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3.调查

    no.43调查

    莫莹被莫霜问的问题折磨的不轻, 她想了很久,但是始终是想不通, 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看啦又看)|

    以至于她直接失眠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起来后, 洗漱时看着镜子里那个因为失眠而面容憔悴的自己, 她心里又是一阵来气。

    臭莫霜,没事瞎问什么问题!害得我失眠!

    下楼吃了早饭, 莫莹觉得一会儿还是去补一觉算了,她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憔悴了。

    嘀嘀嘀!

    正当莫莹准备上楼时,她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 是蓝爱。

    皱了皱眉头,接通电话, 她可不觉得这么一大早蓝爱打电话给她会有什么好事情。

    “莹莹, 那个男人跑了!”一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了蓝爱略显焦急的声音。

    “什么男人?”莫莹被蓝爱说的有些懵。

    “安盛!那个知道苏家当年事情的安盛,他跑了!”蓝爱说道。

    闻言, 莫莹也是心下一惊, 沉下了脸来,原本还有一些的睡意, 这下子是全没了, 清醒的不能更清醒了。

    “你在哪?”她问道。

    “我在蓝组。”

    “你别急, 我马上过来。”说着, 莫莹就挂断了电话, 转身向门口走去。

    走过客厅时正巧碰到了刚从楼上下来的莫霜, 看到莫莹急急忙忙的要出门,她不禁问道:“小莹,你要去哪?”

    莫莹可没功夫去理会莫霜,她什么也没说就越过了莫霜开门离开了,留下莫霜站在原地,眼神晦暗不明。

    来到蓝组,莫莹看到蓝爱早已经站在基地的入口等着自己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莫莹一边和蓝爱向蓝组基地里走去一边问道。

    “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我一大早起来去看的时候,他的人就已经不在地牢里面了。”

    “地牢没有看守么?”

    “有。”蓝爱的眼神冷了下来,“但是昨天晚上负责看守的人被打晕了。”

    捏了捏手指,莫莹若有所思:“看来是有人特意要救他了,而且这人对蓝组很熟悉。”

    “恐怕是蓝组内出了内奸。”蓝爱垂了垂眸子。

    “总之先去地牢看看再说。”

    来到关押安盛的地牢,莫莹走进去看了看,蓝爱跟在身后。

    其实,这地牢的环境不是很差,除了条件简陋以外并不脏,反而干净的很。

    她走到先前用来绑着安盛的铁链子旁边,拿起铁链看了看。

    铁链并没有被撬开的迹象,是被人用钥匙打开的,那人应该是打晕了看守拿了钥匙然后救出了安盛。

    “你有没有问过昨晚被打晕的看守,他有没有看到那人的样子。”莫莹转头看向蓝爱,问道。

    “问了,他连人都没有看到就被打晕了。”蓝爱摇了摇头。

    莫莹皱了皱眉头,放下铁链子,道:“蓝爱,你该换换看守了。”

    这么弱,岂不是随便来个人都能把关押的人救出去了。

    蓝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其实那个看守也不弱,只是那人是蒙了面的,所以……”

    莫莹没有回话,她再次扫了扫这间地牢,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来,看来这个人很谨慎,准备的也是相当的充分。

    “蓝爱。”出了地牢她叫住了蓝爱,“安盛这个男人我们不能放任不管,我总觉得在他身上还有很多的秘密。”

    “我知道。”蓝爱点了点头,“安盛身上有太多的迷点,我一直觉得他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说。”

    “他是个很滑头的人,想要他说出全部,可不容易。”莫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她觉得有些头疼,应该是失眠造成的后遗症。

    蓝爱注意到了莫莹的动作,不禁问道:“莹莹,你是哪里不舒服么?我看你今天脸色不太好。”

    “只是晚上没睡好,有些头疼而已,不碍事的。”莫莹摆了摆手,“对了,那幅画调查的怎么样了?”

    “昨天手下的人来报,说是王鸣扬那边完全没有关于那幅画的踪迹。”蓝爱说道。

    莫莹听了若有所思,王鸣扬那边没有画的消息她大概早就预料到了一些。王鸣扬是苏安然的恩师,之前她和王鸣扬谈话的时候就看出来了,王鸣扬对那幅画有着很深的感情,当他说到画被烧毁时脸上的遗憾是做不了假的,所以那幅画她早就猜测多半是不会在王鸣扬手里的,之所以让蓝爱去查,只是因为那时候王鸣扬说的话太让人起疑了,多个心眼多一层保障而已。

    “线索到这里又断了!”蓝爱皱着眉头说道,“当年那件事被上一辈的人掩盖的太好了,我们现在要把它查出来光是找线索就很费劲了。”

    莫莹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皱眉想着事情,那个神秘的发信人给她发那样的照片一定是别有用意的,她不知道那个发信人是什么目的,是好还是坏。但是就目前来说这张照片,对她们的调查工作是唯一一个除了安盛以外有用的了,而现在安盛不见了,那么就只剩下这张照片了。

    只是她们现在根本无从下手,空有一个有用的线索而不知道该如何去利用。

    她总觉得自己是不是漏了什么关键的东西,可是一时间她就是想不起来。

    “真不知道当年你母亲和你父亲还有龙文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现在看你父亲和龙文的感情似乎也不是很差,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挺不错的。”蓝爱说道。

    龙文?

    龙文!

    莫莹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她一拍手掌,露出了欣喜的表情看向了蓝爱:“我想我知道线索了。”

    “什么?”蓝爱好奇的问道。

    “是龙文!”莫莹说道,“不管是从王鸣扬告诉我的话中,还是你查到的那些仅有的资料中来看龙文的嫌疑都是最大的。”

    蓝爱听了恍然大悟,她拍了拍莫莹的肩膀:“不愧是莹莹,真聪明。”

    “不是我聪明,是我们之前都把注意力放在了那幅画上,所以忽略了龙文。”

    蓝爱点了点头。

    “我们得着重调查龙文了。”莫莹敛了敛眸光,“只是……龙文是龙家的当家人,是龙组的组长,会不会……”

    “这个你放心,我蓝组也不是吃素的。”蓝爱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证道,“虽然查起来有难度,但只要肯花功夫总能查到的。”

    只要有蛛丝马迹,她就能查到,她就不信龙文真的什么马脚都不露!

    莫莹自然是信得过蓝爱的,如果信不过她就不会找蓝爱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