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7章 画像

    “老张之前有没有说鉴定结果多久能出来?”看着老张离开,张敏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地问裴庆原,其他人也望向他,等着听他是如何说的。(www.k6uk.com)

    “老张说为了结果更准确,所以需要两组的人做两次以上才行,顺利的话晚上就能知道结果了。放心吧,老张为人谨慎,有他亲自盯着不会出问题的。”

    这些裴庆原早已经详细问过老张,而老张也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人。

    “今天晚上?”张敏瞪大了眼睛,“真的能这么快?”不止是张敏惊讶了,其他人的惊讶程度也不亚于她。裴庆原点点头。

    “先去吃饭,我还想看石头画画呢。”张敏拉着石头,一行人都自觉的跟着往餐厅走。

    餐厅里正在摆饭菜的金嫂一抬头看见石头,惊讶之下差一点没打翻了手上的菜盘子,好在石头反应快精神力延伸过去适时的暗中帮忙托了托。

    金嫂反应过来一下子庆幸自己的手还算稳没有真的砸了菜盘子。她侥幸之余于是定了定心神朝几人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之后,接着继续返回厨房来回上菜。

    一路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这位估计不是什么客人,要不怎么跟老爷子长的那样象?难道是近亲?只是奇怪的是,这个‘近亲’她在裴家做了十几年却从来没见过。

    金嫂的猜测并不是没有根据的。

    裴家的习惯是平时用饭的时候都是四菜一汤,自家人之间遇上谁生日或是值得庆祝的事情时会适量的加上一个菜。

    如果有客人上门,就是六菜一汤或是八菜一汤。

    而今天早上张敏特别慎重的叮嘱她多加一个菜的时候她还在疑惑,似乎今天并不是家里谁的生日啊,那么只能是遇上值得庆祝的事情了。

    而且能让老夫人亲自来交代,而不是惯常一样的只是丁洛洛过来告诉一声说明这喜事还挺大。

    裴家吃饭的桌子是圆桌,也并没有特地排过什么座次,张敏拉了石头坐在自己身边,就怕他不好意思吃菜,一个劲的给他夹菜自己反而没吃多少。

    她完全只顾着盯着石头的碗了。

    只要石头把菜吃得浅一点下去,她就会马上往上补充,还一个劲的催促,“多吃点,自己家呢。”

    石头看着自己碗里堆得高高的饭菜怎么也消灭不完,不由的无奈又感动。

    “别夹了,你这样孩子怎么好好吃饭?别把孩子给撑坏了。”裴庆原将这一幕看在眼睛里也是无奈,但又能理解张敏的心情,于是低声劝道,“你自己也吃一些,让孩子自己夹他喜欢的菜。”

    “哦,对对。”

    张敏闻言如梦初醒一般,看见石头碗里的菜懊恼的拍拍自己的脑袋,赶紧的又把石头碗里的菜往自己的碗里夹,“石头,奶奶还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呢?你喜欢什么就自己夹,这些奶奶自己吃。”

    “奶奶,这些我都很喜欢。”石头在张敏夹了一筷子菜走之后赶紧的把碗挪开埋头大口的吃起来。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张敏把夹回来的那一筷子菜放进自己的嘴里,然后继续一脸慈爱地盯着石头吃饭,看他吃的“香甜”眼睛里忍不住露出笑意来。

    期间几次伸出筷子想再帮着他夹菜又想到什么硬生生的忍住了。

    其他人看它这个样子都忍不住嘴角抽了抽,用无限同情的眼神偷偷看石头,如果换了自己......每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敢继续多围观。太被关注也未必是件好事啊,还赶紧专心的吃自己碗里的,别吃得太快太慢免得也被盯上了。

    石头自己倒是没觉得太‘难受’,因为他感觉到的全是张敏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浓浓的,母性温暖的味道。他自幼就失去了妈妈,十四岁之前更是从来没有感觉到过来自妈妈的温暖。

    那一年,这样浓浓温暖的味道他也只在夏媛的身上感受到过,所以他抓住了,厚着脸皮就那么黏住陆家人再也舍不得放开......

    饭后大家进了书房,石头拿着一支钢笔,先是默默的回忆了片刻,然后一鼓作气,下笔如有神般的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把父亲的画像画出来了。

    他自己先看了看,第一次画人物肖像,许是父亲留在他记忆中的印象太过于深刻和美好,所以他画出来的画像不仅容貌达到九成九的相像,就连神韵也全然跃然于纸上。

    ......

    “少杰,他一定是我们的少杰。”

    张敏拿着画像手颤抖的实在太厉害了,几乎要拿不稳那一张薄薄的纸片,她泪眼看向石头,又看着裴庆原异常激动的用了肯定句。

    裴庆原小心的把那张画像接过来仔细地端详,第一眼那纸上栩栩如生的肖像就让他的眼睛也一下子红了起来。

    他的第一感觉跟张敏一样,有了这张石头亲手画出来的画像,根本就不需要那些所谓的亲子鉴定他就能百分之百的肯定,眼前的人确实是他的亲孙子。

    如果画像是真的,那么那个鉴定如果是肯定的结果他反而不会疑惑,如果结果出来是否定的,只怕他还要好好的探究一下是不是中间有人在捣鬼了。

    裴少华就站在父亲的旁边,自然也第一眼就已经看到父亲手上的画像了,他震惊之余眼睛马上湿润起来,“大哥长的跟爸爸妈妈年轻的时候实在是太象了。”

    大约只要看到这三个人的照片就都能肯定这是一家父子母子吧?要知道就连他都没有跟父母如此肖似过。

    裴焜和丁洛洛闻言再也忍不住,从裴庆原的手里抢画像他们自然没胆子,于是也顾不得别的也都伸长了脖子探头看去,这一看自然也是齐齐惊呼。

    他们再看向石头的眼神都是满满的不可思议,第一次画画就能画成这样,眼前的人得有多妖孽啊?

    拉着石头坐下来,张敏开始询问他这些年的往事,虽然昨天已经听过陆家人说过一回,但是没有从石头的嘴巴里亲口听到他的证实,他们始终是不放心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