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15章 被鄙视了

    手里拿着带着淡淡茉莉花香味的烫金生日帖子,冯思嘉和吴秀玉都惊喜道“原来十二月三号就是你十八岁的生日?”

    陆芸笑着,“对,因为办生日宴会的地点比较偏僻,所以那一天下午四点至四点半会有车等在校门口,你们如果愿意去可以在那个时间点到那里一起坐车,回程也一样会有车子把你们送回来的。(Www.K6uk.Com)”

    今年的十二月三日是周四,下午只有一节课到三点半之前就结束了。

    陆芸看了看手上的那一叠请帖朝吴秀玉道,“这些帖子是给我们班上的其他同学的--”

    “你是想我帮忙拿给他们对吧?行,没问题就包在我身上了。”

    吴秀玉不等陆芸说完,就笑嘻嘻地从她手里拿过那一叠帖子,“我办事你放心,我保证一个一个的把帖子送到再把话传递到。有地方可以免费的吃吃喝喝反正我是一定会到,不会轻易放过的。”

    “还有我,我还没见识过有钱人家的宴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所以肯定也-要去的。”冯思嘉也在一边叫道,“我还要跟陆芸合影,到时候回去显摆的时候才能更有说服力不是?”

    “你们可真是--”

    陆芸闻言不由摇摇头,哑然失笑。

    随即她又正了正脸色,真诚地朝着吴秀玉道谢,“麻烦你了,谢谢。”

    “不谢不谢,一点小事就用不着说谢谢了。”吴秀玉摆摆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又问,“陆芸上回那个晕车药你说的功效是真的吗?我最近怎么感觉自己坐车都不晕了?”

    “真的。”陆芸笑看吴秀玉,先退后了一步防备她又要扑过来“动手动脚”的。

    “哇......难怪?你们家的药怎么能那么神效呢?”吴秀玉果然扑过来,结果扑了个空差点扑到地上被陆芸和旁边的冯思嘉一人一边的拉着。

    冯思嘉顺手拍下吴秀玉笑道,“你这个毛病赶紧改改吧,动不动就扑过来,太热情了,我们真是无福消受。你以后还是留给你家的那位消受比较好。”

    吴秀玉先是瞪了她一眼然后又瞪陆芸,头一扭,“哼。”

    冯思嘉和陆芸顿时笑出声来。

    陆芸对两人道,“那天下午我会请假,晚上我就等着你们的大驾光临了。”

    “行,我们一定会去的。”冯思嘉笑着应了。

    “我想不去的人估计不多。”吴秀玉也笑起来,“还有一周的时间,我最迟明后天就能把帖子分到每个人的手里。”

    陆芸点点头跟两人告别离开了。

    陆芸走远,冯思嘉问吴秀玉,“帖子上是写了不需要准备生日礼物,可是我想我们总不能真的空手就去吧?”

    “那当然,贵重的我们也送不起,我想只要我们的心意到了陆芸就不会嫌弃,她不是那样的人。不过挑选礼物真的好难啊,到底该送什么呢?”吴秀玉皱着脸冥思苦想。

    “陆芸确实一点也不像有些人,家里有点钱就把谱儿摆的特别高。”冯思嘉颇有同感的点点头,然后也跟着皱眉头,“确实是想不出来啊,要不我们一起出去逛街找找吧?”

    “行,不过要等我先去把陆芸的帖子给大家送完了再说。”吴秀玉一下子跳起来,急冲冲的跑了。

    另一边。

    今天陆芸下了课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叫许亮把她载到王府井的附近,在约好了时间让许亮到时候来下车的地点接之后,陆芸慢慢的往王府井走去。

    今天她来这里并没有太强的目的,只是这些日子在家里憋的狠了,所以出来逛一圈随意的购物放松一下。而且她挺满意上回跟石头一起来的时候的吃的那些小吃。

    盘算着一会挑几样特色的再多买些打包带回去,再过两三天姨妈、姨父、二叔、两个姑姑还有大爷爷家的人、以及几个表哥、表弟、表妹没就该来京城了。

    按爸爸的说法十八岁算是成年,所以他特别慎重的亲自一一给亲戚们都打了电话,叮嘱他们能来的尽量抽空来。

    看爸爸重视成那样,还真没人愿意落他面子的。

    而且这些年大家也算是看清楚明白了,她这个继女在爸爸心目中的地位并不会比陆锦昇差什么,所以每个人都答应了要来,就连那些在上学的小辈都不例外。

    反正少上几天课也没什么,会读书的到时候回去请人帮着补补课就成了,成绩拉不下来;不会读书的,就是天天去学校成绩也就那样。

    要说如今陆家的这些亲戚缺钱的还真没有,搭着陆爱国的大船,最差的年收入也能达到六位数,日子过得可滋润了。

    陆芸漫无目的的逛着,即使什么也不缺,但是一路只要看到沿街的铺子里有什么比较精致的小东西也会掏钱买下来,买的最多的还属各种景泰蓝的小玩意,比如各种发簪、镯子、吊坠、小巧的首饰盒什么的。

    她买得挺高兴,这些东西她自己留几样,剩余的到时候哪怕送给几个表姐妹,让她们带回去自己戴着玩或是送给同学朋友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陆芸。”

    一声招呼声忽然在耳边响起。

    这声音倒是挺耳熟的,陆芸停下摆弄手腕上试戴的景泰蓝手链,抬头望向声音的方向,恍然,原来是段牧弘。

    这个段牧弘自从那天跟石头遇上之后,她就没再在b大的校园里“偶遇”过他了,介于他的识好歹,陆芸此时并不吝啬给他一个好脸色,“是你。”

    她看一眼段牧弘身边明显比他年长了好几岁的女子,礼貌的微笑着点点头。

    “原来你就是陆芸?看起来也没有漂亮到哪里去啊?”那女子却对她的微笑视而不见,反而嗤笑一声,嘲弄地对陆芸上下打量了一遍,眼睛里的鄙视明显的连瞎子都能感觉得出来。

    “不是说你们家是做生意的有点钱么,怎么连这样廉价的首饰也看得上眼?你继父不会连这点买首饰的零花钱都舍不得给你吧?

    不过这些东西真挺配你的,也是啊,再怎么你毕竟也只是个继女拖油瓶么,你继父就是再有钱也完全没必要给你花是不是?不过你继父舍不得给你花钱情有可原,怎么你那个未婚夫也不知道心疼你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