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4章 奇怪的石头

    从别墅回来,石头进了陆芸的房间,想到爷爷说的话果然马上就要变成现实,等后天两人订婚之后,再过了小芸的生日。(www.k6uk.com)接下来两人就会先以“夫妻”的身份前往新的驻地开始朝夕相处的生活他的心就一片火热。

    他忽然想起来了什么,赶紧从小仓库里取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出来,递给陆芸。

    “这是什么?”陆芸看石头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不由的奇怪。她接过来打开,只见盒子里放着一块鸳鸯形状的五彩石,那石头流光溢彩漂亮的有点不真实。

    陆芸第一眼就喜欢上了,惊喜,“这雕刻的是鸳鸯吗?可是怎么看起来一点雕刻的痕迹都没有?”

    “捡的。”石头一笑。

    “捡的?”陆芸不相信,这么漂亮的石头她怎么就捡不到?

    “真是捡来的,上一次任务我们在山林里隐蔽的时候我不小心手抓到的,当时它上面都是泥土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好开,如果不是形状还不错我也不会留下来。结果我把它一丢进小仓库里就丢忘记了。”

    石头笑起来,“刚才在别墅那边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偷空去洗手间把它拿出来清洗了一下,结果真是意外之喜。”

    “确实是意外之喜--太漂亮了。”陆芸爱不释手的翻来覆去的看着,越看越觉得喜欢,而且很奇怪的是她感觉到自己手里拿着这块石头的时候空间似乎在蠢蠢欲动,最初这种感觉并不明显,但是--

    陆芸忽然皱起眉头,随着空间躁动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紧握住那块石头,强忍住把它丢进空间的冲动定住不动了,冷汗慢慢的从额际滑落下来。

    “你怎么了?”

    石头马上发现了陆芸的不对劲,大惊失色。

    “空间--”

    陆芸的脸唰的一下子白了,下一瞬间手上的石头消失不见了,人也感觉头跟针刺一样,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小芸......”

    石头的心霍然抽紧,及时上前抱住她,看着怀里那张苍白的小脸,一时间他悔的连肠子都青了,是那块石头--

    心痛的感觉让他整个人几乎窒息了,那感觉就象是被人从心脏那里硬生生的剜走了一大块似的。

    --

    裴家。

    裴庆原和张敏对视一眼神色舒展,笑着同时呼了一口气出来。

    终于一切都安排好了。

    今天白天张敏已经把后天石头和陆芸的订婚宴场地确定在京城大酒店最好的“御轩阁”。

    傍晚裴庆原回到家以后,两人又一次确定了最终需要宴请的人员名单,饭后两人又亲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一一把所有需要通知的人都电话通知到了。

    时间紧迫即使没有发放请帖,但是有两人亲自打电话,事急从权也不算失礼。

    “时间这么赶到底还是委屈小芸了,今天洛洛陪着我还去商场给小芸买了两套金首饰和两套衣服,我们又准备了一些礼品,也不知道行不行?不知道小芸会不会喜欢那些衣服和首饰?

    我看我们明天还得再跟亲家商量一下,问问他们老家那边的风俗习惯,就算是来不及准备充分,只能简单一点,但是该有的礼数能做的还是要尽量做到。”

    张敏今天一整天就没空闲下来过。上午先是初步拟定了宴客的名单,还把酒店订了。然后下午又跟丁洛洛和金嫂一起跑去买了各种东西。

    好在裴家的名头还算好用,即使时间这么仓促,京城大酒店的经理一接到他们的电话异常重视,二话没说马上就一口答应把“御轩阁”这个最好的宴客场所安排给他们了。

    “行,你看着安排,尽量得叫人满意了。”裴庆原点点头。

    “那是当然,这还用你说?俗语道:‘抬头嫁女低头娶妇’,这是咱们求着人家的闺女,当然得尽量把事情办得让人家满意了才行。”张敏笑着。

    “你办事我放心。”

    裴庆原微笑着点头,他这句话并不是说虚的。几十年风风雨雨走过来,张敏的能干早已经深入他心,他一直都很庆幸自己这辈子能有一个这样的贤内助在身边不离不弃,风雨同舟。

    次日早饭前,陆爱国想起找大家一起过来开个简短的家庭会议,于是告诉了夏媛一声,自己直接先去敲了陆二伯和陆二伯娘的房间通知后,随后又去了石头的房间。

    陆爱国在石头的房间门口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应,他不由奇怪道,“怎么回事,不是说了昨天不回裴家的么,难道临时改主意又跑回去了?”

    “石头不在?”夏媛过来看陆爱国还在石头的房间门口不由奇怪道,“这么早能去哪里了,应该不可能回裴家了?”

    两人推门进去,房间里,床铺上整整齐齐,一摸冰冷的没有一丝儿温度,一看就是整晚没人住过的样子。

    “会不会在小芸房间里?”夏媛猜测道。此言一出两个人脸上都不好看了。

    到了陆芸的房间门口,还没敲门,房间门就从里面打开了,看着面色极度憔悴难看的石头,夏媛和陆爱国两人面面相窥。

    “小芸的空间可能出现问题了,从昨天晚上开始到现在都在昏迷中,还没有醒过来的预兆。不过看起来暂时还好,呼吸平缓,就跟睡着了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还不等陆爱国和夏媛说什么,石头就疲惫的说道,然后他把自己给了块石头才引发陆芸异状的事从头到尾的跟两人说了一遍。

    “都怪我......”石头已经懊恼了整整一个晚上了,这一个晚上是他生平最难熬的一夜,看着陆芸昏睡他既不敢惊扰了她,又实在是不放心,只好丝毫也不敢松懈的不错眼地盯着。

    要不只是一个晚上没睡觉而已,他根本就不可能搞成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出来。

    夏媛和陆爱国亲自去看了陆芸的状态,看她躺在床铺上果然是一副睡着了的样子,但是两人也不敢对她轻举妄动,深怕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不由也跟着提心吊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