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6.定情

    no.56定情

    莫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加护病房里, 左手手腕上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钝痛,右手挂着吊水。(看啦又看小说)

    头有些疼的发涨, 浑身无力无法动弹,莫莹只能用眼神大概扫了一下四周。

    这个病房很大,布置的也很用心,有沙发有电视机, 面面俱到,只是整个房间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透过窗户,她可以看到外面漆黑的天。

    咔哒。

    这时, 病房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人。莫莹艰难的转头看去,看到那人的脸后心下不禁有些莫名的失落。

    来人正是沈欣然。

    “你醒了!太好了,我去叫医生!”沈欣然走到病床边看到莫莹醒了有些惊喜,转身便出去找医生了。

    过了一会儿, 便听到了外面走廊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后就是沈欣然带着医生和两个护士走了进来。

    “医生您快看看。”沈欣然迫不及待的说道。

    医生点了点头,快速查看了一下莫莹的情况。

    “病人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之后多注意休息, 吃点补气血的东西, 再留院观察几天就可以了。”

    “谢谢医生,麻烦您了。”沈欣然仔细的记下了医生的叮嘱。

    “不用谢, 这是我应该的, 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忙别的了。”医生笑了笑,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送走了医生沈欣然再次回到了莫莹的床边, 目光复杂的看着她。

    莫莹不去看沈欣然,她只是呆呆的盯着天花板,不言不语,也没有任何动作,眼神无波。

    两人都不说话,房间里一时间沉默的很。沈欣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有很多很多话想对莫莹说,但是却无从开口。

    “为什么要救我?”

    良久,在沈欣然决定开口时,她听到了莫莹微哑干涩的声音。

    “我……”沈欣然抿了抿嘴,“我没有办法看着你在我眼前死去。”

    房间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咔哒。

    这时,又有人打开了病房的门,打破了这僵局。

    莫霜拎着保温瓶站在门口,看着沉默的两人,她显然是察觉的到了房间里气氛的沉重。

    走进房间,把保温瓶放在了床头柜上,莫霜抬眼再次扫了一下两人。

    “你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你打电话给我。”沈欣然接触到莫霜的目光,不禁低了低头,随即笑了笑转身离开了,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些牵强了些。

    待沈欣然离开后,莫霜才坐到了床边,静静地看脸色苍白的着莫莹。

    莫莹始终是不看向她,只是眼神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我煲了汤,要不要喝一点?”莫霜问道。

    莫莹没有回答,仍旧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不做任何动作。

    莫霜知道,她这是不想喝了。

    看着这样的莫莹,莫霜心疼的紧,轻轻抚上了莫莹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

    感觉到莫霜的触碰,莫莹毫无波澜的眸子终于动了动。

    突然,莫霜俯身一把用力抱住了莫莹,脑袋埋在了她的肩膀处。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莫莹彻底回了神,她想要推开莫霜,奈何浑身无力,动弹不得。

    “对不起……”正当这时,莫霜闷闷的声音传来,听上去似乎有些发颤。她除了这一句对不起,真的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了。

    当她匆匆忙忙的赶到医院时,莫莹还在手术室里,只有沈欣然坐在外面的长椅上。

    看到她,沈欣然只是带着歉意又无助的看着自己。

    她向沈欣然问了事情的经过,只是她越听就越是心疼的慌,仿佛要窒息一般的疼。

    她的小莹,为什么要这么傻……

    差一点,真的就差那么一点,自己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好怕……真的好怕……她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莫莹感觉到肩膀上传来的温热,原本已经到嘴边的话又被生生咽了回去,她身上只穿了一身单薄的病号服,此刻莫霜紧紧抱着她,头埋在她的肩膀处,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上面的温热的湿润感。

    莫霜哭了。

    她是第一次看到莫霜哭,从小到大莫霜虽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但却从来没有哭过,莫霜的坚强从来不体现在表面上。

    不知为什么,她也跟着流下了眼泪,她能感觉到,莫霜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莫霜在害怕。

    她本是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再也不用烦恼、不用纠结、不用痛苦了,可是她现在没有死,仍旧活的好好的。再次见到莫霜,她却不知道要如何来面对这一切了。

    她迷茫了。

    “莫霜。”莫莹突然开了口,声音沙哑,“我到底算什么?”

    闻言,莫霜一愣,抬起头来,对上了莫莹迷茫的视线,她的脸上还带着些许未干的泪痕。

    莫莹看着莫霜,发现她的目光柔软温和的仿佛要溺死人。

    蓦地,莫霜露出了一个灿烂而又无限柔情的笑容来,她低头亲了亲莫莹的眼角,吻掉了上面的泪水。

    “这样,你可明白了我的意思?”

