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2章 两种极端

    没娘的孩子最可怜。(Www.K6uk.Com)

    那一天,丁洛洛又一次被妹妹诬赖自己偷穿了她的新裙子,妹妹闹得很大,刚好踏进家门的父亲不问枣红青白的就训斥她没有一点长姐的风范,还指着她的鼻子叫她滚出去。

    委屈至极的丁洛洛连饭也没得吃,一时冲动就真的跑出家门。没人出来追她,她无助的偷偷躲在大院某处的矮花丛后面哭泣,结果正巧叫张敏撞上。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真的很奇妙。

    按说丁洛洛的性格本来正是张敏最不喜欢的那一种,但是偏偏那一天张敏第一眼看见躲在花丛后面,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狼狈不堪的瘦弱女孩,就觉得心里的某根神经被触动了,有一种锥心的刺痛感让她上前去,耐着十二分的性子,连哄带骗的把她“捡了”回去。

    从此以后一个月三十天,丁洛洛倒是有二十*天是常驻在裴家的,在裴家她有自己独立的卧室。里面布置的远比妹妹的房间更加精致。

    她的新衣服、新裙子不止比丁甜甜多了,还更加漂亮,有不少还是张敏特地托人从魔都捎回来的。她在裴家的受宠程度甚至超过了裴家唯一男丁裴焜--那个整日在大院里带着一群孩子四处调皮捣蛋的小霸王。

    而丁家,在首长亲自找上门来跟丁俊山商量,说想让丁洛洛以后多来家里陪陪平时寂寞的老妻之后。丁俊山简直受宠若惊的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哪里还能说得出什么反对的话,简直恨不能直接把大女儿打包送给裴家了。

    此后丁洛洛的继母刘梅和妹妹丁甜甜对丁洛洛的态度也来了个大转变,她们开始频繁的登裴家的门,努力想表现出一副慈母的面孔,即使备受冷遇也依然坚持不懈,更让人不屑的是丁甜甜还几度试图在裴家人以及裴焜的面前装柔弱,装善良想取代丁洛洛在裴家的地位。

    可惜了她们的媚眼抛错了地方,算计也注定要落空了。

    张敏并不是一般普通的女性,她跟着丈夫一路走过来见识过的人和事,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丁家母女的小花招在她的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而裴家的男人也不是外面那些会随便对路边的一朵小白花就升起“怜香惜玉”心思的男人,他们的怜香惜玉只对自家的女人,比如被张敏所认可的丁洛洛。

    他们只相信自己的眼睛里所看见的事实--营养不良、面黄肌瘦头发稀疏瘦弱的不象十一岁,反而看着象*岁的丁洛洛。

    特别是看见那对母女脸上变色的时候,丁洛洛还会下意识瑟缩一下的样子。

    外衣勉强能看,却也是灰扑扑,只有一两处补丁,内衣却补丁累着补丁,脚上是明显不合适的土布鞋,的丁洛洛。和一看就跟光鲜亮丽,白衬衫、蓝裙子、黑皮鞋,脸色红润还挂着跟她母亲一样虚伪笑容的丁甜甜的强烈对比。

    裴家人自认不是真的眼睛瞎,连最小的裴焜都对丁洛洛之前过的日子脑补过后,对她再也没有了嫉妒之心。

    就这样青梅竹马的一起长大,裴焜和丁洛洛最终产生情愫也就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了。而经过张敏的耳渲目染,丁洛洛自身也开始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坚强。面对继母和妹妹她再也产生不了自卑感,开始变得愈发的光彩照人起来。

    十年风水轮流转,在丁洛洛最终凭着自己的实力考上了b大之后,丁俊山也忍不住对这个大女儿的看法改变了,把她视为丁家的骄傲......

    丁洛洛是个感恩知道好歹的人,她对裴家的归属感,对张敏的感情远比对丁家,对她的亲生父亲更加的强烈十倍不止。

    在她的心目中张敏与其说是奶奶,更不如说是母亲一样的存在,因为她给了她的是一份她曾经最渴盼却早早就失去过的,也是人世间最无私最纯粹的母爱。

    “对啊,那两人脸皮实在是太厚了,我都说过多少次叫她们离我远一点了,可是人家就是喜欢时不时的过来攀扯。”

    丁洛洛皱着眉无奈道,“我怕我一个人出门她们又会找机会过来表示‘关心’,非要陪着我,叫外人看见还真以为我们之间的感情很好呢。所以奶奶,今天还是得辛苦你了。”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就是,要不我这耳朵该磨出茧子来了。”

    张敏笑着白了丁洛洛一眼,“你现在的手段能真的叫她们攀扯上才怪呢,你们的小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还不是整天就知道哄我。”

    儿孙的孝心她哪能不懂呢?其实她也挺享受这种被人哄着的感觉的,要不怎么说老小老小,越老越小。

    “奶奶果然是英明神武,我们这点小花招怎么能逃得过您的火眼金睛呢?不过我还是得说一句,您太不厚道啦,就叫我和裴焜偶尔偷偷乐上几回怎么了,还非要揭穿?”丁洛洛不满地扭头。

    “好啦好啦,就罚奶奶今天掏钱,不管你买多少东西都算我的好不好?”张敏对待丁洛洛可不象对裴焜‘秋风扫落叶’一样,完全就是‘春天般的温暖’这样两种极端的态度。

    裴焜心里的小人躲在角落咬着被角,用无比羡慕嫉妒恨的小眼神看着丁洛洛,忍不住叫道,“洛洛你今天千万要记得要把我们上回去逛的时候,看中意又没舍得下手的那几件衣服买回来。奶奶可有钱了,你别替她省着。”

    丁洛洛用无限同情的眼神看裴焜,这人怎么老是学不乖呢?

    果然下一刻裴焜的脑袋上就挨了一记,张敏用极度失望的眼神看他,“臭小子你媳妇看中意的衣服你都舍不得给她买,你还好意思叫这么大声?”

    张敏接着心疼地看丁洛洛,“没事,今天奶奶都给买。你喜欢什么咱们就买什么,不过这个臭小子的衣服就算了,他衣服多,买多了纯粹是浪费还占地方。”

    丁洛洛抿着嘴笑,乖巧地点头,该舍不得的她还是会舍不得,即使用的不是自己而是奶奶的钱,可是她却不会说出来。

    对一边的裴焜她只能投之以无限同情的目光了。

    钱都不在我手上,一发工资就一分没剩的都上交给洛洛了。舍不得买衣服的人也不是我,怎么到最后还怪上我了呢?--裴焜扁扁嘴简直想以头抢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