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0.真相(2)

    no.50真相(2)

    苏安盛摸了摸自己的脸, 平复了一下有些过激的情绪,调整好了面部表情, 转而重新向莫莹露出了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来。(www.k6uk.com)

    “抱歉,刚才有些激动了。”

    “没事。”莫莹摆了摆手,她多少是可以理解苏安盛的,虽然她对于苏安然和苏家的仇恨一点感觉也没有, 但是这毕竟再怎么说也都是她母亲的娘家。

    苏安盛再次戴上了白玉面具,莫莹看着他, 发现其实如果没有那半边的烧伤他的样貌还是很好的, 给人一种谦谦君子的感觉。只是也许是在生死边缘挣扎了一回,他的眼中没有了一丝一点符合外貌的光彩,只有深沉的令人看不透的情绪。莫莹现在知道了, 那是掩藏颇深的彻骨恨意。

    敛了敛眸光,莫莹错开了看着苏安盛的目光, 苏安盛眼里浓烈的仇恨让她有些不舒服。

    “我想你找我过来, 并不只是为了说这些吧。”

    “当然。”苏安盛勾唇一笑。

    莫莹没有说话, 安静的等着苏安盛的下文。

    “你认为龙天为何要一味的对莫霜下手?”苏安盛问了一个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

    莫莹一愣:“他喜欢莫霜,想要得到莫霜。”

    苏安盛摇了摇头, 笑道:“龙家父子可都是一个德行的, 没有利益,即便是喜欢, 也会毫不犹豫的放弃。”

    闻言, 莫莹心下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苏安盛说的对, 龙天的性格从他的为人处世上就看得出来, 和他的父亲龙文是很像的,利益至上。

    如果龙家想要对莫家出手,照理说应该和莫莹订婚来的更有利一些,但龙天却盯着莫霜不放,这一点很奇怪。

    “你到底想说什么?”莫莹受不了苏安盛的拐弯抹角,“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遮遮掩掩的打哑谜。”

    苏安盛只是不明意味的笑了笑,拿出一份文件来递给了莫莹。

    莫莹接过文件,狐疑的看着苏安盛。

    “看完你会明白的。”

    见苏安盛不像是在开玩笑,莫莹便半信半疑的打开了文件,翻看了起来,只是她越往后翻动,脸色也随着越来越难看,最后竟然变成了一片惨白。

    翻看完整份文件,她有些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了苏安盛,声音颤抖:“这……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我姓苏,我没必要骗你。”苏安盛的目光认真,没有半点的玩笑。

    啪嗒!

    文件从莫莹的手上掉落到了地上,她的面色惨白,不禁向后退了半步,看着苏安盛的目光中有不可置信,有惶恐,有惊慌,还有害怕。

    一阵风吹来,吹开了文件的封面,露出了里面的内容。仔细看去,上面写着“dna鉴定报告”几个大字。

    没错,这是一张dna的鉴定书,莫一郎和莫霜的。

    上面写着吻合率99.99%。

    而第二张仍旧是一份dna的鉴定书,只不过换成了莫一郎和莫莹。

    鉴定结果是吻合率0.00%。

    “这不可能!一定是你做了什么手脚!”莫莹抬手指着苏安盛,她绝不会相信这样的结果!

    苏安盛耸了耸肩,拿出了另一份文件来丢给了莫莹:“话先别说的太早,你先看看这个再说。”

    莫莹接过文件翻了开来,这回的文件不再是什么鉴定书了,而是一份有关于二十年前所有事情的详细报告。

    原来当年在苏家没落后龙家曾经一度也对莫家出手了,只是都被莫一郎挡了回去,后来龙家恼羞成怒,几次对莫一郎和苏安然两人唯一的孩子下手,企图毁掉孩子,让两人精神崩溃。

    在万般无奈和形势所迫之下,莫一郎和苏安然来了一个狸猫换太子的妙计,将亲身女儿偷偷送去了一家孤儿院,打点好了一切。与此同时他们从孤儿院领回来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孩子,做了替身。

    当她看完后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她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自己内心的百味杂陈。

    这份文件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每一个细节点的时间,让她想要自欺欺人的机会都没有。

    那个替身分明就是自己。

    原来,自己竟然只是莫霜的一个替身?

    怪不得莫一郎在莫霜被领回来后对自己突然冷淡了起来,怪不得莫一郎总是对莫霜百般关怀,怪不得……

    一切竟然是因为她根本就不是莫家的人!她只是一个孤儿,一个恰巧被莫家领回来做了莫霜替身的孤儿!

