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5章 不甘心

    “你现在就是喜欢那个什么芸的也没用,人家既然已经订婚了你就不能再横插一脚,你要知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仗势欺人是我们段家人绝对不能做的事情?”

    范嘉怡此时也不禁暗暗庆幸那个陆芸已经订婚了,想不到儿子对她用情那样深?还好还好,要不以后为了外面一个没家世没地位的女人,而破坏了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就不好了。(wwW.K6uk.coM)

    而且她再惯着儿子也不是没有底线和原则的,儿子可以趁着小多玩玩,但是却绝对不能仗势欺人,横行霸道,做出什么不道德的欺占有夫之妇的丑闻来,那样跟旧时候的纵跨子弟有什么两样?而且也是在自毁前程。

    到时候那样的事情闹出来,哪还会符合他们家世条件要求的女孩子会愿意嫁给进门?没有了门当户对的岳家帮衬,只凭着自家那有限的资源,说实话她也不确定小儿子能走多远?

    毕竟大儿子太优秀了,虽然她不喜大儿子,但是也不得不承认他的优秀甚至比小儿子跟多一些。按照丈夫的偏心性子,小儿子能得到的资源只怕会少的可怜。

    范嘉怡皱着眉思索,自己除了得想点办法叫丈夫不能偏心太过了。还有女儿那边,也得叫她想法子跟女婿说,多少能帮衬到小儿子点,还有她的娘家......

    她总不能一直被丈夫和大儿子把自己和小儿子看扁了吧?她得用事实来证明,她教养出来的小儿子一点也不会输给大儿子的。

    想定了,范嘉怡终于翘起嘴角心情愉悦起来,不过等到她的视线往下看到一地的玻璃碎渣的时候不由又皱起了眉头,她当然不是生小儿子的气,而是对大儿媳不满起来。

    “丽珍也真是的,这么大的动静她怎么会没听见?宝宝你坐着别乱动,要是不小心割到脚就不好了,我去厨房看看你大嫂到底在磨叽什么?几块碗洗了半天......”

    儿媳妇刘丽珍的娘家已经没落了,如今全靠着范家才能支撑门面,这样的儿媳妇娶进来助力不大范嘉怡当初就没能看上她。

    可是大儿子坚持,她想想也就算了,不值得为了这点“小事”再跟大儿子起冲突,反正她对大儿子也没看重到哪去,没助力就没助力吧,娘家不显的儿媳妇还好拿捏一些。

    “丽珍,客厅碎了个玻璃杯你去收拾一下,别叫牧弘不小心踩到了。”范嘉怡到厨房看见大儿媳妇正蹲着擦厨房的地板,脸色才稍微没那么难看。

    “知道了,妈妈。”刘丽珍低头乖巧的应了一声,马上放下手里的抹布伸手去拿扫把畚斗往客厅走去,此时客厅的沙发上已经不见了段牧弘的身影。

    --

    直到回到大院进了家门了,张敏还是怏怏的。

    午饭时间家里的其他人都不在,她跟丁洛洛两人于是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张敏就直接要回房间,丁洛洛上午受了惊吓,此时人也觉得疲倦起来,于是也回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一觉醒过来,她睁开眼一下就看见不知什么已经到家,此时就睡在自己身侧的裴焜,不由伸手摸了摸他的脸。

    “醒啦。”裴焜睁开眼睛冲着丁洛洛笑,大手一揽直接就把人揽入怀里,“早上出去逛得如何?”

    “唉......”丁洛洛把脸贴在裴焜的胸口长长的叹了口气。

    裴焜脸色一凝,数一数会让媳妇儿叹气的也没几个人了。

    想到当初多次在他面前,试图要抹黑自己的媳妇儿的她的那个继母,和一心想勾搭自己的丁甜甜,他的语气里就带了几分气愤出来,“怎么,难道是又遇上你那个继母了?她们要是再敢嚣张我就去找岳父,把她们对你做过的那些事都揭出来。”

    “不气不气。不是她们,你都明里暗里收拾过她们多少回了?她们早好几年前就不敢再在我面前嚣张了。”

    丁洛洛右手上下抚摸着裴焜的胸口帮他顺气,“是奶奶,她今天在王府井百货的时候,忽然就说看见大伯了。”

    她又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当时奶奶的那样子有多吓人,还想去追,差一点就摔倒了。还好我扶得及时才没有真的摔了,可是我当时真的被她吓到了。”

    “大伯?你确定你说的是大伯?”裴焜傻眼,惊的直接坐了起来,连带着丁洛洛也坐起来了。

    “对吧?奶奶当时嘴巴里叫的是‘少杰’......没错,我听得真真的,不会错。”丁洛洛又仔细的回忆了一遍,确定的朝着裴焜点点头。

    “就算是大伯,那奶奶又是怎么认出来的?”裴焜疑惑道,奶奶根本就没见过大伯长大的样子啊,难道是母子血缘感应?

    “我不知道,奶奶先是喊了两声‘少杰’然后又摇头说她眼花了。我看她的样子实在是失魂落魄的厉害,就不敢多嘴去问,接下来我们也没继续待就回来了。”

    丁洛洛摇头,“不过我想奶奶一定是看见谁,要不跟爷爷很像,要不就是跟爸爸,或者是你很像的人了。”

    “恐怕只有这个可能了。”裴焜沉默了一会,“大概是奶奶看见了所以想起来大伯,后来她会说眼花了,最有可能就是年纪对不上。”

    “几点了,也不知道奶奶现在怎么样了,我们下楼去看看吧?”丁洛洛推推裴焜,两人下了床准备洗漱、穿衣。

    “三点四十二分了。”裴焜看了眼手表。

    “怎么这么迟了?”平时丁洛洛都是两点左右就能自动醒过来的。

    “大概是受了惊吓所以才睡沉了。”裴焜摸摸丁洛洛的脸,有点心疼道。

    楼下,看裴焜和丁洛洛预备敲张敏的房间门,张嫂子赶紧过来阻止,“老夫人回房间的时候说过,如果她不自己出来就不要叫她。”

    丁洛洛和裴焜对视一眼,无奈只得放弃了敲门。两人一起到客厅坐下,就这么坐在客厅等着张敏自己出来,结果两人一直等到裴庆原和裴少华都回来了,天黑了,晚饭的时间也到了,张敏的房间里还没有动静。

    听完丁洛洛的转述,裴庆原和裴少华都露出哀伤的样子。随即裴庆原还是阻止了大家想要再去敲门的冲动,“再等等,偶尔迟一些吃饭也是不要紧的。”

    他们并没有等的很久,张敏就开门出来了,除了眼睛有点红肿,别的看着都没什么异样。只是看见裴裴庆原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看大家都一脸关切的看着她,张敏也被瞒着,对着裴庆原苦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忽然看见有人长得跟你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我一下子就以为会是少杰,可是那年纪对不上,我想了一下午,也不知道有没可能是少杰的孩子?”

    “我找人去查。”裴庆原没有犹豫的说道。

    “查吧,心里也能好受些。”

    张敏眼泪一下子出来,心里却知道大概查了也是白查的。整个京城的人口那样多,要想在其中找一个什么资料都不知道的人出来何其的难?真查又该从何查起?

    可是什么也不做终究是不甘心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