    莫莹心下有了数,但还是想要弄得更明白些。

    她想要更加明确的答案。

    摇了摇头,她睁大了眼睛看着莫霜。

    莞尔一笑,莫霜低头亲上了莫莹有些干燥的双唇,轻轻的撕磨舔舐,直到彻底将干燥的唇瓣湿润后,她才撬开了牙关,长驱直入,更进一步的纠缠。

    莫莹本来就没什么力气,这会儿被莫霜吻的整个人更加的发软了,脑袋晕乎乎的。她尽力的回应着,奈何对于这种事情她实在是没什么经验,回应起来就显得有些笨拙和生涩了,一直被莫霜带着缠绵。

    直到快要缺氧时,莫霜才放开了莫莹,此刻的莫莹,病态般苍白的脸上带着些许不自然的红晕,微微喘着气,双眼湿漉漉的,看上去可口极了。

    不过,莫霜知道,现在还不行。

    “要喝汤么?”莫霜起身再次问道。

    这回,莫莹点头了。

    小心翼翼的扶起了莫莹,让她靠在床头,莫霜打开了保温瓶,盛了一碗热腾腾的浓汤出来。

    “好香。”莫莹嗅了嗅鼻子,说道。

    “是你最爱吃的冬瓜排骨汤。”莫霜舀了一勺吹了吹,递到莫莹嘴边。

    喝下一口汤,莫莹舔了舔嘴唇。嗯,味道很不错,看来莫霜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两人安静的坐着,一个喂一个喝,没有多余的言语,却显得自有一股和谐的默契。

    喝掉了整整一碗汤,莫莹觉得肚子有点撑,因为太好吃了,所以她就忍不住多吃了点。

    莫莹突然想起来,现在应该还是晚上,莫霜这样大半夜的煲了汤跑过来,应该是没有休息的了,再看看她,果真在脸上看到了一丝疲惫之色。

    “这么晚了你还没有睡觉,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

    “不了,我留下来陪你。”莫霜可不放心让莫莹一个人留在这里。

    “可是我看你很累的样子。”

    “没关系,我可以睡沙发。”莫霜指了指病房里那张足够躺下一人的沙发。

    其实她更想和莫莹睡一张床,可惜莫莹两只手都不方便,她怕弄疼了莫莹,所以只好作罢了。

    实在是拿莫霜没有办法,莫莹只好点头同意了。

    莫霜笑着在莫莹嘴上亲了亲,笑容促狭:“乖,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莫莹蹭的一下就红了脸,她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人竟然坏成这样。

    轻轻拿起莫莹绑了纱布的左手,莫霜心疼的摸了摸那层厚厚的纱布,抬头认真的看着莫莹。

    “小莹,今后再也不许这样了,再也不许。”

    她的目光里带着一丝恳求,还有一丝后怕,但更多的却是心疼和对自己的自责。

    心疼莫莹承受的疼痛,自责自己的一时疏忽,差点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

    莫莹看着莫霜,垂了垂眼眸,随即又抬起眼来,露出了一个清浅的微笑。

    “不会了。”

    我有了你,我现在也只有你了。

    之后,莫霜真的问值班护士要了一床被子睡在了沙发上,莫莹也阻止不了,就只能任由莫霜这么睡着了。

    她本身就失血较多,身体和精神都比较疲乏,躺下后,很快就又睡着了。

    这一觉她睡得很踏实,就连手上的疼痛她都觉得没那么钻心了,也许是因为有莫霜在房间里陪着,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

    第二天莫莹精神很好的醒了过来,身体也不再那么无力了,至少是能够自己从床上坐起来了。只是她的两只手还不能多动,左手伤着自然不能动,而右手一直挂着吊水,也不能动,这就让她有些难过了。

    她不想一直成天待在床上,想要出去走动走动,可是莫霜不肯。她求了半天,莫霜这才同意了,只不过是坐在轮椅上,由莫霜推着出去而已。

    莫莹对此很是不满,她又不是腿瘸了,干嘛还坐个轮椅,又不是不能走路了。

    不过,她也就这么在心里想想了,可不敢在莫霜面前说出来,不知为何,莫霜给她一种她要是敢说,一定会被修理的很惨的感觉。

    两人出去散了一会儿步就回了病房,莫霜被一个电话叫走了,走之前,莫霜叫来了沈欣然。

    因为她也不放心其他人来照顾莫莹,而沈欣然相对来说她是比较放心的,所以才把她叫来了。