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11章 告知

    某驻地。(www.k6uk.com) 【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

    石头拿着新收到的两封信,想都没想的就按照习惯先打开那封字迹明显娟秀的。

    不过区区十几张的信纸,按照正常他用不到一分钟就能全部看完,然后丢开。可看这封信又不一样,他先从头到尾的把内容飞快看一遍后,重新回到第一页开始,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顺着笔划重新看。

    看了快一个小时了石头才小心翼翼的把信纸叠好,手上出现一个精致的木头匣子。把那封信小心翼翼的放进去,里面已经有了不少信封上笔迹一样的信件。

    把匣子再放进自己的“小仓库”里,石头接着又拆开另外一封。

    放下信,想到上面说的小芸被人误会,陆爱国由此心气不顺,想借着给陆芸过生日,再把股份转30%到她名下来让外人看见自家对她的重视......

    小芸的来信则是把那事儿轻轻带过,倒是再三表示不愿意接受那30%的股份,叫他不要投赞成票。

    石头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心里很快就有了决断。只是又想到十二月三日就是小芸的十八岁生日了,那天自己注定了回不去,他就有些叹息起来。

    他拿出纸笔,开始一一回起信来。

    --

    京城。

    陆爱国和夏媛亲自开车到机场接了陆二伯和陆二伯娘回去。

    路上,坐进陆爱国的车后座之后,陆二伯娘终于忍不住了,“你们又是叫人接我们到海城,从海城直接就叫人送我们到机场给订了飞机票,飞来京城。你们这么着急的让我们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急,没看孩子在开车吗?不差这么点时间,等到家了再问。”

    陆二伯看看窗外,汽车正以平稳的速度在公路上飞驰而过,他摇摇头阻止了陆二伯娘再继续往下问,生怕陆爱国因此开车走了神出了车祸。

    陆二伯娘往车窗外一看醒过神来,自觉的就闭了嘴。

    “没事的,我开车一向小心......”陆爱国一边开车一边慢慢开始讲他们之前编好的“故事”。

    从他们到了海城后创业的最初,陆芸“无意中”遇上她的“神秘师傅”说起,然后把当初他们用的那些炸薯片的各种机器、太阳能板说成是陆芸神秘师傅拿来的。

    又说到‘花颜’的配方、说起他们偷偷给大家使用过的强身健体药剂,说到陆芸如今学成,能独立炼制药剂之后,她的师傅就再不出现了......

    陆爱国说这些的时候,夏媛并不开口,她安静的在车内支撑起一个精神力屏障,以保证陆爱国说的话绝对不会外泄,被过往车辆里的人无意中听到。

    终于把前面的部分说完了,陆爱国忍不住伸手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心里又是愧疚又是无奈。

    如果可以他真不想骗自家爹娘,可是不骗怎么办?闺女大仓库和他们三个小仓库的秘密绝对不能再多一个人知道了。就连陆锦昇也只多知道了精神力修炼的法子,空间石不是没有,而是他们四个商量之后决定拿东西还是不必要再拿出来了。

    也许等到爸妈泡完药浴之后可以让他们测试一下看看有没有精神力的天赋,如果有,再多让他们知道这一样也无所谓了。

    陆二伯和陆二伯娘听完张着嘴看着前排的两人,一时竟然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陆爱国和夏媛也不说话,车子依旧在马路上飞快地疾驰着,车厢里安静得有点诡异。

    陆二伯眼睛看着陆爱国的后背,心里不由的叹口气,从陆爱国当年拿出来的那些机器开始他就开始怀疑了,之后‘花颜’做成了陆氏的独门生意赚了大钱,他更是怀疑......

    原来这一切是托了陆芸的神秘师傅的缘故,这就解释得通了,但是陆二伯也更疑惑了。

    “难怪这些年咱们这些人一个个都越活越精神,越活越老当益壮了。这几年还真的连个感冒发烧咳嗽都没有过。不过当初你们既然选择瞒下来,这种事也确实是必须好好瞒着才对,可是现在怎么又忽然跟我们说这个来了,难道是出了什么变故?”

    是啊?这么多年都瞒着他们了,怎么现在一下子又要告诉他们了呢?

    陆二伯娘也不解起来,同时心又免不了悬起来,静静地等着两人回答。

    陆爱国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夏媛。

    夏媛会意地朝陆二伯和陆二伯娘道,“变故没有,就是想到你们二老年纪都大了。想着给你们用能延寿的药浴。”

    “能延寿的药浴?”陆二伯和陆二伯娘一惊,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忍不住嘀咕,这是什么药竟然这样厉害?

    他们同时不得不把整颗心提了起来,一下子就意会了儿子、儿媳为什么要瞒着他们这么多年。

    他们之前神不知鬼不觉用掉了的药剂就已经够叫人动心了,如果再有可以延寿的药浴......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

    那样的东西?绝对不是他们这样的普通人能护得住的,一个不好就是灭门的惨祸。

    想着陆二伯的汗滴了下来,“还有谁知道?”

    陆二伯娘的脸色也跟着白了,显然也想到了什么。两人经历过的事情远比陆爱国和夏媛多很多,看到人性的黑暗面,也绝非陆爱国和夏媛这种成长在和平年代的人所能想象的出来的。

    “还有石头和锦昇。”夏媛看两人的面色不对,下意识的声音低了低。即使没有精神力陆二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也是不容小窥的。

    “你们怎么能告诉锦昇,他年纪小,在外面的时候万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怎么办?”

    陆二伯娘简直是气急败坏,“就是我们,你们都不应该说。还有石头,人心易变,特别在这样大的利益面前,谁知道什么时候......”

    陆二伯看着两人,面色异常凝重。显然是赞同陆二伯娘的话的。

    这是夏媛和陆爱国第一次看见两人这样,一下子都有点犯愣。

    “先别说了,爱国,你找个安静的地方停车,我们说完了再回去。”眼见路上的车流越来越大,陆二伯沉着脸吩咐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