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八十九章 悲壮

    说话间,郭慎宗严肃而冷沉的射向剑下的人,四周顿时安静下来,皆颇有畏惧的看着台阶之上,一时忘记了说什么。(看啦又看♀小说)郭慎宗很清楚,剑下的人杀不得,不说在将士们中的威望,光是今日事情的敏感之处,也不得轻易动手。即便要动手,也得寻些旁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法子。

    此时他如此,只是看得出这剑下的人正是哗变士兵的领头人,震慑住了他,便能震慑住旁人。说到底,如今辽东是他做主,淮王尚且在他之下,眼前这些小喽喽哪个有不怕死的。

    今日事发太过突然,只要此时将群情激昂的众人稳定下来,后面便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来清理善后。

    眼见着众人都安静了下来,郭慎宗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丝意料之内的弧度,微微动了动唇,打算以另一番托辞在这番恩威之下将众人劝回去。

    可事情似乎并不容许他这般顺利了事,就在他正要说话时,剑下忽然微微一动,随即冷冽的空气中似乎响起了什么被割破的声音,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便见众人脸色一变,继而就是无法控制的哄闹。

    “莫将军”

    “莫将军”

    几乎是一瞬间,郭慎宗似乎明白了什么,低头之间,只见方才还端端正正跪在那里,颇有临危不惧之意的人此刻正缓缓朝地上倒下去,身子如一座轰然坍塌的山一般,盔甲与地面碰撞,发出沉重而绝望的声音,在这个滴水成冰的夜色显得格外突出。

    殷红的血液裹挟着浓厚的血腥味渐渐沿着莫将军的脖颈蔓延开来,众人几乎疯了般一拥而上,团团将莫将军围住,此时的郭慎宗不受控制的怔愣了,被部下拉着朝后退了几步,他似乎还未曾反应过来,这世间,竟会有人一心求死?

    这一刻,就好像万里冰封的江面,在一个强烈的重击之下,湖面渐渐随着那裂痕一点一点碎开,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没有人能猜到,下一刻将会是怎样的局面。

    “莫将军,快去请大夫!快去”

    涌在前面的人看模样也是久经沙场的将士,此刻却是毫不犹豫地跪在莫将军身边,看着面前的人因血液流失而疼痛的颤动,眼泪不由夺眶而出,转头疯了般的叫喊着。

    从前在修罗场上杀人如麻的将士们,此刻也都紧紧围在那儿,像是天塌了一般,双拳紧攥,牢牢护着中间的人,眼泪不受控制地滑落。

    哽咽的呼唤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让人觉得悲凉。

    “无用了”

    躺在那儿的莫将军身子已经全然被鲜血包围,脸色在凄清的月光下更加惨然,此刻几乎是抑制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即便青筋暴起,还是轻轻动了动手,在前的那位将军明白般,一把将其握住,随即便听到破碎的声音从莫将军的嘴中艰难地溢出来。

    “不,不要为了我而冲动”

    围着的将士们一听,此刻泪水更是难以抑制的涌出来,即便是眼前一片模糊,他们也能感受到,只有莫将军才是真的为了他们。

    握着莫将军手的人手中微微一僵,眸中划过一丝即将爆发的愤怒,却是在看到那从莫将军嘴中渐渐流出来的鲜血,而将一切话都生生咽了下去。

    “咱们是大兴的将士,即便死也要为大兴而死,绝绝不能死在自己兄弟的刀下”

    说到这里,莫将军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因为过于急切和激动,身子几乎微微挣了下来,在这一刻,他不舍地看向在场的将士们,随即欣慰地一笑。

    这一刻的笑,仍旧那般温和,那般一如从前,可就在下一刻,这位唯一的倚靠与信任,却是随着疲惫阖眼的一瞬间,轰然倒下,在前的人还未来得及去接,便只听到沉闷的响声。

    “莫将军”

    在场的人,无论是围在前面的,还是在后面的,都悲壮而激动地唤了出来,可这一次,却再也没有人回应。

    在众人悲切和绝望的哭泣中,一个悲愤和魔怔的声音犹如破冰而出一般,将蓄积已久的一切都要爆发出来般。

    这一刻似乎唤醒了郭慎宗,郭慎宗几乎顿时觉得身子发凉,在疆场上厮杀了这么多年,却从未像此刻这般让他慌张过。

    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他所能掌控的范围,即便站在一旁,他也能感觉到眼前将士们身上凛冽与肃杀的仇恨,而这一切,足够将他分卸而食。

    因为在他们眼中,是他杀了他们心中最尊敬的人。

    感觉到身后部下同样的震惊与瑟缩,郭慎宗识时务的轻轻朝府内退,在一声盖过一声的漫天悲切中,关闭府门的“吱呀”声显得沉重而突兀,就像是**的朽木,被拉锯出来的声音般。

    众人几乎瞬间想起什么,一瞬间怒目射过来,几乎如冷冽的刀剑般。

    当看到已然退进府门之后的郭慎宗,在场的将士几乎如疯狂的猛兽,全然丧失了一切理智,侵吞军饷的愤怒,与杀死他们最崇敬的莫将军的仇恨,几乎一齐涌上脑中,让他们当即毫不犹豫地横刀,亮出手中锋利而冰冷的武器,齐齐冲了上来。

    “为莫将军报仇!”

    即便为了他们而死,莫将军临终前依然为他们而想,正因为这份大义,眼前仓皇而逃的郭慎宗在众人眼中是那般的讽刺,让他们全然忘记了莫将军的那一番劝慰。

    眼看着府门将闭,人群中不知是谁,眼看着逃走的郭慎宗,愤怒冲上来的那一刻,他当即抽出身后的羽箭,搭弓的一瞬间,羽箭“嗖”的一声射了出去,几乎毫不意外的,直直射中了郭慎宗,在府门全然关上的那一刻,他们看到了身子摇摇欲坠的那个人,仇恨与快意几乎如遇油的火一般,烧到了极烈。

    可这一切似乎并未让他们报仇雪恨,几乎在府门合上发出沉重响声的那一刻,冲在最前的人当即扬起手中的刀,看着眼前的府门怒目而视,几乎是到了怒发冲冠的地步,一声响亮而嘶哑的声音毫不掩盖的发了出来。

    “攻府!”

    下一刻,在台阶之下的士兵当即搭好阵形,一声令下,无数的羽箭如雨丝一般齐齐落进眼前的经略府,随之,府门前的人退开,肩扛巨木的士兵几乎疯狂地冲上前,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紧闭的府门。

    毫无预兆的,一场初雪就这般簌簌地落了下来,将这一地的殷红一点一点的掩盖。

    而在府门即将坚持不住时,一队人马渐渐赶了过来,在急促的马蹄声,和嘶鸣之中,哗变的将士们携着警惕的怒目射过去,当看到马上高坐的二人,几乎一瞬间怔愣了,随即眼眶一红,悲壮的跪了下去,不受控制的哽咽道:“顾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