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2章 惊讶

    张敏深吸了口气问陆芸,“你爷爷既然是大队长,家里难道还缺了你爸爸一口吃的?他怎么也要自己去山上找吃的呢?”

    “是啊?难道你爷爷有许多孩子养不活?应该也不至于吧?”被张敏一问,连丁洛洛都好奇极了。(看啦又看♀小说)|

    “这里面又是很长的一段故事,一时半会说不明白,简单说吧。”陆芸眨了眨眼,看两人都好奇的盯着她,不由苦笑。

    “我爸爸小时候也挺苦命的,被换到我三爷爷家成了他们家的孩子,我三爷爷早逝,我三奶奶病着干不了活,又不愿意我爸爸跟我亲爷奶走的太近,不让我爸爸受他们的接济。没办法我爸爸十来岁的时候开始就只能自己想法子填饱家里的两张嘴。”

    “竟然是这样?”

    丁洛洛显然特别的吃惊也特别的好奇,打定主意有时间一点要好好的让陆芸把整个的“故事”都说一遍。

    张敏若有所思,“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自古以来都是能吃得苦中苦的人才能有所成就。”

    “对啊,我妈妈是知青,后来我爸爸妈妈结婚后返城,石头也跟着我们去了,从海城开始他们两个一步步的把陆氏集团发展到今天。所以,陆氏集团,石头跟我爸爸的持股是一样的。”

    陆芸微微露出个极浅的笑意一纵即逝,“我其实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爸爸妈妈结婚的时候我已经六岁了,那时候石头十四岁。后来我爸爸妈妈又生了个弟弟,不过爸爸和妈妈还是最疼我。”

    张敏和丁洛洛这下都有些意外了,不由多看了她好几眼。陆芸并不露出异样和不自在来,来任由她们打量,这些事都是瞒不过迟早要揭出来的还不如她自己先说了。

    最后还是张敏停了下又疑惑道,“石头的持股怎么可能跟你爸爸一样多呢?他不是十几岁就考上了军校?他之前不上学?”

    丁洛洛也不解的等着陆芸,听她要说什么?

    军校招生不收复读生,这一点张敏和丁洛洛都是知道的。按照这么算石头十七八岁上军校之后肯定不能继续搀和到陆氏集团的创业中去了,还有之前他跟去海城也存在问题?他不上学能参加高考?

    “对啊,对啊?”丁洛洛也好奇到不行。她已经敏锐的感觉到这里面的故事可能讲上一天一夜也讲不完了。

    “除了军校石头从小就没有真正进过课堂。”

    陆芸又丢下一个炸弹,直接把眼前的两人炸的晕乎乎的,满脑子的问号都要飘起来了。没进过课堂怎么高考?靠自学?两人满肚子的疑惑正要再继续追问,结果陆爱国一行人到了。

    张敏、丁洛洛和陆芸三人站的地方非常明显,陆爱国开着车子兜了一圈很容易的就找到了人。

    陆爱国、夏媛和陆二伯、陆二伯娘都下车,双方打过招呼都开始审视起对方来。

    没等他们说两句话裴家接人的车子也来了,是一辆绿色的军用吉普,独自开车来的是裴庆原身边的司机文盛,他很快找到几人的位置,下了车先对着张敏敬了个礼军礼。

    陆爱国、夏媛和陆二伯、陆二伯娘一时间都有点懵,但是转念一想又似乎觉得合乎情理--石头的身世,他爷爷奶奶要是还在世,可不就是极有可能是部队的高层?

    一行人分成两辆车,陆爱国的车上虽然还能坐一人,但是毕竟是有点挤,于是张敏和丁洛洛力邀陆芸上了军用吉普。

    陆芸还什么都来不及提示陆爱国几人,只能看了他们一眼上车了。军用吉普开在前面,陆爱国开着车尾随其后。

    两辆车一前一后的往前开去。

    车上,夏媛担心地问道,“这家人的身份看起来可不低?如果万一石头真的是他们家的孩子,我担心他们会嫌弃小芸的身份。”

    “身份高低又如何,小芸什么情况你还不清楚?你的担心多余了。”陆爱国一脸傲娇的样子,还嫌弃自家闺女呢,自家闺女不嫌弃他们就算他们好运了。

    “你啊--”夏媛坐在副驾驶座上没好气的瞪一眼陆爱国,好笑又好气的说道,“你就是闺女天下第一。咱们闺女什么样我们自家人自然是知道的,但是耐不住世人的眼光会觉得她是高攀了呢。”

    “用不着担心,只凭着小芸有那样一个师傅,那样一身的本事就没有她高攀了谁的说法。”

    后座上陆二伯也是自信满满,自从泡药浴亲自感觉到药浴的作用之后,他再看陆芸就已经不是用往常的眼光了。

    可见榆树村瞎子大师的那些话,虽然能传得那么神乎确实是有陆家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的关系,但是也真不是完全瞎说的。

    “你爸说的没错。夏媛你别担心,再说了石头那孩子还能真的委屈了小芸去?”陆二伯娘的脑子一向能跟陆二伯想到一处去。

    “嗯,我确实也是有点白担心了。”夏媛笑了起来,对自家的闺女她也是真心觉得骄傲的,“不过我倒是真的希望他们是石头的亲人了,只要他们能真的重视石头,位子又够高。别的都先不讲,起码咱们小芸的药剂见天日的时候就能提前不少。”

    “是啊......我想想还真是期待。”陆爱国一边留意前方一边点头。

    前面陆芸乘坐的那辆车上,丁洛洛一脸的好奇,“陆芸,你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的样子看起来怎么都那么年轻?特别是你爷爷奶奶,他们多大年纪了?怎么看起来最多才五十多岁,连一根白头发都没有。”

    他们家,即使是张敏和裴庆原平时保养的也不错了,但是跟那两位一比简直差了一辈的感觉。

    “我记得前年我爷爷才过的七十大寿。”陆芸回忆一下只记了爷爷奶奶的生日,他们具体是哪一年出生的倒是真不知道。

    “咳咳咳......”丁洛洛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咳嗽了半天才难以置信的瞪圆了眼睛,“你爷爷真的七十多岁了,你确定没记错?他走出去说四十五岁估计都有人能相信。”

    连张敏和开车的文盛都露出惊讶的神色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