘴,陆爱国和石头的眼神就亮一下,虽然什么“薯片”和“蛋黄派”他们连都没有听说过,但是并不妨碍他们不断涌上心头的兴奋劲。

    可是听到最后两人又一下子蔫了。是的,没有合适的住处一切都是白说。

    “咱们买房。”

    陆爱国这下什么犹豫都没有了,钱已经完全不再是问题,房子的事再不解决,就什么都是白说。

    他三两口把雪糕吃完,伸手拎过来一筒小筒的瓜子打开倒出来,那瓜子堆在掌心里,也就是那么一小把,大概几十颗的份量。

    陆爱国一边把放着瓜子的手掌伸给两人看,一边豪情万丈地道,“你们看,就是这么点,啧啧。赶紧的买个房子,要干咱们就干大的。以后不止这电影院门口的零嘴儿咱们包了,就是别的什么地方有需要的,咱们也给它包圆了。”

    被石头点过之后,陆爱国的思维束缚一打开马上联想到别处,越想越觉得这是条阳光大道。早年爷爷偶尔的感叹又从记忆里跳出来,“这世上还是女人和孩子的钱最好赚。”

    “爸爸你好厉害啊!”竟然连这么经典的总结都能点出来了?陆芸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一脸崇拜地看着陆爱国。

    “那是。”陆爱国被陆芸崇拜的小眼神看得顿时热血沸腾,非常志得意满地得意地笑。

    石头也跟着笑,这世上可不就是女人和孩子的钱最好赚么?小孩子爱吃零嘴,女人也是喜欢的。没看见那些男人急着买零嘴儿都是带着女伴的?

    当即陆爱国和石头也没有了立刻就回家的心思,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按照原计划,在海城六小附近走走看,一边卖东西一边顺便打听一下有没有合适的房子。

    电影院这边其实就离海城六小不远。

    两大一小于是就近随意挑选了一条小巷子就往里钻。小巷的路面铺着青石板,宽度只能容纳两辆自行车擦肩而过。

    陆芸仔细观察周围。这时候的海城,房屋还是低矮的,即使是有两层高的房子也大多是用不同颜色的木板搭建上去的。

    即使是在城市的中心,但是还是有许多人家的房子都不算小,大门都还保留着两扇开的那种看上去很是古朴的木门,有的门上还留有门环的痕迹。从偶尔敞开的大门看进去,陆芸还能看见挡在大门口的木板的影壁。

    除了两扇的木门外,单扇狭小的木门更是不少见。多数只有单扇门的人家,门口除了门还会加装一个半人高的木栅栏。门开着,栅栏关住,即使是大白天从门口看进去,屋子里也是黑的。

    没走多远,三人就迎面遇上一个拿着个洗好的空痰盂返回的老婆婆。

    看见有陌生的人在小巷里走动,她立即警觉地盯着三人,一脸戒备地朝着他们开口就问,“你们是来走亲戚的?要找谁家?”

    “不是的阿婆,我们是来卖点东西的。”三人停住,陆爱国脸上挂上笑容,可惜他的那张脸太可怖,不笑还好,一笑起来乍看还真有点吓人。

    那老婆婆眼睛里的防备更重了,不过她看看陆爱国和石头背后背着的大背篓,又看了看也在对着她笑的陆芸和石头,脸色就不由又和缓了点,带着小孩子呢,应该不会是坏人。

    “你们卖的什么?”声音里倒是带了几分好奇。

    “东西不少呢,我拿给您看看。”就在陆爱国放下背篓的当口,陆芸已经速度的往里面放满了东西。所以一掀开背篓上盖着的布,最上面首先看见的就是一大鼓黄灿灿的食用油。和一个带着刻度的量杯。

    陆爱国刚想把油提出来,“这是花生油......”

    “不用拿出来,你们跟我来。”看到那么大的一通金黄透亮的油,那老婆婆的眼睛顿时就亮起来,赶紧招招手示意三人跟上。

    三人跟着她进了旁边一间开着单扇门,门口并没有小围栏的屋子。走进去先看见的就是一间摆着四方形饭桌和长板凳,角落还带着灶台的厨房。厨房有点昏暗,旁边有条短短的过道,一眼就可以看到另一边是个极小的天井,青石板的地面上一个小小的水井赫然在目。

    陆芸不好多看,收回目光,那位老婆婆已经打开屋里的电灯,示意他们到饭桌前的长板凳上坐下。“你们的这油要怎么卖?”

    “有粮票两块钱一斤,没有粮票的话要三块一斤。”陆爱国笑着回答。

    这个价钱是他们在家里商量过的,其实比陆芸和夏媛那回在乡里卖过的最高的价位的时候还低不少,但是已经是跟供销社卖的一斤九毛八分钱比,贵了有两三倍了。

    虽然供销社的那是限量供应并不一样,但是考虑到这回他们是要在海城长期扎根,这个花生油又是回头客居多,所以他们也不想把价钱抬得太高了。

    “还能不能再便宜点?”老婆婆问话的语气明显带着随意,显然并没抱什么希望。

    “已经不算高了。您要是没有粮票也可以用布票和工业卷来抵。”陆爱国摇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