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九十六章 抓鬼(1)

    晁空图坐在飞机上,左边靠着窗,右边靠着小堇。(www.k6uk.com)

    他一向不喜欢靠窗,此刻却庆幸无比,毕竟砸碎窗户跳机,比塞住那张聒噪的小嘴更轻松一些。

    “你连先天都没到,真的有把握嘛?”

    “你连先天都没到,真的能干死那只鬼嘛?”

    “你连先天都没到,真的不会伤害我妈妈嘛?”

    当她第二十次进行这套追魂三连call时,晁空图终于忍无可忍,道:“你可以怀疑我的实力,但不要怀疑我抓鬼的实力。只要那鬼没产生神通,它必死无疑。”

    “切,你要是把后半句去掉,还能装个完整的逼。”小堇鄙视之。

    “你无知不要带上我好么?”

    晁空图不甘示弱,道:“如果它真的产生神通,你恐怕连坐在这怼我的机会都没有。”

    哟!

    小肥皂愣了愣,一直都是她日别人,没成想还能被反日。这种感觉简直太神奇了,一时半会转不过来弯,眨巴眨巴居然没嚷嚷。

    “……”

    而晁空图暗松了口气,特么的总算消停了!

    话说他今天中午到的茅山,没休息,又上了去盛天的飞机。不出意外,今天傍晚就会抵达。

    顾玙和小斋见了他,没有任何异样,热情中透着客套,友善中带着疏离——就像真请了一位茅山师父,然后带着去捉鬼一样。

    当然他也不是常人,心思通达到难以想象。哪怕在长白山的时候,自己被人家一招秒杀,狼狈的镶进墙里。

    说实在的,晁空图是修道之人,有这般养气功夫很正常,但现实中的心态就丧到极点。

    比如在学校,在单位,明明被人家按在地上摩擦,脸面丢尽。结果领导一声吩咐,你还得擦干血泪,屁颠屁颠的跑去捧臭脚。

    所谓人穷志短,至理名言。要么技不如人,要么关系不如人,你没那个资格翻桌。

    大家不用装,这种事很常见。如果谁有过类似的遭遇,来老铁,你给我打个溜溜溜!

    他们俩在这互怼,另一边也是心情澎湃。

    郑妈紧紧搂着儿子,缩在座位上神情惴惴。她已经后悔了,从上飞机就在痛骂自己,为毛要那么冲动啊?

    什么都不了解,就傻愣愣的跟着来了!

    “……”

    郑开心也非常紧张,再没有雀跃兴奋,有的只是离开家乡,对新环境的忐忑和不安。

    母子俩一起偷瞄着斜前方,那里坐着顾玙和小斋,同时暗道:再观察观察,发现不对,马上走人!

    …………

    转眼到了傍晚,盛天。

    江爸早派了车来接,一帮人下了飞机,就直奔江家。当车子停在别墅门口时,小秋已快步迎出。

    事前通过电话,她见了这么多人也没奇怪,简单介绍后,便汇报情况:“阿姨的状态还算稳定,白天折腾的有些强烈,不过还能应付。”

    “那就好,先上去瞧瞧!”

    一帮人呼啦啦的上楼,都很急切,无意中就把郑妈和郑开心落下了。人对这种事最敏感,尤其初到异地,心情惶恐,很容易有偏激情绪。

    诶,还是龙秋小天使温暖,特意留步,招手道:“开心,来!”

    “……”

    郑开心瞅了瞅妈妈,见其点头,才颠颠跑过去。

    龙秋蹲下身,打量一番,笑道:“你长得可真精神,以后肯定很帅很帅的!姐姐跟你讲哦,上面有个阿姨生病了,非常非常的吓人。你就暂时呆在这儿,我们一会就下来了,明白么?”

    “嗯,我能感觉到,上面有个怪东西!”

    小孩的神态特滑稽,大概类似于“还有这种操作”的表情包。

    “噗哧!”

    龙秋被逗的一乐,又道:“所以你要乖乖的,保护好妈妈,有什么事就找那个阿姨(保姆)。”

    “嗯,我要保护好妈妈!”

    哇,郑开心被哄的晕头转向,哪见过这么温柔可爱的小姐姐?而龙秋又跟郑妈招呼一声,这才噔噔噔的跑上楼。

    见此态度,郑妈稍稍安了心,跟儿子坐在沙发上,耐心等候。

    ……

    “啊!”

    “好饿,我要吃东西!”

    “求求你们,给我点东西吃……你们不得好死,啊!”

    大床上,杨青还在挣扎叫喊,面部扭曲,比走时的状态要激烈一些。很明显,经过几天时间,祛邪丹也压制不住了。

    “晁道长,您看这到底该怎么办?”江叔满面愁容,憔悴了不少。

    “呵,不用担心。”

    晁空图搭眼一瞧,心中有数,道:“我这就作法,不过还得麻烦居士,我要先沐浴更衣。”

    “……”

    小斋动了动嘴唇,特想吐槽,可事关母亲生死,她难得规规矩矩的。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只要茅山道士抓鬼,就必定开设法坛,其实不然。所谓法坛,是供奉历代宗师、设醮施法、举行法事、讲经说道的场所,极其威严隆重。

    道士没有自立法坛的,一个道观就一个法坛,也称法堂。

    不多时,晁空图沐浴完毕,从里间出来。

    众人眼前皆是一亮,只见他穿着一件紫色的宽**衣,对襟,长及小腿,无袖披,袖长随身,上有金丝银线绣的阴阳八卦。

    道髻高束,头戴方冠,那对眉毛本就挺拔不凡,被冠一衬,更是英气逼人。

    “几位居士,暂请回避。”

    他好像换了一个人,气度沉稳,宛如大家,悠然施了一礼。

    “哦哦,好!”

    待凡人出门,晁空图则拿过自己的行李,先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陶坛,道:“龙居士,劳烦你守在屋外,如果鬼气破窗而出,用坛口对准即可。”

    “明白!”

    龙秋瞧了瞧,见里面藏着一枚符箓,也不多问,当即下楼。

    随后,他又摸出一个罗盘,摆弄了片刻,似在查找方位。接着抖开一个布包,哗啷啷的掉出几块细骨。

    “这是什么?”小堇奇道。

    “鸡喉,就是鸡的喉咙骨。鸡是除处男之外阳气最盛的生物,鸡死后的血和骨,阳气一年都不会消散。”

    他解释了一句,踱步上前,在门口的左侧墙角啪的一拍,一块鸡喉就按了进去。跟着横跨两步,在右侧上方的墙壁上,再是一拍。

    如此这般,似按着一条古怪的路线图,接连拍了六块。

    “啊!”

    当第六块鸡喉按下去时,杨青猛然尖叫,前所未有的剧烈挣扎,而这疯狂中又透着一种恐惧,“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你不得好死!”

    “……”

    晁空图懒得理,留下一块没用,见三人懵逼中,又解释道:“茅山术中有七关,云垦关、尚冂关、紫晨关、上阳关、天阳关、玉宿关和太游关。这七关代表着某个区域的阳气流向,大至一城,小至一室。

    我这个叫七星钉魂阵,将七关全部钉死,此间阳气便会停止流动。那鬼感受不到阳气,就会失去辨识,无法作恶伤及她的神魂。我再将其逼出,一举灭之!”

    (这章给闲着无事来看看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