    她本就一无所有,只不过是被莫家看中才有了现在的样子。

    原来在她一直心心念念父亲眼里,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替身。

    莫莹的脑袋有些涨疼,她手里抓着文件,捏的很紧,甚至把纸张都捏烂了,指节泛白,她抬头看向苏安盛:“你告诉我这些,想做什么?”

    “过几天莫一郎就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对外界正式澄清莫霜的身份。”苏安盛看着莫莹,“我只是可怜你,早一些知道也许对你有好处,至少有个心里准备。”

    他没有说的是,这件事是他与某人说好的,他出面告知莫莹真相,而那人给他想要的报酬。

    听到苏安盛的话,莫莹突然笑了起来,这笑容有些凄凉和自嘲。

    可怜?是啊,她这样的人,也只有被别人可怜的份了。

    莫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苏家老宅邸的废墟的了,只是等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站在了大街上。

    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思维混乱,完全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只是漫无目的游荡。

    她从没有想过真相的背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这个结果她承受不起。

    难怪莫霜那么会画画,设计图画的那么好,自己却一点绘画天赋也没有。

    难怪自己的脾气性格一点也不像莫一郎和苏安然。

    难怪莫霜生的那样温婉柔美,脾气性格又温和柔软善解人意。

    难怪在蓝组地牢第一次见到苏安盛时,他会对自己说自己的一切都是假的。

    难怪最近莫霜和莫一郎都那么忙。

    难怪……难怪……

    一切的一切只因为她才是那个养女,莫霜才是正主。

    当真是可笑至极。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莫莹突然神经质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又落下了眼泪,吓得路过的人差点以为她是个神经病。

    哭着哭着,她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胸口,付下身子大口大口的喘气起来,心口疼的像是要炸开一般。

    好疼啊……为什么……

    自己以前的那些,难道都是在自以为是?

    为什么偏偏要是我?所有人都可以去当那个替身,可为什么要选中我?

    我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为什么要把我从一无所有的境地里解救出来后又把我打回原形?

    如果是这样,我宁可从一开始就不要进莫家,我宁可从不存在于这个世上,宁可从没有遇见莫霜。

    恍惚间,莫莹似乎记起了被她早就遗忘多年的记忆。

    那时候孤儿院来了一对年轻的夫妇,男俊女美,好看极了。院长说这对夫妇很有钱,是来领养孩子的,要他们乖一些。

    孤儿院的所有孩子都争抢着围上去,想要那对夫妇能够看上自己,把自己带走,过上美好的生活。

    只有她一个人呆在角落里踢着石子,身上穿着一身洗的泛白的蓝色裙子。她从来不合群,即使是孤儿院的孩子们也都不愿意和她玩,她一直都是一个人默默待着的。

    那对夫妇看到角落里的她,于是走过去问她名字。她摇了摇头,她没有名字,从一出生她就在孤儿院里,是院长带大了她,但却没有给她取名,以至于孤儿院的其他孩子从来都只叫她喂。

    夫妇又问她愿不愿意和他们走,去做他们的孩子。

    那时候她真的很天真,以至于她只是抬头问夫妇做了他们的孩子是不是有吃不完的好吃的和好看的衣服。

    夫妇说只要她和他们走,她想要的一切都会有。

    于是她同意了,跟着夫妇走了。

    再后来,她有了名字,叫莫莹。

    ……

    哭了许久,哭到后来莫莹已经哭不出眼泪来了,只是呆呆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眼神空洞,整个人如同一个空壳一样。

    嘀嘀嘀。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木愣愣的拿起来看了看,是蓝爱。

    “莹莹,我查到那幅画和龙文了!”接通电话,蓝爱欢快的声音传来。

    莫莹没有回话,只是保持着接听电话的姿势。

    “莹莹?”许久都没有听到莫莹的声音,蓝爱不禁喊了喊。

    “噢……”莫莹这才略微回了一些神来,她木讷讷的说道,“蓝爱,你不用再查下去了。”

    说完,她不顾蓝爱在电话那边的询问直接就挂了电话。

    莫莹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打车去了莫氏,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只是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去见莫霜。

    来到莫氏,凭借莫霜给的卡,一路畅通的来到了顶楼。

    刚一走出电梯,莫莹就看到了从办公室出来的莫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